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凭海临风→ 图像作品→ 摄影《为刁光明先生留影》
 
 
 
 
 
 
文/ 摄 孙向荣      上传:2010-08-07
 
 
 

  现年 71 岁的 刁光明 先生 1939 年出生在广东紫金县的一个普通教师家庭。受家父影响,他自幼热爱生活,善于学习,酷爱摄影和书画艺术并打下了良好的功底。高中毕业后,在“好儿女志在四方”的感召下, 1967 年 3 月他投靠在西双版纳疆峰农场当技术员的堂兄来到了原云南东风农场六分场五队落户,那年刚好 28 岁。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文革中的红海洋遍及祖国的大江南北,也波及到遥远的西双版纳。那时,从农场部到生产队都建有“三忠室”,将职工自制的主席像、诗词、语录等设在“三忠室”内,每天对着这些画作和刺绣进行早请示晚汇报。因“三忠于四无限”任务的需要, 1968 年春,具有书画功底的刁光明被抽调到疆峰农场场部搞“三忠于”展览,他的字画展示了那个年代云南边疆出类拔萃的艺术才华。同年 10 月,十四军来云南东风农场六分参观“三忠于”展览,发现了这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便动员刁光明参军。 1970 年元月,在农场即将组建为云南生产建设兵团前夕 , 已过而立之年的刁光明穿上了军装,成为十四军四十二师的一名战士。这年他已是有了一个孩子的父亲,贤惠的妻子是一位来自老家的农村妇女。入伍后的刁光明主要在团机关的俱乐部从事文艺宣传工作,为文艺演出画舞台背景,给电影放映队绘制幻灯,有时也参加部队的野营拉练等军事训练。从战士到班长,四年多的军旅生涯不仅丰富了刁光明的人生经历,锤炼了他的意志,更是他对书画艺术的爱好和工作完美结合的年代。他那粗壮而灵巧的双手握过垦荒植胶的锄头,守卫边防的钢枪,描绘理想的画笔。

  1974 年 6 月, 35 岁的刁光明退伍返回农场走上了领导工作岗位,先后担任了云南东风农场原六分场二队指导员、九分场宣传干事、东风农场党委办公室主任、东风农场工会主席。期间, 1984 年他考入云南电大,通过两年的脱产学习获得了党政专科文凭。

  2003 年退休后的刁光明将书法艺术作为主要的研究方向,他购买了书法词典书籍,订阅了书法杂志报刊,刻苦自学,专心研究。几年来他创作了大量的优秀书法艺术作品,尤以篆书为佳。他的书法作品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州举办的书画作品展中获得一致好评并成为云南省和西双版纳州书法家协会会员。 2009 年及 2010 年东风电视台和西双版纳州电视台先后对刁光明作了专题采访和报道。刁光明的书法艺术成就来源于对生活的热爱,对书法艺术执着的追求和探索。他在《我爱这些沧江石 , 我爱沧江石上书》一文中说:“我用沧江之石做彩纸,又把她当作香艳之墨,在拾得的石头中分组排阵、精心写字、用心作画;是石上书,也是石阵图。凭我对澜沧江石的评品与赏析,在石上用小篆、隶书或甲骨文、或金文、石鼓文来书写……”“我的坚强和执着均因石上书而来”。书法艺术使刁光明退休后的生活更加绚丽多彩。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初,虽然我在东风农场工作过多年,但并不认识 刁光明 先生。我和他的初次见面是在 2009 年元月一个冬日的下午。他从胞弟刁晓明那里得知,我已完成了建场五十周年场庆筹备的志愿工作即将返回上海,便亲自找到我在农场部的临时住处,邀请我去他家做客。那天下午我恰好临时外出,他接连来了几次,一直到我回来,使我十分感动。

  今年六月, 刁光明 先生受《勐龙在线》和上海知青之邀来沪参加原东风农场四地知青“情系勐龙,相聚世博”的联谊活动。因 刁 先生爱好摄影,联谊活动结束后在曹迪林、芮纪大、刘葆青的分别陪同下,七月中旬我邀刁光明夫妇去浙江西塘和浦东陆家嘴采风。借此机会我与 刁 先生切磋摄影技巧,交流创作体会。我说:“书画同源,画到极处便是写,写到极处便是画。同为平面造型艺术,摄影和书画有许多相通之处。”他说:“一位有造诣的作者是把照片拍成画,而不是把画画成照片,尽管表现手段各不相同,但都应表现一幅作品的精、气、神。” 刁 先生的教诲使我受益非浅,终生难忘。尽管我不是专业摄影师,我还是怀着对他的崇敬拍摄了一组他采风时的肖像照片,试图用光影来描述他的坚强和执着,表现他的神姿和风采。我想以这组照片作为送给 刁 先生的特殊礼物,让他把这次上海之行的美好记忆带回故里。同时,每当我欣赏这些照片时便会想起 刁光明 先生,这位受广大知青敬重的原农场干部;这位与我有着某些相似经历,有着某些共同爱好,灵犀相通的朋友;这位热爱生活,对书法艺术执着追求的兄长;这位激励着我过好后知青生活每一天的楷模。



 
 
 
     
 
 
 
     
     
     
 
 
 


01、 笔者借用刁光明先生抓拍的西塘采风照作为本文的题头

      

 
 
 
     
     
     
 
 
 

02、 7月17日出梅的第一天,气温高达35度,在芮纪大陪同下,由曹迪林驾车,我邀刁光明夫妇到西塘采风

 
 
 
     
     
     
 
 
 

03、小桥流水、粉墙黛瓦,江南水乡的秀美激起了刁先生的遐想和创作灵感

 
 
     
     
     
   
 

04、 小河边、桥洞下、深巷里留下了刁先生神情专注的采风身影篮

 
 
     
     
     
 
 
 

   05、 他告诉我:“一位有造诣的作者是把照片拍成画,而不是把画画成照片”

 
 
 
     
     
     
 
 
 

06、 他的眼神和颇具艺术家的气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07、 7月19日在刘葆青的陪同下我和刁光明夫妇到浦东陆家嘴采风

 
 
     
     
     
 
 
 

08、 难得一见的蓝天白云与现代都市的摩天大楼交相辉映,使刁光明夫妇成了画中人  

 
 
     
     
     
 
 
 

09、 夕阳无限好,刁先生要把华灯初上的外滩摄进画面,把美好的记忆带回故里

 
 
     
     
     
 
 
 

10、 刁光明先生和他的部分书法作品,2009年元月笔者在西双版纳摄于刁先生的书房

 
 
 
 
 
 
 
 
 
    【返回图像作品】 上一组: 海棠依旧 】 【下一组:跟柳百建老师学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