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摄  叶铁淳    上传 2014-02-07

  某天接到知青朋友小华电话,说大勐龙曼飞龙寨子今天来了十多个傣族朋友,我说:拜当个南竿了。(傣语:我们一起去看他们)。接好电话,我嘴里“扑突”跳出一句话:抵早格宾宾侬侬咾,马要上海,马当杜哈嘞!(傣语:以前我们是朋友加亲戚,现在他们到上海来看我们了)。自然耳边又响起了有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首歌。

  没见到他们之前,这些傣族朋友他们已由定居在上海的傣族姑娘安排好了,于是我们又相聚在新客站附近他们住的宾馆里。第一眼令我耳目一新的是,这些当年的“比在”“比英”,傣语:青年男人女人,现在已是“老波涛”,“老蜜桃”了。(傣语:男女老人)。而且都在用手机给家里发到达上海的信息,或打电话,乖乖!有的手机画面都是用手指拖捏的,我很好奇,是不是版纳还有傣文版的手机?!可一时我忘记问了。从拉杆箱上的标签可以看出来他们是坐飞机来的,而且还问我们是喝茶还是喝咖啡,我还以为听错了呢!正是今非昔比了。原来这些傣族朋友他们的孙子辈孩子都在上海打工,好几个已嫁给了上海人,并有了后代,有一个又从上海嫁到了美国,另一个甚至当上了虬江路幼儿园的老师,可以教育上海小人,这很了不起!我觉得这些孩子好像是曼飞龙里飞出来的金孔雀。而这一次他们来上海既是看小孩,又要旅游江浙沪,再和老知青朋友们见见面。正是一举三得,还很流行呢!
 
  当天晚上澳门路“傣家村”老板设宴为这些傣族朋友们接风洗尘,我和知青年代老七连的朋友小华全家,根兴,铁头,冬娣及华明等人愉快地应邀前往。

  一跨进门厅就见高挂着程思远写的“傣家村”三个大字,这时铓锣,象脚鼓齐鸣,耳边灌进少男少女们用傣语说话声,猛然我似乎进了另一个国度,有利今晚!(傣语:恭喜发财,吉祥如意),我立刻拱手用傣语和迎上来的大堂经理问了好(她是曼飞龙人叫玉帅)。据了解“傣家村”里单曼飞龙寨子先后就有二三十个傣族少男少女打过工,因为结婚,因为想家,离开了一些,现在还有十几个。有做采购的,有坐帐台的,有当服务的,有搞卫生的,更多的是唱歌跳舞的,从主持到编舞再演出,几乎都被曼飞龙姑娘垄断了,就这样春夏秋冬,走了一批又来一批,节目换了一套又一套,仍保持“傣家村”天天灯火辉煌,歌舞升平。如今看来曼飞龙傣族少男少女们的素质还蛮高的,一个叫玉香软的当主持普通话说得比上海人还标准,怪不得还找到了上海男朋友。我揣摩着:这是不是有当年我们留下的潜移默化的作用呢?

  第二天我们又作东在“傣家村”回请了他们,我顺便召了一些傣族“龙仔龙英”(傣语:少男少女)围在一起,说起了在“傣家村”的生活,少男少女们个个眉飞色舞,心奋不已。他们激动地告诉我:每个月两千元工资,包吃包住在店里,每年十五天的探亲假,有事还可以续假,来来回回都是坐飞机,有时可以通过视频和家里说说话,多方便啊!从少男们手上戴的线戒,到少女们耳垂挂的饰品,脚上的阿迪达斯以及身上时尚的服装,虽然没有了妈妈做的”好奴素“(傣语:糯米粑粑),可以看出他们在这个“村”子里生活得既很自在,又很轻松。

  我们在大勐龙时曼飞龙寨子生活条件就比较好,风水独特,整个寨子文化底蕴又比较厚,地理上寨子坐西朝东,背靠白塔,有佛的保佑。东南面是勐龙河和广阔的水稻田,现在改种了香蕉,家家户户有几百棵橡胶树,大人忙于割胶,每天有现钞收入,成了城镇居民,小孩连和尚都不想当,不种水稻就不用放牛了,整天吃吃玩玩。而因为免吃免住,缅甸的小孩都过来当了和尚。他们说也曾经听老人讲过以前上海知青和曼飞龙的故事,说上海很好。因为和知青接触频繁,所以这个寨子的人,见识多,比较开化,又有经济能力。正好很多年以前,上海“傣家村”老板有想法,知道少数民族能歌善舞,就到寨子里探路,揽了一帮小姑娘到上海来跳舞,从此篝火点起,火就在澳门路越来越旺。平时他们搭伙逛逛街,闲来就上上网,説时很巧叫岩光的把他的手机微博给我看,他说微博上有个叫”铁道淳言“的博客里有很多大勐龙曼飞龙的照片,并指着一张傣族姑娘跳舞的照片说,(勐龙印迹封底傣族跳舞照片),这张照片在傣族中火得很,原来我们不知道,是在美国的曼飞龙傣族朋友上网后来告诉我们的。我指着照片说:号拍啊,闷胡啦?(傣语:她是谁,你认识吗)。岩光连连摇头:木胡木胡。(傣语:不认识)。我就拨通了照片上这个姑娘的手机给岩光听,想不到岩光听了差点跳起来,原来照片上的跳舞姑娘竟是他爸爸的婶婶。我叫他继续打开里面我拍的很多大勐龙照片,告诉他们照片上的小伙子就是我,里面还留着很多和曼飞龙相关的故事,他们这才恍然大悟,这时全场轰动起来,波怀!咩怀!(傣语:不得了的语气助词)。原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于是纷纷拉着我拍照留念,我迭个“老浮世”,终于当了一趟星星,骨头也轻了一点,真是老来得福,又多了这么多傣族小朋友。

  宴会散后,我站在澳门路昌化路口的灯火阑珊处,对“傣家村”这个傣式建筑门面看了又看,里面不断有傣族少男少女们的欢声笑语传进弄堂,身后的傣家音乐则追着我而流向上海的夜空,顿时我觉得这地方越来越像曼飞龙寨子了。










 
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编辑部制作   电子邮箱:1896483320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