1  
 
 


    

苏州河文化点滴谈

 
 
 文/周公正      上传:2012-03-25       
 
 

  又要开始 2012 年《知青 . 上海》杂志第一期的备稿了,商讨后本期的热点栏目写写苏州河文化。说到苏州河、给人的直观就是湾多,苏州河有多少湾?作为苏州河儿女的上海人也未必讲得清,就是查阅地图苏州河也只似一条弯弯柔柔的绸带飘荡在上海密集的街道、楼宇之间而无法说清她的湾。前些天,我和慧明走访知青朋友马义平聊起苏州河、聊起音乐,他告诉了我们:苏州河水十八湾。当然,这是文学语言的答案,原来这是他正在谱曲的一首歌词:苏州河十八湾,一条水项链。湾湾情牵两岸,霓虹星星点点。杨柳青、百花鲜,缤纷水墨画卷。画意层层弥散,晕染上海滩。……好有诗意的苏州河,但在我们的印象中,苏州河有过乡野和清悠,但更多是喧闹和繁杂、混浊和秽臭的记忆,现在能逐渐回归静寂和清流才有了我们今天说说苏州河的兴致。

  苏州河本名吴淞江,明代前是太湖主要出海通道,黄浦江是其支流。明初时,因吴淞江淤浅严重,当时的户部尚书夏元吉疏浚吴淞江南北两岸支流,引太湖水使黄浦江从今复兴岛向北流至吴淞口入注长江,吴淞江反而成了支流,故有“黄浦夺淞”之说,上海开埠后,上海人才把上海市区段吴淞江叫苏州河。

  马义平作为音乐制作人,赋于苏州河的印象和感受是灵秀、是音符、是源泉。那一本沉沉的《献给苏州河的歌》原创歌曲集足以说明他的工作和苏州河在心中的位置,作为一个云南知青和人民解放军思茅军分区的文艺战士在云南边疆密林大山中的十年艺术生涯,奠定了他对音乐的热爱和牵挂。重回上海故乡后一直致力于有关苏州河的音乐创作和群众歌唱艺术工作并担任了云南勐龙之声合唱团的艺术总监和指挥,其创作的《游子浅唱》悠扬眷恋的曲调唱出了一个远方游子寄思和相拥苏州河的情愫:人在他乡思故乡,苏州河在心里静静流淌……告别他乡回故乡,苏州河在眼里清波荡漾……你为我们谱写阳光乐章。拥抱你,我不愿再离开,我每天依在你身旁聆听你歌唱。……一曲很舒婉深情的歌曲。我们同样生活在苏州河边,可能是熟视无睹惯了,苏州河就是一条苏州河而已。为验证苏州河的感受我们特为去苏州河边走了一回,感受非浅,身不由己地“穿越”了几个“时代”。

   吴淞江在青浦的赵屯流进上海市域途经嘉定、闵行、普陀、长宁、静安、闸北、虹口和黄浦在外白渡桥与黄浦江会合而孕育了繁华的大上海。“秋风一起,丛苇萧疏,日落时洪澜回紫”。这是最早对吴松江的记载,日前我们在文友玲芬家小聚,她的城郊新居就在安亭镇的吴淞江边,宅后的安亭汽车文化公园沿江逶迤,欧式民居和江南水乡相拥,蓝天白云共江水绿林一色,住久了石库门里弄的上海人向往的就是这么一片清新的郊野风光。

  吴淞江流到北新泾习惯上叫苏州河了,和长宁的新泾镇隔江相望是一派生气勃勃的建筑工地景象,这儿是上海长风生态商务区。近年来,普陀区全面启动苏州河文化长廊建设工程,这一工程由文化创意产业区、跨苏州河桥梁艺术化改造工程,苏州河灯光、绿化景观工程,水上巴士通航工程和博物馆建设工程等。长风地区原是上海轻工企业工厂区,现在摇身一变、高档商务楼林立,文化艺术馆厅相邻其间,沿河生态绿地中的火花博物馆、游艇会所和水上巴士码头等错落有致,和虹桥交通枢纽中心隔苏州河而遥相呼应。就是老上海人也不知道上海西区的苏州河边有这么一片散发着 21 世纪新风貌的商务区。陆家嘴和虹桥商务区的出现曾使上海人的眼睛一亮,但繁华之余总给人觉得少了点什么?长风生态商务区的雏形初现才使人们认识了“生态”两字的涵义。河湾、绿地、楼宇的完美组合;办公、购物、休闲和文化氛围的和谐集聚,使工作、生活其间的人们可以亨受到自然生态环境、丰富的物质文明和浓郁的精神文化生活三相融汇的“理想小社会”。你看一幢幢拔地而起的大楼:长风金融港,国丰酒店,汇银铭尊,华宏投资,长风景畔广场,施耐德电气,亚太万豪酒店等。还有成龙电影艺术馆,长风视觉艺术馆,特别是在建的上海跨国采购中心,总投资 20 亿集会务、展览、办公、商务和餐饮于一体,能承办各类国际性会议和大型专业展览及高端商务文化活动,将成为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面向全球跨国采购商和中国进出口企业的逆向采购盛会。仅是匆匆溜览就使你感受到一个具有国际水准、海派风格和注重生态环境的新业态商务区的展现。

  不过说来也有遗憾,当沿河走到强家角地区,仅是隔了一个长风公园就回到了“旧社会”,号称国际大都市的上海还有这么破败的“下只角”?没想到!一曲三拐的窄弄堂,摊连摊的“马路菜场”,楼外有楼的“鸽子笼”,五颜六色的窗檐万国旗……,真不知用什么文字来描绘这儿的居住环境,这些来来往往的忙碌“草民”们不知是怎么“安居乐业”的?我只能用相机匆匆摄下几个镜头 等着为留下“历史变迁”的写照罢。说到强家角在上海变迁史上还真有珍贵的一笔:苏州河上的最后一只摆渡船就是 1997 年 12 月在强家角渡口结束“使命”的。

  说到苏州河沿河的老城区改造,我们曾笑言如果忘记了当年养育过共产党的“三湾一弄”那是愧对天地良心,当然“三湾一弄”现在已变成了中远两湾城和 M50--- 半岛文化创意区、梦清园苏州河展示中心和顾正红纪念馆、纺织、丝绸博物馆等。沿着河湾的莫干山路, 50M 密集着个性各异的画廊和工作室,当你漫步其间不但能见到拍照留影的情侣和外国友人,那些奇思怪想的工艺小品和前卫的画作还真能使你天灵开窍、遐想无限。这块曾经诞生了中国最早的纺织、面粉、火柴三大轻工企业的宝地现倒真成了上海活力的一方创意之源地。

  走过江宁路桥堍就是“中华 1912 ”文化创意产业园,这个有着百年历史的中国出版印刷业的发祥地之一,原中华书局印刷厂址已恢复了当年英式建筑风貌,保留了旧上海的装饰窗户、阳台样式,吸引了不少年轻“海归”驻园创业。加上造币、印钞、火花和游艇博物馆和在建的成龙电影馆、动漫艺术展示馆、化工博物馆及苏州河工业遗址园。普陀区政府还计划建设“苏州河博物馆”,展示苏州河历史、城区变迁史、民族工业发展史,收集和积存分散的工业文化遗存。承续起苏州河民族工业历史文脉,并融历史建筑底蕴与现代时尚元素为一体,有望成为展现上海工业文明轨迹,并有效发挥博览、旅游及休闲功能的文化走廊。

  说到文化,很值得到南苏州河路 1295 号去看看,这座当年杜月笙的仓库、现在也已成了创意园区,随着国际品牌“玛戈隆特”骨瓷公司的进驻,一些家居、豪华汽车设计公司等也到苏州河畔安家。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创新家居生活的 T 台、演绎生活方式和人文精神的家园。而河对岸的原有挪威华人袁文儿夫妇创办的苏河艺术中心却“关门”了,很是可惜,可见“文化艺术”这朵花葩要在曾是“苦难”而今又是如此“商业化”的苏州河畔是如何的艰难。

  说到苏州河不得不说到苏州河的桥,从最早 1672 年在福建路重筑三洞石闸成桥到 2008 年建成祁连山南路桥 ,由西向东真北路桥、大渡河路桥、强家角人行桥、中山西路环线叠桥到黄浦江边的外白渡桥,大约有 30 多座桥。把当年的一个小县城扩展连网成一个大上海,苏州河上的桥功不可没,当年多少从苏皖逃荒而来的难民首先蜗居在桥洞下、河岸边,搭起了棚户区。才走出了中国工人阶级,造就了河两岸的中国民族工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苏州河就是上海史册的前言。从外白渡桥名由来的逸闻到今天正建设中的普陀长风生态商务区间苏州河 30 多公里的黄金河岸是真正浓缩了上海百年变迁苍桑史。

  苏州河流到外白渡桥积淀了上海的精华 ---- 外滩源,这块象征了上海昔日辉煌的标志地经过近三年的改造更散发出她特有的风韵。外滩源壹号是原英国领事馆, 1873 年建成,是外滩现存最早的西洋建筑。典型的英国文艺复兴时期建筑风格的乡村别墅,周边门廊阳台,二层雕花窗棂砖墙面,屋面为四坡式中国蝴蝶瓦。在葱郁的古树木掩荫下和宽阔的草坪环绕四周,衬显出特有的宁静、典雅和高贵。绿地内还遗存有清军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时期抗击外敌的炮台遗址。前些年看望同学时曾参观过,走在里面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改建时有识之士曾提议建为外滩博物馆,展示上海儿女开埠后第一次崛起于世界东方的足迹,可遗憾的是现在已作为金融家俱乐部,一般平头老百姓是走不进了。不过在周边的外滩源圆明园路走走也是不错,小块深色九龙清花岗岩路面,一侧是真光大楼、兰心大楼、女青年会大楼、安培洋行和光陆大戏院等 8 幢精典建筑,东侧是教堂、绿地和半岛酒店。想到原本矗立此处的文汇大楼,为了恢复外滩源原貌,一幢仅建十来年的几十层大楼说拆就拆了,可见当时主政者的魄力。不难看出这片将是上海最为时尚、典雅的街区、同时也给苏州河文化注入点了富贵气。你看,雅致的步行街,将城市绿地与沿街精美的历史建筑浑成一体,徜徉其中,不仅能享受优美的景观环境,还能感受外滩源独特的历史文化气息。比时尚新天地来得宁静又不失品味。

  苏州河流过了百年,伴随着上海大厦、俄领事馆、浦江饭店、上海邮政大楼、四行仓库大楼和华政校园(圣约翰大学)这样记载着苏州河历史的精典,就是那些曾经的苏州河丑陋:小舢板、粪码头、黑水臭气、三湾一弄和黑烟囱也只不过是衰辱和苦难的记忆。苏州河作为上海的母亲河以她生生不息的血脉丰腴了申城大地和人民,进入新世纪苏州河以清澈和繁华展现着她特有的秀美和魅力。报载:苏州河沿岸将有新的动作,苏河湾项目的启动,苏州河巴士游轮的通航都是 2012 年苏州河的大事。苏州河的东西两端外滩源和长风生态商务区两个标志性功能区的诞生将更丰富苏州河的生命活力,尽管现时两处的人气不足和强家角地区人丁兴旺的强烈反差是莫大的遗撼,但相信会随着中国社会贫富悬殊的缩小而彰显出苏州河这条上海人民苦难母亲河的博大和淳厚的光泽。

  今天,上海经过三十年经济快速发展而跨入文化建设进程,苏州河作为曾承载着上海百年变迁史的载体将会更以一条中华民族文化聚淀的河流之一而焕发出新的光芒,中国人民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曾梦想在苏州河畔经济崛起,由于小日本的入侵而以无奈告终。而当下以黄浦江、苏州河两岸经济、文化发展为标志之一的中国第二次崛起是我们作为黄浦江、苏州河儿女的幸运和骄傲。幸哉喜哉,这条满载着兴衰和荣辱、记忆和守望,既古老又年轻的动感之河会圆上海人的一个梦,一个世界东方大都市的全部梦想和荣耀。

 

                          2012 年 2 月 20 日

 

音乐人: 马义平 先生

流经安亭镇的吴淞江冬景                           陶玲芬摄

 

 

长风生态商务区楼宇

 



 

景畔广场大门

长风生态商务区金融中心

 

苏州河边捕鱼人

 

 

苏州河中的鱼

河岸绿地

 

 

公共游艇巴士长风码头

 

火花博物馆

 

拟建的化工博物馆

 

成龙电影艺术馆

 

在建中的工业遗址园

 

沿河的长宁路

 

河湾住宅区

强家角棚户区剪影

 

 

 



莫干山路上的 M50 涂鸦墙

 

梦清园

 

中远两湾城

 

浙江路桥春雨

 

乍浦路桥和邮政博物馆远景

外白渡桥

 

外白渡桥原百年桥基桩木

 

外滩源壹号

圆明园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