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摄  周公正    上传 2013-09-07



  前几天,游牧者发来几張上海二、三十年代留下来的名人别墅楼照片:白公馆、马勒别墅、嘉道理住宅、沙逊别墅、爱庐、杜美花园及思南路老洋楼。作为一个上海人我是十分欣赏這些别墅楼的,這是上海风情和魅力之所在,也是"老上海"留下的一份珍贵财富,今天能作为话题来交流也是一种享受。当然,我们也仅只是能看看照片或在傍边走过、路过、多看一眼罢了。

  這些老洋楼的变迁承载着百年中国的风雨苍桑,我们也难以细说,但一些已变成公众场所的别墅楼院我总要去走走、看看,感受一下這里老上海的气息,走在里面脚步是轻松的、心情是宁静的、眼缘是深幽的。想当年都是一些在中国社会舞台上有过声响的人或退或憩了,到上海租界地內找一块地造一幢楼住住、憩憩是很符合中国文化传統的选择,好比一个行者的驿站;一个游子的港弯和一家人的归宿。虽然中囯近百年的大起大落,楼宇主人更叠是一言难尽,但這些楼却以风雨苍桑留存而给我们留下了诸多遗撼和美好的念想。

  我工作单位市包协在科学会堂内办公,所以多了一份走近這些別墅楼的便利,中午吃了饭后百步走,我总是喜欢到思南路上走走、看着,浓郁的梧桐林荫道,两傍绿荫小院、造型各异的楼房和偶尓进出的居民,走着都是一种特别的享受。特别是2008年无意之中碰見了思南路上這些别墅楼整片置換改造变迁的场景,当时居民已搬出,一幢幢空废的楼院,绿树凋零、杂草丛生,有的成了工场间,我是无事瞎关心,趁着這样"三不管" 的时候进去看看何乐不为,于是拿着数码机东走走、西照照,好不自在,想不到上海最繁华、时尚的淮海路边上有這么些散发着乡村田园风光的民居宅院,住在這里真正是闹中取静、静中独幽、幽深气爽。怪不得当年一些达贵官人在闹腾了一阵后总要寻到這里落脚小憩或颐养天年。孙中山(香山路7号)、張学良(皋兰路1号)、楊虎城(南昌路65号)、李烈钧(思南路91号)、程潛(思南路89号)、卢汉(思南路44号)、卫立煌(皋兰路18号)、楊森(思南路36号)、马占山(香山路10号)、王耀武(皋兰路25弄5号)、王宠恵(思南路65号)和曾朴(思南路81号)、梅兰芳(思南路87号)、薛笃弼、柳亚子等社会名流也都曾居住其处,所以,1946年中共要建驻沪办事处也看中了思南路73号用金条买下挂起了"周公馆" 宅牌。楼幽事多,思南路别墅楼真叫你不好奇都不行。

  1949年后,這些楼宅大都成了囯有资产,有的为机关事业单位办公场所,如上海文史馆、小学校和近年攺建成的街道办事处和科学会堂的思南楼,更有一些楼宅成了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居民住宅,变成了一条充滿着上海人生活气息的林荫马路。

  到了本世纪初,当时的卢湾区也挺会动脑筋置換出居民住家和一般性公众设施,一番"修旧如旧"大攺造、装修翻新成了比"新天地" 更髙档、时尚的会所地,当时走进装修中的楼群,一幢幢别致的旧楼开膛破肚竖钢柱、贴钢筋、注胶水、换地板,再粉饰一"旧",成了"思南公馆" 会所区。現在是沒有一点身价、沒有一点"人民帀" 是不好意思走进去的。一次偶尓冒充"大尾巴狼" 进去走了一圈,别墅房间华贵、舒适的生活设施叫人大开眼界,但一听住一天的消费价令人咋舌。看来這些别墅楼只能是那些大款家族来沪度假才能享用的"上海之家"。

  現在,有时走过思南路冷冷清清,看来沒有达到当时設想师们的赢利模式,所以思南路西侧置換下的别墅楼至今沒有"修旧如旧",只能紧闭院门越加衰旧了。

  思南路在我印象中是幽静、温韾和亲切的"上海人" 马路,比起武康路上的深宅大院的森严、冷幽更能体現出上海的幽静和时尚魅力。今天却有点不一样了,我们只能是匆匆走过思南路了。写写就啰嗦了,还是看看思南路老洋房印照有味道。

                                   2013.9.1

↓不同季节的思南路



↓張学良住宅大门
↓原楊森住宅
上海文史馆

某机关大院

卢湾实验中学

↓淮海路边的田园风光


↓思南公馆

↓ 思南公馆会所

↓ 空置的思南小楼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1896483320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