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场趣事 123


  作者 --- 原东风农场十分场重庆知青 石德群

 

  看了金宗宝先生的《芦花鸡》后,我们在农场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的各种有趣小故事浮想联翩。回想起来好像就发生在眼前。

小锅底的故事

  记得大约在 73 年,分厂部刚从卫生所下面搬到现在的场部,当时还全是用草排盖顶,稻草和泥挂墙建成的。由办公室、宿舍、机务连的修车棚形成了一个四合院。 机关的几个男知青的宿舍和办公室在一排,我们女知青的宿舍与男知青的宿舍成直角住在另一排。

  一天中午,刚睡好午觉就听见几个男知青笑成一团,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都跑出门外,不看不知道,一看真是抱着肚子笑,特别是我们几个女知青眼泪都笑出来了,但是,其中的两个男知青更是你看我我看你对着笑,大笑一阵后,其中的一个觉得不对劲,进屋对着镜子一看才知道,哇!关公大花脸!才知道原来是在笑他们俩。当两个花脸洗干净后,两人联合起来狠狠的惩罚了那个恶作剧的室友。

  原来,当那俩个睡着后,另一个男生就用平时用来做饭烧菜的锅上黑黑的烟灰给这两人轻轻的抹上,这两人稀里糊涂的被叫醒后,还以为是笑对方呢!这就成了当时茶余饭后的一个小笑话。

抓小偷的故事

  记不清是哪一年了,但这件事在我的脑海是挥之不去的。一天夜里,场部的灯已经熄了,我和王珍妮在办公室聊了一会天就回宿舍睡觉,当我们刚走到宿舍门约二米的距离时,用竹排做的门“吱嘎”一声,突然一个黑影从宿舍窜出,从我们的身边擦肩而过,迅速朝公路方向逃跑了。当时,把我们吓的目瞪口呆,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麽事,拧着马灯小心翼翼的进了宿舍,一看里面的两个女知青还睡得死死的,还不知道有人进了房间。当告诉她们后,都吓得一个晚上不敢睡觉了。我们几个又壮着胆子把这件事报告给场部的保卫干事,保卫干事又叫上几个人,沿着公路边的杂草丛中搜索但一无所获。事后想想真可怕,进屋里的是小偷?还是坏人?因为我们地处边疆,情况比较复杂,而且其他农场曾经发生女知青失踪或被害事件。这件事是我们被吓着了,就当是小偷幸运跑掉了。也有倒霉的小偷不是那麽幸运的。

  一天深夜,机关的一个老四川老向起床上厕所,突然发现仓库里有亮光,“不好,有贼 ”, 这时老向急忙叫醒机关的同志 ” 快起来哪 , 抓小偷呀 ”, 这一喊 , 场部的人都起来了 , 男同志拿的拿砍刀,拿的拿木棍,我们女知青也不示弱,拧着马灯拿着电筒跟在后面大家将库房围了起来,“出来出来,赶快出来”,那个小偷一看这阵势早已吓得脚趴手软,屎尿屙了一裤档。当把这个小偷揪出来一看,原来是当地的一个老百姓。而且是经常拿些小东西和一些农副产品到场部来交易的人,因涉及倒是少数民族,经教育教育后就把他放了。从此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看到这样一个人进出场部了。

打牙祭的故事

  农场的生活是清苦的。老工人家里还养着一些鸡鸭之类的家禽,可以改善一下生活,可我们知青就只能靠食堂提供的米饭加茄子汤、韭菜汤之类的送饭下肚。。

  为了改善、润滑肠胃,男知青一到星期天就经常下河摸鱼捉虾,但收获极微,甚至两手空空。不过,这也是一种乐趣。

  终于有了一次打牙祭的机会。

  一天夜里,场部的理发员吴正言睡梦中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惊醒,睁眼一看,床上好大一条乌黑乌黑的菜花蛇正在脚边的蚊帐外面游动,他悄悄的下床跑出门外,将门关好,急忙叫醒场部的几个男知青,用砍刀、锄头等工具围追堵截终于将蛇打死。打死后,有人提议煮蛇肉吃,几个人就七手八脚地将蛇皮剥掉,又用三块砖头支起一个灶,在宿舍门外就升火坐上锅,将蛇肉切成小块,放点盐煮上了。几个小伙子就等着吃蛇肉了。煮了一会,蛇肉的香味弥漫出来,没等肉煮烂,急猴猴的他们就你一块我一块津津有味地吃开了。不一会,一锅蛇肉连汤全进了他们的肠胃里了,可谓美美的打了一顿牙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