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钱华玲    上传:2011-11-12
 

 

 

  追求 “ 慢 ” 生活 , 细细品味静态的长假 , 不想扎堆 , 放弃热门 , 到乡村生态非知名景点 , 慢旅游静度假 , 回归和体验大自然的情感,这是近年来我家兄弟姐妹们结伴出游最热闹的话题。

                一、 汤池集市

  今年国庆长假 , 我和弟妹夫妇外甥 , 带着 9 旬老母共 11 人结伴出游。

  1 日下午 6 点 , 两辆车已停在青浦国际豪都花园鼓浪屿沙茶面馆的门前 , 等待弟弟迅速地拉下卷帘门和我们一起出发。

  年轻的外甥设制好导航仪在前面开车引路 , 弟弟和妹夫轮番开车紧随其后。

  夜间的沪宁高速车辆稀少 , 弟弟开车又快又稳 , 窗外星星点点的村庄 , 迅速地向后闪去 , 半夜到达安徽庐江县汤池镇宾馆住下。

  第二天清晨 , 我和母亲被鸡叫醒。不久妹妹来敲我们的房门 , 她说:“让弟弟他们多睡一会 , 我们带老妈去看看小镇的集市。”

  走出宾馆 , 天刚蒙蒙亮 , 山里的空气很新鲜。小山村醒得很早 , 只见三五成群的妇女在河边的石头上洗衣服 , “笃笃 ” 的捶打声 , 打破了山村的寂静。早起的耕种汉子们 , 坐在河滩的桥洞下抽着烟 , 几头粗壮的水牛在水里悠闲地甩打着尾巴。

  走过石桥 , 汤池镇集贸市场就在眼前 , 两边的地摊上 , 摆满了土产山货、日用家什、农具,以及蔬菜和鸡鸭鱼肉蛋等,花色繁多 , 琳琅满目 , 非常热闹。

  突然 , 轮椅上的老妈看见摊贩筐里的栗子 , 赶紧叫我们刹车。我明白了,妈最爱吃糖炒栗子。

  自从老爸走后 , 我把老妈接来快 5 年了 , 平时妈想吃栗子 , 我就到吴淞路桥下的好好栗子店排队 , 妈能吃的东西不多 , 栗子能补肾。

  安徽的生栗 2 元一斤 , 太便宜了。妹妹一下子把农妇的半篮栗子全买了。经人指点 , 在不远处的炒栗老头那儿 , 付了几元加工费 , 一会儿热气腾腾、香味扑鼻的糖炒栗子出炉了。我立刻剥给妈吃 , 妈说 : “糯 , 好吃 , 你俩也趁热吃。 ”

  7 点过后 , 在集市的人群中 , 我们看见弟弟、妹夫和外甥正围在肉摊上问价 , 赶紧走过去。哇 ! 黑毛猪 ,15 元一斤 , 比我们上海三角地菜场的“张飞 ” 黑毛猪还便宜。只见那胖墩墩的卖肉汉子 , 举起板刀斩下去 , 猪肉还抖三抖那 , 新鲜 ! 名副其实的大肥猪 , 半头猪挂在铁钩上 , 肉膘足有一寸多厚 , 绝对没有瘦肉精。

  妹夫喜欢吃肉 , 看他垂涎的样子 , 我说:“膘太吓人了 , 不能买 , 吃了要三高。 ”

  后来 , 妹夫还是抵挡不住诱惑 , 返沪那天 , 在安徽半塔镇的肉摊上 , 一刀斩了 400 元装上车 . 乐坏了那买肉的汉子。

 

                二、百花山寨

 

  中午我们从汤池镇宾馆退房 , 转住山上。汽车在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古树参天、奇花遍布的山道上穿行 ,15 分钟安徽金孔雀温泉度假村到了。

  大家商议 , 先驱车到水库对面的百花山寨转转 , 回来再泡温泉。

  相传百花寨以百花自居 , 颇有神话色彩 , 是百花仙人修身养性的道场 , 山寨寂静 , 有小天山之名 , 百花娘娘庙位居其中。

  我们的汽车缓缓地爬上一条陡斜的高坡 , 上面是一条长达百米的车道 , 专供游人在堤坝上游览水库。我们在车窗里往外看 , 阳光下的大水库碧波荡漾 , 幽深浓绿 , 山水相映 , 空气中弥散着一股凉气 , 沁人心脾。

  堤坝往右拐 , 直通百花山寨 , 我们的车辆在铺满麦穗的乡道上颠簸行进 , 农舍建在道旁的平坡上 , 潺潺的溪水哗哗地在农家门前流过 , 路边的瓜藤上到处躺着金灿灿的大南瓜。

  小路越来越窄 , 忽然车到山前没路了。我们下了车 , 看见山坡上有一农舍大门敞开着 , 便走进院子 , 里屋的老汉紧张地看着我们一群陌生人。

  妹夫向前打起招呼说;“大爷您好 ! 我们想买好茶 , 您家有吗 ?”

  老汉听明来意后 , 便好客地带我们进了堂屋 , 从挂在房梁上的竹篮里 , 取出一包用布层层包裹的茶叶 , 约有一斤多重。

  老汉笑着说:“这茶是留着自己喝的。 ”

  弟弟闻了一下 , 啧口说:“香 ! 多少钱 ? ”

  老汉回答:“ 200 元! ”

  闲谈中 , 得知老人的儿女常年在外打工 , 他们在家种田带着留守的孙子。

  我们好奇地从老人家的堂屋跑到前屋和后屋 , 看见里屋拱型的门框 , 用泥糊起像窑洞 , 弟弟调皮地倚在门洞上 , 手握着锄头 , 叫我帮他拍张照 . 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三间老屋虽家徒四壁 , 但全家福的相框和毛主席的画像却端端正正地挂在堂屋的墙上。我不禁触景生情地想起在六十年代 , 家里三代同堂的全家福也挂在墙上 , 我们八女“一龙 ” 围坐在慈祥的长辈们身边。

  “为什么不住在儿女新建的楼房里 ? ” 我问老人。

  “我们习惯住在老屋。 ” 山寨老人纯朴憨厚地笑着说。

  后来 , 我们到安徽来安县半塔村 , 发现村里的老人都喜欢住在简陋的老屋里。使我想起父亲在世时 , 儿女们一直想把父亲接来 , 还特地为他留一间朝南的房间 , 可父亲始终在愚园路的老房子里不肯挪窝。现在我们 9 个兄弟姐妹相聚时 , 只要讲起这事就很愧疚 , 还好母亲思想开明 , 也许金窝 , 银窝不如自己的草窝吧。

 

                  三、汤池温泉

 

  汤池温泉 , 古称“坑泉 ” 后称汤池 , 位于安徽庐江县城西北 25 公里 的汤池镇。温泉昼夜喷涌量过 3584 吨 , 水质达国际开发利用标准 , 居华东地区首位 , 不受旱涝影响 , 水温常年高达 63 度 , 含多种对人体有益的化学元素 , 对皮肤、风湿等人体 50 多种疾病有明显疗效。

  我们从百花山寨回来 , 进入汤池温泉。在女子更衣区 , 我帮老妈穿上蓝色泳装和系好从家中带来的毛巾浴衣 , 以免老妈受凉。当女服务员看见我们搀着 9 旬老妈走进温泉时 , 感到非常地惊讶 , 侃称老太为“温泉第一老 ”, 并友情提醒我们 , 不要让老人泡浴过长。

  我和老妈、妹妹、弟媳挑了个有亭顶的露天小池 , 温度 38 左右。天气阴冷下着绵绵细雨 , 我们坐在温暖的泉池里 , 舒筋活血 , 闭目养神 , 静静地享受着人间瑶池。顿时 , 城市的喧嚣、快节奏的压力和烦恼之事皆抛之九宵云外。

  5 月底 , 我们去南京汤山圣泉和无锡太湖灵山丽星温泉 , 相比之下安徽汤池温泉规模较大 , 停放私家车的广场很大 , 游人也多。温泉浴场设有颐养馆、露天泡池、室内水疗馆、休闲大厅、温泉漂流河道、名木汤、露天造浪区和酒吧等各类休闲理疗场所 , 让游人享受温泉的滋润 , 感受时尚的生活。

  不过南京汤山温泉 , 池中的群鱼和游人亲密接触 , 依附亲吻。鱼儿簇拥在老妈的脚下 , 用力地吸去老化的皮质 , 使 9 旬老太大开眼界 , 颇感新奇。

  最惬意的要数无锡灵山丽星温泉 , 它面对太湖 , 背靠山 , 环境幽静 , 鸟语花香。露天温泉 : 有中药池、玫瑰花池、木桶牛奶池等 , 泉池大小和温度高低 , 任你挑选体验享受。那天游人很少 , 我独自陶醉在花池里 , 在自然静谧的天地间 , 我把双臂飘浮在玫瑰花瓣上 , 看着池中袅袅升起的热雾 , 听着池边花丛中传出空灵飘渺的轻音乐 , 真有相忘山水间 , 一笑泯恩怨 , 乐逍遥 , 不思归的感受。

 

                    四、误入江苏

 

  10 月 3 日 早上 , 我们离开金孔雀温泉旅游度假村 , 向革命老区大别山出发。

  大别山横跨鄂、豫、皖三省 , 是长江和淮河的分水岭 , 主峰在安徽霍山和岳西县的交界处。主峰和次主峰紧紧相依 , 与正南面第三高峰遥相呼应 , 气势磅礴。

  记得中学时 , 我对地理不感兴趣。如今 , 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 , 休闲时间渐显充余。退休后的我 , 也会忙里偷闲 , 喜欢到有山水的地方去旅游 , 为了了解祖国的名山大川 , 因而对中国地理产生了兴趣 , 常常通过网上景点查阅 , 不断增加自己的地理知识。

  岂料 , 中午在加油站时 , 弟弟发现行车方向错误 , 原来是外甥车上的导航仪设置出错 , 误人安徽、江苏的交界处。再走回头路就浪费时间了 , 大家决定将错就错 , 改变旅游行程 , 开往江苏徐州睢宁。虽说下次再去大别山 , 但我还是有点遗憾。

  随后 , 我们的车打开导航仪在前领路 , 用遥控话筒与后跟随的外甥保持联系。

  从安徽出界进入江苏 , 转眼间景色截然不同 , 道路笔直干净 , 公路两旁的白杨树 , 茂密的枝叶连接在一起 , 林荫遮天 , 远远地看去就像一条绿色的长廊 , 令人豁然开朗。

  而安徽境内 , 玉米、黄豆全铺在两边的非机动车道上 , 成了秋收的打晒场。

  那晚 , 我们住在江苏睢宁。妹妹妹夫请客在这里多年不见的生意朋友 , 相聚叙旧。

 

                  苏北小三亚

 

  4 日 , 我们从睢宁开往骆马湖。骆马湖是江苏省四大湖泊之一 , 又名乐马湖、马乐湖。

  如今的骆马湖是旅游开发圣地。湖对面广场中心的花坛里 , 有一只金色威武的雄狮雕塑 , 屹立在花坛中央 , 花坛下方有九只狮头喷泉 , 四周的建筑具有欧洲风格很漂亮。湖边的人工沙滩正在围湖建造中 , 湖边的大石碑上刻着几个红色的大字“中国水城 ---- 苏北小三亚。 ”

  汽车沿着环湖大道游览湖的全景 , 我们边观湖边留影。中午在湖边饭店吃饭 , 大家点吃河鲜 , 弟弟却点油炸知了 , 看那黑乎乎圆鼓鼓满肚肠的小知了 , 谁也不敢动筷 , 我大胆地尝了一只 , 香香的、脆脆的 , 不说知了 , 还真吃不出。

 

                   洪泽湖蟹宴

 

  下午 4 点到达江苏淮安洪泽县洪泽湖。洪泽湖是中国五大淡水湖之一,在江苏省西部淮河下游。洪泽湖水生资源丰富,湖内有鱼类近百种,以鲤、鲫、鳙、青、草、鲢等为主;洪泽湖的大闸蟹也是远近驰名的。

  洪泽湖的水生植物非常著名,芦苇几乎遍布全湖,繁茂处连船只也难以航行;莲藕、芡实、菱角在历史上即素享盛名,曾有 “ 鸡头、菱角半年粮 ” 的说法。

  我们站在洪泽湖边 , 看见一艘艘捕鱼帆船停靠在避风港湾。湖边有一艘渔船 , 船老大对我们说 : “ 每人 10 元 , 把你们送到对岸的小岛上游玩。 ”

  从洪泽湖返回洪泽县 , 天已渐黑。我们的车环城兜转半小时 , 谁知县城中小宾馆全部被慕名而来的游客一订而空 , 最后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星级宾馆住下。

  随后 , 大家商议吃蟹宴 , 弟弟打探蟹情回来说 : “大饭店蟹蛮贵的 , 不如买只电饭煲自己烧。 ”

  妹妹说 : “太麻烦了还是找家小饭店出点加工费 , 再点些酒菜。叫老板娘亲自带我们去蟹市场砍价。 ”

  弟弟妹夫很会挑蟹 , 买来 22 只青皮白肚每四两重的大闸蟹 , 弟弟喜滋滋地说 : “大饭店 70 元只能吃一个 , 现在 90 元吃雌雄一对。 ”

  那天正好是弟媳的生日 , 大家唱着 “祝你生日快乐 ! 祝你生日快乐 ! ”的歌曲,举杯祝福她。我们围在一桌 , 开心地吃着膏红肉鲜、细腻甘甜的洪泽湖大闸蟹。这时 , 红光满面的老妈站起来 , 与在座的子女们干杯 , 然后用略带沙哑的歌喉 , 韵味十足地唱了一首 30 年代的老歌“渔光曲 ” 为大家助兴。顿时小包房沸腾起来 , 大家沉浸在欢笑和掌声之中 , 连淮安小饭店的老板和服务员也挤进包房拍手鼓掌 , 祝老 太太健康长寿。

 

                     周恩来故居

 

  5 日中午 , 我们来到淮安城里的驸马巷 , 驸马巷是一条窄长的小巷 , 小巷两旁的民宅 , 依然保存着过去的建筑风格 , 低矮屋顶的瓦缝里长着许多小草 , 在和煦的微风中轻轻地摇曳。

  我们走进深巷中的周恩来故居 , 进门就是江泽民同志的题词。跨过一道道的门坎 , 参观里面的每间房屋 : 周恩来的诞生地 , 童年读书的书房 , 八婶母杨氏住房和旧式家具的摆设 , 院子里的一口深井 , 厨房门前那块篱笆围起的小菜园……

  故居外 , 在巷尾的小摊上 , 我们吃到小时候爱吃的麻油散子和夹马酥。

  还有淮安的特色名点蟹黄包 20 元一只 , 汤多皮簿 , 非常好吃。

 

                   五、村民海兵

 

  12 点我们离开淮安 , 向安徽来安县半塔进发。妹夫开车走山路 , 可以提前 1 小时到达半塔村 , 这是一条江苏安徽交界、无人管辖的路。车子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一路颠簸 , 我好象又回到了当年下乡的岁月。突然大家一阵惊呼 , 车轮下陷猛地一震 , 妈的头差点撞到车顶 , 幸好我眼疾手快 , 一把拉住了老妈。事后 , 我开玩笑地说 : “老妈跟我们走二万五千里长征了 !”

  下午 2 点 , 安徽来安县半塔镇到了 , 村民海兵已在镇上等候我们了。

  海兵的摩托车在前面带路 , 我们的汽车紧随其后 , 山里的村民惊奇地和海兵打着招呼 , 海兵大声地告诉老乡 : “是上海的来客! ”

  我们的汽车停在村庄里的一块平地上 , 海兵的家住在山坳里的小水库边。大家跟着海兵徒步进山 , 弟弟费劲地在石头路上用轮椅推着老妈 , 老妈被颠得不行 , 干脆下来和大家一起行走 , 妈能走路 , 是我们怕她累着。

  我们一群人站在青山环绕的水库边 , 蓝蓝的天 , 清清的水 , 水库里游荡着一群群的白鹅和鸭子。山里一片寂静 , 只有白鹅在引吭高歌 , 扑打着翅膀 , 仿佛在欢迎着远方的客人。

  妹妹告诉大家 : “我的朋友小王 , 在半塔乡政府 , 投资租赁土地 , 开发旅游农家乐 , 现正在筹建中。海兵是小王雇佣的 , 海兵很聪明 , 他亲手把山坡夷为平地 , 引来山泉 , 筑坝围库 , 小水库中央的湖心亭是海兵在枯水期建造的。 ”

  海兵用小船分几次把我们运到湖心亭 , 这时 , 晕红的太阳渐渐地褪为淡红。弟弟对海兵说 :“ 等会上岸 , 你带我们去捉蟹 , 到山里摘栗子。 ” 海兵说 : 好 !

  上岸后 , 我在海兵家拿了把竹椅 , 让老妈坐在水库边 , 边看风景边吸天然氧吧。

  我们跟着海兵在水牛踩过的泥泞轱漉道上 , 跨过沟坎 , 向山里走去。山里有很多栗子树 , 妹妹摘了点栗子 , 弟弟抓到一只小蟹 , 看他俩在大自然的怀抱中眉飞色舞的样子 , 我就想起他俩小时候在一起玩耍那活泼可爱的情景。

  天色不早 , 我们下了山 , 海兵的妻子在红薯地里挖了一麻袋红心薯 , 摘了 8 个大南瓜 , 一只约 80 斤重的大冬瓜 , 还有弟弟在山里拣的奇异石头 , 通通地装上了车顶。

  我们在村口遇上了放牧归来的牛羊群 , 在夕阳西照下 , 它们乖乖地跟着牧人手中的鞭子 , 缓缓地走进村子 , 犹如一幅美丽的田园画卷 , 令人神往。

  晚上 , 海兵热情地带我们去半塔车冲水库思明驴肉馆吃驴肉 , 那香喷喷的红烧驴肉、油炸驴排和驴骨汤 , 一驴三吃 , 吃后回味无穷。

  6 日一大早 , 海兵来到小镇的旅馆看我们 , 他又背来了 50 斤山栗和一篮鹅蛋 , 弄的我们很不好意思 , 他硬是不收钱。临走 , 乘海兵不注意妹夫悄悄地把钱塞进了他的口袋。

  海兵目送着我们离开小镇 , 在公路的叉道上 , 外甥便和我们分道提前返沪。

  弟妹夫妇是自由职业者 , 带着我和老妈顺路游玩 , 在铁山寺 , 吃了有名的鲜嫩鱼丸和铁山寺野菜 , 下午游览了古城扬州。夜幕降临时 , 我们满载而归地到达上海。

 

  这次国庆和家人出游 , 感受颇深 , 我们兄弟姐妹在难得的节假日相聚在一起 , 带着老母亲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虽然母亲由我照顾 , 但兄弟姐妹也以不同的方式与能力 , 尽一份儿女的孝心 , 让老人的晚年温馨幸福。令人难忘的是 , 我们兄弟姐妹仿佛又回到了童年的欢乐时光……

  此外 , 自己问路 , 联系酒店 , 想怎么吃和怎么玩 , 随心所欲。虽然时间长、速度慢 , 但我们到了乡村生态最美的地方 , 接触到那里的风土人情 , 了解了城乡之间的文化差异 , 感受到老百姓的热情好客 , 这就是我们国庆长假细品、慢游、静度假带来的最大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