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陈林生    上传:2011-10-29
 

 

 

  退休后还能参加当年度单位组织的旅游,便兴匆匆地跟去了俄罗斯的海参崴,所见所闻,颇为新鲜。

  海参崴的俄文名字叫符拉迪沃斯托克,与我国黑龙江的绥芬河市毗邻,历史上曾属中国。 1858 年沙俄强迫清政府订立不平等的《中俄瑷珲条约》,遂被沙俄割占。经过 140 多年的建设,海参崴如今已成为俄罗斯远东地区一个拥有近 80 万人口的海滨城市和军事要塞区。

  一、见识低效率

  上午从上海浦东机场出发,中午到达哈尔滨,在市里盘桓了半天,晚上坐上了去绥芬河的火车。一夜无话,一早到达的边境城市绥芬河。匆匆地吃了早餐就出了关,再次登上入关的火车跨越二国的非军事区,一个多小时达到俄罗斯的边关。整列车才挂四节车厢,并不满座,估计也就 200 多人,其中不乏回国的俄罗斯人。

  在哈尔滨地导就给我们打预防针,说俄罗斯办事效率极低,入关时千万不能着急,果不其然。

  火车到达后被告知需要分批入关,只能在火车上等,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好不容易轮到入关,大家鱼贯走入安检通道一一接受检查。边关人员表情严肃,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到有些欧洲人自命不凡的风度。

  入关后找到了接团的车子,但上车后迟迟不见开动。司机说要等边检将入关单送出来。这样一等又是一个多小时,直到这一趟火车的人员全部入关完毕,单子才一并送了出来。早过了午餐的时间,好得国内的导游老道,给每人准备了一罐八宝粥,一只小面包,一小包榨菜及一瓶矿泉水,对付了入关后的第一顿团餐。

  从入关到海参崴有五个小时车程,车上导游给我们说起笑话,说俄罗斯有三大怪,荒野遍地杂草盖,警察要比土匪坏,冰天雪地大腿露在外。听时一笑了知,不了还真有所体验。车辆一路飞奔,窗外一片荒芜,确实杂草丛生。这种现象在寸土寸金的中国已经很难见到。道路有 10 来米宽,路上的车不多,不用担心会堵车。但路面的状态不是很好,铺过沥青但不怎么保养,有些破损和高低不平。中间还有几段是泥级碎石路,常把人颠得从座位上弹起来,。路上经过几个小镇,在眼前一晃而过。

  车辆突然停了下来,我们从昏昏中睁开了眼睛,原来是交通警例行检查。那我长相稚嫩的小警察围着车子转了好几圈,指着车上一位同伴与司机叽里哇啦说了一大通。我发现俄罗斯人说话的语速很快,中学时候学过的几个俄语单词只在他们快速话语中一闪而过,全然不象他们的办事效率。导游精通俄语,他告诉我们,警察发现车上有人未系保险带,需要罚款 500 罗布。由于司机不愿意现场交款,跟小警察去了 10 余米外的警车边,一张罚款单足足开了 20 多分钟,大家只能傻等。导游说司机不愿意付现款,要公事公办,所以警察开单子也格外“细致”。司机也是哑巴吃黄连,因为车子又破又旧,好几个座位没有保险带。

  我们有些内疚,导游说不必,上车时司机没有要求大家系安全带。回程时导游特意提醒司机是否要系安全带,司机说不必。果然到了来时的地方,见司机与警察挥挥手,车子就过去了。

  到了海参崴已经入夜(海参崴比上海要早三个小时),见到了来接我们的当地导游奥莉莎小姐,一位漂亮的俄罗斯美女。奥莉莎中文很熟练,据她自己介绍她很喜欢中国,在香港待过较长时间。 9 月的海参崴已经有些凉了,早晚温度在 10 度以下。我们见到这位美女时她却光着脚穿着一双拖鞋。有人好心地提醒她说中国有个说法,“寒从足起”。她说知道,俄国人也这样认为,但以后的行程她仍然裸着脚。

 

  二、仿佛回到三十年前

  三十年前的中国改革开放刚开始,人们有了想摆脱但尚未摆脱贫穷落后的躁动,今天的海参崴正是这样。

  火车驶入俄罗斯边关,当我们在火车上耐心等待入关通知时,看到俄罗斯人在陈旧的月台上大包大包都拖着行李,其中绝大数是俄罗斯妇女,年龄大的总有 60 开外,看他们一手一只吃力地拖着很大的包裹,一趟又一趟。有一位老妇人拖不动二只,只能一只一只地拖。一只拖前了几米,又去拖后一只,交错前行。队伍中只有少数几个男性,当然也有几位妙龄的少女夹在其中。

  从车厢到入关大楼的月台总有几 十米 的长。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俄罗斯人的包裹袋都没有轮子,靠死力气在地上硬拖。我不解地问导游,这么多货物,边关处为什么不准备几辆拖车,都是同胞啊?导游说,这样大包小包都是运私货,在法律上是不允许的,只是他们把海关搞定,能睁只眼闭只眼就不错了,还能大张旗鼓 ?

  以后的见闻证实了走私的说法。入了关后在等批文的一个多小时,我们在旅游车边休息,见墙角处停着一辆破旧的面包车,俄罗斯人在这里分刚入关的东西,不断有人把包裹送过来,也有人把分好的东西拿走。我们好奇地凑过去看,忽见一位大胸妇女大大咧咧的解下胸罩,原来里面还待着一个胸罩,解下的胸罩原来是夹带货物的。接着又脱去外裤,人顿时苗条了许多。

  接旅游团的车辆也十分破旧,有的挡风玻璃都是碎的,这些车在国内早就报废了,那里却在接旅游团,也不怕丢了国家的脸。其实都是这样,一路行程,看到的绝大多数都是旧车,很少能见到看得上眼的。后来知道,当地汽车工业不发达,国产车没有人买,进口车要征收高额税金,再加上经济因数,当地人只能倒腾些日本淘汰的旧车,难怪有的车只有底盘的原装的,连车棚都被重新焊装的,居然还在使用。

  海参崴的市区不大,估计也就 10 来平方公里,与上海的一个区差不多。我们下榻的宾馆据说是当地最好的。标准房二人一间,有卫生间,热水淋浴,但房间很小,约 10 个平方米,仄仄的放上二张床和一张桌子。床很小,就 80 厘米左右的宽度,睡相差点的没准要掉到地板上去。屋内有一只电视机, 27 寸现象管的,还不是直接平面,在国内边远的农村或许还能看到。

  市区内都是老建筑,但保存完好。我们去了列宁广场;参观了二战留下的潜水艇;游览了从全球最长的火车线,从莫斯科到海参崴的终点站的站貌;坐游艇游览了海滨风光。导游还带我们领略了海参崴最大的百货商场,与徐家汇的汇金百货差不多大。去了巧克力专卖点,一个不起眼的小店,商店面积不会超过 100 平方米,都很袖珍。旅游车在市区转来转去,一回头就能看到前一个景点。

  在宾馆对面有一幢在建的住宅楼,据说建设商没有钱,已经停工了三年了。有一座跨海大桥在建,不会半途而废,那是为迎接明年 apec 会议的,政府要确保的,当地人很有信心。

  三、俄罗斯人很朴实

  海参崴秩序井然,沐浴在一片祥和之中。常看到俄罗斯一家人带着小孩在街上游玩,小孩骑着儿童车,父母依偎着坐在边上,一幅幸福美满的画卷。

  听说海参崴经济不发达,工作也不好找,所以俄罗斯人看起来很悠闲,但他们工作起来是很认真的。在入关处看到一位俄罗斯妇女在打扫卫生, 10 来岁的女儿一位金发碧眼的小姑娘在帮妈妈整理垃圾袋,也是一副十分认真的样子。这在上海已经很难看到,想来在上海 10 来岁的小姑娘正是撒娇的时候,或许中国妇女也不希望在子女面前暴露低下职业。俄罗斯人不忌讳,比我们朴实多了,知道劳动不分贵贱,都是最光荣的。

  海参崴的消费水平不高,一只半斤左右的列巴(加上奶油与碎果仁的黑面包卖 39 个罗布,约不到 10 元人民币。但俄罗斯上厕所都收费,无论大小,每次 10 至 15 个罗布,算是高消费了。在出关时有一个不大的中俄商场,厕所外排着长长得队伍,我忍不住参与了进去,大概排了 20 分钟,但秩序井然。俄罗斯人也守序地排队,到门口依次交钱,没有插队也没有怨言。

  俄罗斯闭塞,电视节目中连广告都很少见,这或许是他们安分的根由。在我们看来,海参崴遍地商机,但俄罗斯人无动于衷。我们有人甚至说,土地那么多,用不完还给我们么,海参崴本来就是中国的。或许俄罗斯人是对的,到了若干年后,当我们的资源枯竭了,看人家去笑吧,为了子孙后代,悠着点。

  四、哪里有中国人,哪里就有浆糊

  海参崴算得上很清静,不象其他国外,到处是黄虫 ( 国外把中国游客比作蝗虫,众多且购买力极强)。但凡有中国旅游社参与的地方,浆糊就多了。

  在海参崴吃的第一顿团餐是到一家中国餐厅,规定的八菜一汤数量极少,且基本都是蔬菜,二条小猫鱼象寓言中“半鲁请客”的道具,米饭倒管够,只是没有菜咽不下去,只能逃回到宾馆吃方便面。

  在海参崴还被指定安排去自费品尝所谓正宗的俄罗斯西餐,极其简陋,一道浓汤像涮锅水。每人一盘米饭加二块鸡肉与几粒青豆。大菜是帝王蟹与赖尿虾,每桌各一盘,正好中午在旅游点品尝过,品质最好的 100 多人民币一斤,还有几只蔬菜。餐中有一个俄罗斯草台班子表演歌舞,总共四位演员,唱得跳得还不错,一个多小时,每人被索费近 500 人民币,比得上在国内一顿高级餐还贵。

  来去的路上也一样,去时在哈尔滨,导游说当地的俄罗斯商品比俄罗斯还要便宜,害的几位女购物狂买了很多俄罗斯产的巧克力。到俄罗斯一看,同样的巧克力的价格不到哈尔滨的一半。回到东北也一样,导游姑娘一再推荐我们去吃正宗东北菜,说“老好吃了”。什么小鸡炖蘑菇,白菜炖粉条,每盆的数量确实不小,但毫无口味可言,就是乱炖的杂合菜。上海龙茗路有家东北菜馆,估计这样的菜二三十元足够了,那里每份都超过 100 元。我忍不住对导游说,哪日你到上海,我请你吃上海的东北菜。

  不过话说回来,旅游就是玩心情,玩见识的,别太较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