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 页→ 凭海临风→ 图像作品→ 扎尕那—迭部人心中的香巴拉
 
 
 
 
 
文/ 摄 孙向荣     上传:2011-10-23
 
 
 

  扎尕那位于甘肃南部甘南藏族自治州迭部县益哇乡境内,由四个自然村落和拉桑寺组成,距迭部县城西北 20 余公里。迭部县地处青藏高原东部的边缘,南临川西北的若尔盖大草原和岷山,东北为腊子口。长江水系的白龙江横贯全境。境内居住着以藏族为主的汉、满、蒙族等民族。 1935 年 9 月和 1936 年 10 月红军长征翻雪山过草地,先后两次途经迭部,给这片神奇的土地留下了载入史册的红色印记。

  2010 年 5 月,迭部县委书记赵凌云在谈到该县的旅游与经济发展时引用了洛克 1925 年 9 月在日记中写下的一段话: “ 靠山边栖息着一座寺院叫拉桑寺,在它下面是迭部人的村庄,房子挨着房子,还有小麦和青稞的梯田,在所有这些的后面,就是巨大的石灰岩山,郁郁葱葱的云杉和冷杉布满峡谷和坡地。 ” “ 我平生未见如此绮丽的景色。如果《创世纪》的作者曾看见迭部的美景,便会把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放在这里。迭部这块地方让我震惊,广阔的森林就是一座植物学博物馆,绝对是一块处女地。它将会成为热爱大自然的人们和所有观光者的胜地。 ” 赵凌云自豪的说:迭部县的扎尕那山荣膺《中国国家地理》 “ 中国十座非著名山峰 ” 之列,排名第四。腊子口和扎尕那已成为迭部县的旅游品牌。万山叠翠的秀丽风光,多民族交融的风情画卷,吸引着众多的中外游客。迭部人把这片神奇的土地视为“洛克眼中的香巴拉”。

  《不列颠文学家字典》将“ SHANGRI-LA ”(香格里拉即香巴拉)解释为“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 那里没有仇恨 , 没有战争 , 是一片安宁祥和的净土,一片神奇、拥有无与伦比原始自然美的乐园”。“ SHANGRI-LA ”(香格里拉)一词源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一部名为《消失的地平线》的小说。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起,美籍奥地利植物学家、人类学家、地理学者洛克以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探险家、撰稿人和摄影家的身份,历时 27 年走遍了中国滇西北、川西北的山山水水并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上发表了他的探险文章及照片。 1933 年 4 月,美籍英国作家詹姆斯 · 希尔顿以洛克真实经历和资料为素材,创作了著名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作者将小说中描述的那片人间乐土称为“ SHANGRI-LA ”,于是“香格里拉”一词随该书的畅销不胫而走。该书曾荣获英国霍桑登文学奖,并于 1937 年由导演佛兰克 - 卡普啦将它搬上了银幕,使“香格里拉”风靡全球,成为人们心目中向往的伊甸园。

  当中国跨入二十一世纪,随着经济的发展和人们物质生活的改善,旅游业蓬勃兴起,香格里拉成为众多旅游者的寻梦之地。为争得香格里拉这个知名品牌, 2001 年云南省率先将迪庆藏族自治州的中甸县更名为香格里拉县; 2002 年四川省将甘孜藏族自治州稻城县日瓦乡更名为香格里拉乡;西藏也把昌都地区称为真正的香格里拉。面对香格里拉属地之争, 2004 年 10 月在四川召开的第三届香格里拉旅游协调会上滇、川、藏发表了《旅游合作宣言》,划出了一个包括川西南、滇西北、藏东南 9 个地州市在内的大香格里拉范围。今年七月,因要随上海科协摄影团去青、川、甘三省边界采风,我在上海新华书店购买了一张由山东省地图出版社 2011 年 1 月出版的《西部交通旅游》图。该图用黄线划出的大香格里拉范围更大。她东至四川的乐山,南至云南丽江一线,西至西藏的昌都;北至巴颜喀拉山东段和岷江上游,还包括青海省的果洛州和甘肃的甘南藏族自治州。看来香格里拉不只限于我 2008 年去过的滇西北迪庆一带,而是一个很大的区域。

  2011 年夏,我随上海科协摄影团初访了被迭部人称之为“香巴拉”的扎尕那。 7 月 31 日 下午 5 时许,为拍摄扎尕那的落日我第一次走进了扎尕那的东哇村。她藏匿在交通闭塞的高山峡谷之中,四周陡峭的山峰将东哇村围合在中间,恍若与世隔绝。锋利的扎尕那山静静的刺向云天与村北后山顶上的拉桑寺交相辉映。山脚下是一条不太宽畅的碎石路和长达数十公里的大峪沟。山坡上是长满青稞的层层梯田和高低错落的村寨。这是一种在青藏高原罕见的木结构杆栏式藏寨。木柱架起的二层空间由木梯相连,屋顶上覆盖着木瓦,木桩围护着屋前的绿色的菜园,凉晒青稞的木架随处可见。简陋的民居与四周的奇峰峡谷、层层梯田融为一体,以她朴实无华的本色展示着原始的自然美。除了摄影团的成员我没有遇到一个游客,偶见一位老人安详的坐在家门口的木栅栏旁,一群孩童在村边的一块平地兼篮球场上玩耍,几个藏族妇女背着青稞沿着田间的小道缓缓走来。傍晚七时许,天空出现了鱼鳞般的晚霞,夕阳的余辉给扎尕那山顶染上了红色。在唯一可以通往外界的碎石路上,一队骑马的牧民逆着霞光放牧归来。天色渐暗,暮色中的扎尕那就像一幅色彩浓重的古典油画。

  为拍摄扎尕那的日出,第二天凌晨 5 点多,在天亮之前我们就从迭部县城赶到了扎尕那。我背着相机和脚架,踏着布满露水的草地,穿过灌木丛,登上了东哇村西面海拔约 3000 米 的山冈。尽管已是盛夏,此刻穿过山涧的凉风给守望在山冈上的我送来了几分寒意和清新空气中沁人心脾的芳香。六时后大地从雾霭中醒来,逐步增亮的光线渐渐地揭开了扎尕那的面纱。我忍着饥饿在山冈上守望了半天,没有迎来喷薄欲出的朝阳,却意外地等来了扎尕那神秘的浓雾。铅灰色的浓雾笼罩着扎尕那山顶久久不愿离去,寨子里升起的缕缕炊烟在山腰间飘荡。被晨雾和露水润湿的植被丰润而清亮,蓝灰影调中的扎尕那犹如一幅泼墨的中国山水画。九时许,扎尕那沐浴着高原灿烂的阳光,路旁的田野里忙碌着收割青稞的藏民,眼前是一派宁静、祥和、淳朴的田园风光。秀峰翠柏和冰川峡谷环抱中的扎尕那,随着气候和时段的变化及季节的不同变换着迷人的色彩。处处如画,时时精彩的扎尕那是摄影家和观光者寻梦的乐园,更是迭部人心中的香巴拉。( “ 香巴拉 ” 是藏语的音译,又译为 “ 香格里拉 ” ,其意为极乐园。佛学界认为香巴拉是一个虚构的世外桃源,是佛教徒向往和追求的理想净土、极乐世界和人间仙境。)

 
 
 
     
 
 
 
     
     
     
 
 
 

•  扎尕那美 得让人震惊,绝对是一块 与世隔绝的 处女地

 
 
 
     
     
     
 
 
 

•  山下是迭部人的村庄,梯田后面是 陡峭 的 扎尕那 山

 
 
 
     
     
     
 
 
 


•  如果《创世纪》的作者看到这美景,会把它作为亚当和夏娃的诞生地

 
 
     
     
     
   
 

•  山坡上是长满青稞的层层梯田和高低错落的村寨

 
 
     
     
     
 
 
 

•  一位 迭部 老人安详地坐在木栅栏边,坦然的望着我这个外乡客

 
 
 
     
     
     
 
 
 

•  两个年轻的藏族妇女背着割下青稞,沿田间的小道缓缓走来。

 
 
     
     
     
 
 
 

•  回家路上的卓玛和她的孙女

 
 
     
     
     
 
 
 


•  在农田里忙了一天准备收工的藏族女子

 
 
     
     
     
 
 
 

•  傍晚天空出现了鱼鳞般的晚霞,夕阳给扎尕那山峰顶染上了红色

 
 
     
     
     
 
 
 

•  骑马的牧民逆着霞光放牧归来

 
 
     
     
     
 
 
 

• 洛克说: “ 我平生未见过如此绮丽的景色”,那就是 雾中的扎尕那

 
 
     
     
     
 
 
 

•  缕缕炊烟在山腰间飘荡,被晨雾和露水润湿的植被格外丰润清亮

 
 
     
     
     
 
 
 

•  木桩围合着菜园, 盘山的小 路穿寨而过,富有人家的屋顶盖上了红瓦

 
 
     
     
     
 
 
 

•  扎尕那 是摄影家和观光者寻梦的乐园,更是 迭部人 心中的 香巴拉。

 
 
     
     
     
 
 
 

•  扎尕那以朴实无华的本色展示着她原始的自然美

 
 
     
     
     
 
 
 

•  路旁的田野里忙碌着收割青稞的藏民

 
 
 
 
 
 
 
 
    【返回图像作品】 上一组: 跟柳百建老师学摄影】 【下一组:钱钦富作品入选书法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