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哈 荑 ( 原云南东风农场上海知青 )

 
          

           跨过漫漫的时空,

           你在我的梦境里越发鲜活。

           化不开的浓郁乡恋中,

           燃着我无法释怀的云南情结。

 

           六八年的初冬,

           我们投入了西双版纳的怀抱。

           顾不上鞋里灌满了细泥粉,

           也顾不上几千公里的旅途劳顿。

           这就是我们的新故乡吗?

           绿,满眼的绿啊,

           如浮云般在我们头顶流动。

           河流、田野、竹楼、群山……

           都是一片绿色葱茏,

           原来绿也是可以如此艳!

 

           十六、七岁的青春,

           毫不犹豫地绽放在南疆的红土上。

           她充满力量、朝气勃勃,

           她憧憬着未来、追求着梦想。

           那片灿烂的阳光、

           那闪着紫蓝光芒的逶迤群山,

           见证了青春的誓言:

           用热血换取优质橡胶,

           以艰辛劳作完成蜕变。

 

           无数的参天大树,

           在寒光闪闪的刀斧下轰然倒地。

           大黄蚂蚁落满了一身,

           算是对捣毁它家园的惩罚吧 !

           敏捷的身姿,

           翻爬在不再挺立的森林中,

           继续用刀斧和大树开战。

           一片片地砍伐,

           一片片山峦露出了本来轮廓。

           烧坝、规划、挖梯田、移树苗……

           原生态的森林变成整齐的胶园,

           累,可我们高兴!

 

           最诗意的时候,

           莫过于雨季的来临。

           蒙蒙细雨、瓢泼大雨、

           美丽的太阳雨、

           留不住的过路雨、……

           多姿的雨伴着多彩的云,

           那云啊,

           如梦如幻、如歌似舞,

           令人如痴如醉、浮想联翩。

           哪儿还能有比这更美的云?

           赤裸的双脚踏进松软的红土,

           在土地母亲的怀抱里播种着希望,

           花生、黄豆、玉米,

           纷纷露出了脑袋,

           食油、豆腐、猪肉就是它们啦!

 

           青春天生就意味着快乐,

           她不受任何限制。

           大自然、艰苦生活、人文环境,

           都能带来快乐!

           泛黄的相册中,

           年轻的脸蛋依旧在婆娑蕉影中微笑,

           泼水节的芒锣象脚鼓声,

           又重在耳边咚咚回响……

           曾听过泼水节上

           高升划过长空的妙曼琴音;

           曾看过泼水节上

           傣族姐妹的婀娜舞姿。

           还有那凉爽的清水啊

           还有“好罗唆”的甘甜。

 

           当洁白的乳胶潺潺流入胶房,

           当金赭色的胶片运往工厂,

           强烈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青春不仅是奉献和释放

           更意味着勤于思索。

 

           从什么时候起我们渐渐感到

           大突击变成了政治的胭脂盒,

           新开的梯田上

           茅草又吞没了幼苗

           在惋惜重复垦荒之余,

           有贤者提出“劳动要有节律性”;

           (这是一个多么客气的说法啊!)

           亚热带的土地上有了霜降,

           在惊诧气象异常之余,

           大家暗自嘀咕

           这是否老天的某种提示?

           文革的极左思想,

           妨碍了职工生活的改善。

           “宁种社会主义的草,

           不要资本主义的苗!”

           于是乎在自家小伙房的顶上

           有人将“朝天辣”种在了脸盆里。

           那么多的荒地,

           荒草自由地长着!

 

           青春,在艰苦中磨砺着,

           青春,在磨砺中渴望充实。

           茅草房里,悄悄地——

           学外语、学数理化、学创作、

           学字画、……

           饥渴的后面是种期盼。

           期盼的后面会是什么?

           会是什么?

 

           风风雨雨的社会历程,

           我们完成了换位的思索

           ——从忘我到自我。

           我们像那石子,

           被用来补那场革命所带来的塌陷。

           上山下乡的狂潮,

           难道不是政治家的权宜之计?

           又岂不是种无奈的社会实验?

           在满腔热情无私奉献过后,

           作为具有独立人格的个体,

           感到了权利的缺失。

           我们有很多事没能去做。

           尚未很有能力的年龄,

           稚嫩的肩膀啊,

           为共和国的发展

           赢得了喘息的机会。

           不同时代的人,

           都会以不同的方式报效祖国。

           我们可有选择

           如何贡献社会?

           我们可有机会

           如愿提升文化素养?

           我们可还有机会

           在父母身边尽尽孝道?

 

           如今啊

           白发悄然爬上双鬓,

           那双手已青筋毕露,

           步履也略显沉重…

           可西双版纳,

           依然是聚会的中心话题,

           那山、那水、那林、那人,

           依然近在咫尺。

 

           多少回在梦里啊

           还躺在竹床上聆听着雨打芭蕉,

           还在勐宋山上品尝哈伲人的酸果。

           我们对着大青山放声歌唱,

           我们在汽灯下演《红灯记》。

           我们还在晨曦将露的林中割胶,

           还在炙热烟熏的烤胶房边伺弄胶片。

           这记忆如此清晰、如此难忘,

           这一切都珍藏着,

           珍藏在心灵的最深处。

 

           故乡啊母亲,

           我们时刻关注着您的一切,

           为您的年轻、进步自豪!

           我们曾像候鸟一般来了又走,

           我们还会像候鸟一般走了又来,

           命运让我们结缘,

           就像那芭蕉树永远根连着根。

           只有经历过这些风雨的人,

           才能体会这些矛盾的感情。

           西双版纳,

           我们心中永远的绿宝石!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