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苏其华 ( 原云南东风农场上海知青 )
 


              

                 (一)

            是的

            这不仅仅是落在母亲身上的皮鞭

            这不仅仅是戳在晓华心灵上的伤痕

            是烙在亿万 人心灵上的

            永不磨灭的伤痕

            在这个动盪的年代

            祸国殃民的“革命”

            点燃了“打倒一切”的烈火

            权宜之计的争斗

            煮沸了理智的热血

                (二)

            一个十六岁的

            显得格外脆弱的

            姑娘

            经受了“革命”

            “锻练“

            “革命多年的妈妈

            竟会从狗洞子里爬出来“

            进而

            爸妈的溺爱

            竟成了脸上的癞疤

            “决裂”

            尽管她是我妈妈

            尽管这是我的家

            “决裂”

            谁让她是叛徒

            不应该可怜她

            即使是自已的妈妈

            这是人类的语言吗

            为什么如此残酷

            这么不可思议

            还未毕业

            就落户边疆

            插队在反修斗争前沿

            尽管她退回了母亲的来信

            尽管她拒绝了妈妈的恳求

            得到的

            依然是

            无法挣脱的枷锁

            豆蔻年华

            闭合了爱的心窗

            十六、七岁

            亲历了世纪的灾难

                (三)

            “孩子

            早曰回耒吧

            我们已八年未面

            我很想去看你

            但己力不支体“

            “你回来吧

            让我看你一眼“

            “妈妈不怪你”

            这是一九七七年

            被昭雪了的

            妈妈的

            呼喊

            这是人类的最强音

            是人性的完美体现

            但是

            我们是否想过

            在和平年代

            在一片“不是小好”的形势下

            何来这样的呼喊

            王晓华终于見到了妈妈

            青紫的睑裹在白发里

            条条的伤埋在皱纹里

            眼晴却

            一动不动地

            安然地半睁着

            等待着什么

            啊

            这就是妈妈

            ――已经分别了九年的妈妈

            啊

            这就是妈妈

            ――却已永别了的妈妈

            晓华用撕心裂肺的叫喊

            呼喚那久已没有

            呼喚的呼喚

            “妈妈”

            我回耒了

            我来看你了

            “妈妈”

            再也没有回答

            再也不可能回答

            只有那半睁着的

            安然的眼睛

            仍在等待着

            ……

              (四)

            悲剧

            人类的悲剧

            长达十年的

            中华大地上的一幕悲剧

            場面之大

            剧情之烈

            人员之众

            令莎士比亚汗颜

            我们亲历的

            耳闻目睹的

            何止是晓华和她的妈妈啊

            在“革命”和“fan革命”的分水岭前

            在“一片红”的指令声中

            有多少妈妈

            含泪咽恨

            “欢送”儿女

            有多少晓华

            决裂亲人

            临别前也不能見妈妈

               

            太丑恶了

            我们胸膛里有爱却不能爱

            太黑喑了

            我们有希望也无从希望

            太阳被乌云捆去了

            我们只能在无边的黑暗里摸索

            这仿佛经历了一埸地震

            理智、灵魂、道德

            理想、情感、人格

            全都震成了碎片

               (五)

            黑暗将在黎明前死去

            情爱的力量一定超过仇恨的力量

            互助的精神一定超过互杀的动机

            放心吧

            爸爸

            放心吧

            妈妈

            悲剧一定会结束

            幕帘己徐徐下落

            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

            “伤痕是谁给戳下的”

            我们一直渴望回家

            回到您的身边

            扑进妈妈的怀里

            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等着吧

            不用许久

    一九七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借宿于景洪公安局,读到“文汇报”上卢新华的“伤痕”
  后,不能释手一读再读,血液流动加快,依托腕底一泄而就。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