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 周公正      上传:2011-02-18   

 

 

 

  兔年到了又有许多新的期盼,按老习俗兔年的愿望总是从兔说起。我们先人在创意生肖纪年时为何要把“兔”列为生肖之一,不得而知。但兔的温顺和敏捷给人是一个温顺和可爱的感觉,特别小白兔,白茸茸的柔毛、胖鼓鼓的娇小体态、长长的大耳朵和两颗园园的红眼晴,静静地躲卧在角落,一旦受惊只是那么“飕”的一下逸逃而去,真的可爱极了。想起我在彭浦镇读小学时,我们班曾养过几只小白兔和一只小山羊作为大办“小人民公社”活动,那时对这些小生命的喂养和呵护到今天都是一种美好的记忆。

  说到小白兔的可爱不仅是它的外貌、更是它的禀性:温和、安静、干净和活泼才使人见人爱。兔子从没有张牙舞爪、恶狠狠对着你的模样,就是受到侵扰也只不过一溜烟的避逃而已。说来兔子也是有千万年的古老物种,它既没有坚固的护身盔甲、更没有攻击性的锐利爪牙或什么特殊自卫功能,却在充满优胜劣汰的自然界中生存至今,最多是它的敏捷碰到危急逃得快罢了。我看“上帝”还是有眼的,“上善若水、千古流传”有一定道理。所以,“兔”入选为十二生肖之一我看是一种更高层次的 PK 结果。

  说到兔,古人的喜爱是从心底里爱起的,首先一个“兔”字就是一只活生生的兔子形象《御定渊鉴娄函》中《兽部 . 兔》的《瑞应图》说:“赤兔上瑞、白兔中瑞”、“赤兔,瑞兽,王者德盛则至”。是啊,玉兔总是和德盛相连,兔作为祥瑞的象征自古以来就有很多记载,《吕氏春秋 . 离俗》中说白兔是古代骏马的名号,《宋书 . 符瑞志》中道:“白兔者,神马之名也,日行三万里。禹治水,勤劳历年,救民之害,天应其德而至。”更有名的是《三国演义》中的赤兔马,故云:“人中有吕布、兔中有赤兔”,赤兔马后为关云长坐骑,千里走单骑,南征北战,威震三国。关羽败走麦城,赤兔马也怀失主之痛,绝食而死。一匹赤兔马给予了人们多少精神想象的空间,罗贯中忘不了要带一个“兔”的寄托。就是古代贤人尽孝也以白兔为伴,据史书记载,东汉蔡邕、南朝梁裴子野、隋代华秋、宋代陈思道、何保之等都以白兔为伴为先人守墓。

  说起中国神话《嫦娥奔月》更是有兔子的故事,战国时期楚国大诗人屈原在《天问》中问:“夜光何德,死则又育?劂利维何,而顾菟在腹?”大意就是为什么月亮阴晴圆缺,有生有死,为什么月中有蟾蜍和兔子。原来古代射日英雄后羿之妻嫦娥偷食西王母娘娘的长生不死药后而抱兔飞入月宫寂寞舒袖,白兔就伴陪膝下永无止休地捣长生不死之药。另据云南拉祜族有民间故事《纳布娄斯》(意指起死回生树)说,拉祜族村寨有一孤儿勤垦土地,种植玉米,却遭到野猪糟塌,孤儿打死了野猪崽,可母野猪去啃了一棵树的树皮,嚼碎喂食小猪救活了。孤儿剥下了这棵“起死回生树”的皮带回了村寨,先后救活了一个姑娘和头人,贪婪的头人想霸占“起死回生树”,就心生毒计打死了一个穷孩子,骗孤儿去寻取树皮,当孤儿来到树下,头人想杀人砍树,正在此时天昏地暗一阵狂风带着树和孤儿飞向月宫。后来,村民派白兔登天梯到月亮上取树皮,可天梯被风吹断,白兔只得留在月宫里“捣药”了。

  玉兔捣药,你看,兔子总是以一个善良、温和的形象出现在人们的想象中。这可是在圆人类最大的梦,但又却却是天地两茫、可望又不可及。我想先人的传说是有深意的,看看今人的浮燥、什么事都是心急火燎的。宋梅尧臣《永叔白兔》诗曰:可笑嫦娥不了事,却走玉兔来人间。月中辛勤莫捣药,挂旁杵臼今应闲。是啊,玉兔是可憩息了,我们人也何必沉浸在那些永无止休的、匆匆来去的“财梦”之中。

  除了“兔”的传说,有关兔的歇后语、成语也不少,兔子不吃窝边草是最常说的。我的新解是兔子至少是重情义、不伤朋友,不象现在有些人是红了眼晴黑的心,上家下家统吃,白道黑道全收,那不成孤家寡人才怪。要学兔子才有朋友。

  兔子的尾巴长不了 _____ 实际上兔子的短尾巴挺般配的,却成了一个贬义的比拟。不过这句话用到贪官、坏人、恶人身上还是挺有哲理的,我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一个人做了坏事要想伪装,那肯定是兔子尾巴长不了!

  狡兔三窟 _____ 古人造出这句成语真有点冤屈兔子,就算兔子有三个窝,你想兔子这么个弱小个体碰到什么“强势者”它还不是只有逃的份,有几个躲的地方只能是一种求生的小聪明而已。至于现今社会中那些权势者有几套房什么的不能算是“兔”狡,这些人往往首先是属于贪得无厌的强恶者。

  兔死狗烹 ______ 你看,兔子作为自然界中的弱势群体反映在人们的口语中也是叫人怜惜的,它的可爱、弱小总是作为先驱牺牲者提醒其他动物:当心啊,那些强恶者总是以一个弱者的消亡后要找另一个次弱者为其存在垫脚的。所以一切善良的人要知人知面知心。

  动如脱兔、静如处子 _____ 这一对成语是兔子最生动的写照,人们往往也以此赞誉、期望一些人品行,特别对我们这些老年人、动如脱兔是不敢说了,但静如处子倒是应刻有的修行和淡定,六十而耳顺嘛,具体一点就是如宋朝苏洵《谏论上》说的“悟则明,惧则恭,奋则勤,立则勇,容则宽”。所以,我这篇《兔年话兔》看来还是值得写的,但也仅到处打住,不能人老多罗嗦。

  年前,看到街上已有不少“兔宝宝”欢天喜地迎“兔”年了,摄了几个。“兔”就是招人喜欢,活蹦乱跳的要有多可爱就有多可爱。但我更喜爱静静卧在边边的小白兔,所以篆刻了两个“兔”生肖章,不知能否得到你的喜爱。

                       2011 年 2 月 3 日 辛卯年大年初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