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王新建   上传:2010-09-24
 

 

 

  旅游大巴司机是黑龙江省宁安县人,哈尔滨到镜泊湖的途中经过宁安,他说了一句“宁安就是历史上的宁古塔。”“宁古塔?”这个地名好熟悉!我在脑海里搜索,“啊!对了,余秋雨的《山居笔记》散文集中一篇“流放者的土地”讲的就是这个地方。

  宁安县坐落在风景秀丽的镜泊湖畔,旧称宁古塔。杨宾《柳边纪略》载“宁古塔之名不知始于何时。宁古者,汉语六,塔者,汉语个。”考证是指当时宁古塔的六个大部落而言。

  散文中余秋雨写道“在漫长的数百年间,不知有多少所谓‘犯人'的判决书上写着‘流放宁古塔'!……清代统治者特别喜欢流放江南人,因此这块土地与我的出身地和谋生地也有着很深的缘分。”“《研堂见闻杂记》的书上写道,当时的宁古塔,几乎不是人间的世界,流放者去了,往往半道上被虎狼恶兽吃掉,甚至被饿昏了的当地人分而食之,能活下来的不多。……”

  余秋雨 先生是怀着触摸“狞厉的政治迫害和惨烈的人生遭遇的中国历史上某些让人不太舒服的部位”的“苦涩”踏上这块著名的土地,而这块土地首先给 余 先生的居然是盛夏尾梢东北西瓜的“甘甜”。我这个江南后人却是在单位组织的“甘甜”的旅游活动中无意中触及了这块沉淀着“苦涩”的历史文化。在纯朴自然的镜泊湖畔,我置身于山清水秀的镜泊山庄,面对风光旖旎的百里长湖、倚丽壮阔的火山口原始森林、怪石峥嵘的地下熔岩遂洞、粗犷浓烈的地方民族风情,惊叹黑龙潭的跳水表演,在探寻盛衰疑迷的渤海古国遗址时发思古之幽情。

  除开御用文人,历朝历代的文化人好像都没有太好的下场。江南文化人有太多的思想不利于满清的统治;江南文化人的刚正不阿不讨当政者的喜欢;江南文化人的桀骜不驯影响清朝政权的稳定。因此,取得功名的官场文人,识时务者“将一方官印换成几枚闲章”野云闲鹤地潇洒在江南小城;更有相当一些汉文化的杰出文人则是满清政府“杀个鸡给猴子看”的牺牲品,被流放!

  但是,文化的生命力是顽强的。潇洒在江南小城的文化人给苏杭一带留下了古典园林等文化遗产,被流放到塞外宁古塔的文化人也没闲着。据 余秋雨 先生的“流放者的土地”载:洪皓在晒干的桦树皮上默写出《四书》,教村人子弟;张邵在流放地开讲《大易》,“听者毕集”;函可作为佛学家利用一切机会传播佛法;杨越花不少力气在流放地传播南方的农耕技术,教当地人用“破木为屋”来代替原来的“掘地为屋”,又让流放者随身带的物品与当地土籍交换渔牧产品,培养了初步的市场意识,同时又进行文化教育,几乎是全方位地推动这块土地走向了文明。更有文化素养高一点的流放者将东北这一文化积淀相对浅薄的角落进行文化考察,留下了永垂史册的文字,例如方拱乾所著《宁古塔志》、吴振臣著《宁古塔纪略》、张缙彦著《宁古塔山水记》杨宾著《柳边纪略》等,余秋雨认为这些著作具有极高的历史学、地理学、风俗学、物产学等多方面的学术价值。

  宁古塔流放者中有没有苏州人?经百度搜索发现,上述《柳边纪略》的作者杨宾与苏州瓜葛。散乱的典章所载:……缀辑出另一个值得称道的杨越、杨宾父子。杨越少时好读书,生性侠义豪爽。明朝败亡后,杨越散尽家产交结反清志士。清政府追查,杨越与祁班孙、李兼汝、钱氏三兄弟等百余人被长流宁古塔。据《苏州府志》载,杨宾少时 “ 才高气豪,名重一时 ” ,擅长诗文,并工于书法与金石学。其父杨越被遣戍时,杨宾只有 13 岁。康熙帝南巡到达苏州,杨宾与弟弟杨宝不顾卫士鞭打,哭请皇帝允许自己代父流放,但因杨越谋反罪重,未准。杨宾毅然起程,万里跋涉出塞省亲。省亲之路杨宾九死一生,虽然备尝艰辛,但所到之处山情地貌,他都悉心记录。到了戍所,又陪同父亲凭古览胜,访问故老,积累了大量史料。南归后,他整理编写出了《柳边纪略》,梁启超高度评价说,这是一部开创 “ 边徼地理之研究 ” 风气的学术著作。至今,它仍是研究东北史的重要文献。 余秋雨 先生在《流放者的土地》中说, “ 一个家庭世世代代流放下去,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是莫大的悲哀,但他们对东北的开发事业却进行了一代接一代的连续性攻坚 ……”

  认识历史,了解我们的祖辈,体恤为我们这片土地滋生繁衍、长生不息而历尽艰辛,撒下斑斑血泪的可爱的江南文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