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陆国樑(原一分场二队上海知青)    上传日期:2008-09-29
 
 
 
 

曾栽胶树勐龙地,
一别勐龙三十春。
胶树不知可安好,
勐龙时时梦中找。

忘不了,
苍茫秀丽的翡翠坝。
云雾青山四周抱,
碧水绿树人家绕。

忘不了,
密林遮日的大黑山。
巨木青藤齐天高,
猴熊嬉戏林中闹。

忘不了,
巍峨玲珑的飞龙塔。
银座金顶刺云霄,
窈窕傣妹舞影俏。

忘不了,
蜿蜒流淌的南阿河,
稻香胶香两岸飘,
清清甘泉茁新苗。

还记得,
四野老兵领我挥砍刀。
无边荒草刀下叫,
几多野树锋前倒。

还记得,
三湘大叔带我垒砖坯。
土墙高高左右摇,
排排新屋弱手造。

还记得,
川中大姐教我洗衣裳。
旧衫脏被绽新貌,
稀缺肥皂用得少。

还记得,
傣家大哥帮我疗刀伤。
撕破衬衣创口包,
血透白布新装抛。

常忆那年除夕夜,
鏖战梯田露宿在山头。
胸前温暖因火烤,
脊背刺骨怨风哮。

常忆那年五月天,
定植胶苗翻山越岭忙。
毒阳似火头顶烧,
汗水晒干盐花冒。

常忆那年中秋节,
缺油断菜伙房难为炊。
白饭米汤和盐泡,
倒映明月当空照。

常忆那年狂欢日,
边乡首映“智取威虎山”。
天明盼着天黑到,
通宵坐等把夜熬。

我曾在大箐沟里放过牛,
牛儿悠悠嚼青草,
小牛依着母牛跑,
触景思姥姥。

我曾在凤尾竹下斗黑蟒,
蟒凶人骁勇者胜,
插兄欢颜众口褒,
蛇肉吃个饱。

我常进爱尼山中伐大树,
铁斧过处青山灭,
千年古树做柴烧,
雨林日见少。

我也曾飞龙坡侧修新路,
双肩移走万担土,
银锄挖出平安道,
行路得逍遥。
最难忘,
开渠放炮建电站,
飞石呼啸凌空贴面敲,
生命脆弱侥幸保。

最难忘,
人生旅途有坎坷,
自舔伤口扪心自检讨,
思路境界大提高。

最难忘,
天涯南国遇芳草,
相约黄昏促膝并肩笑,
初恋浪漫多美妙。

最难忘,
喜迎高考陷迷宫,
同乡长兄谆谆勤诱导,
助我中举读名校。                      

青春血色多姿多彩,
十年磋跎岁月路,
多少往事难细表,
多少功过谁推敲?

情一样深梦一样美,
十年风雨勐龙山,
好山好水梦里眺,
他日重归瞻娇娆!

 


 

                        2008年9月19日于苏州河畔



   [后记]

      知青大规模离开30周年;首批知青出现在大勐龙40周年;东风农场诞生
    于大勐龙50周年。由此产生了将在大勐龙的知青生涯,作一个回顾和记载的最
    初冲动和行动。于是就有了以上的文字,既作为对三大纪念周期的个人献礼,
    也诚恳地等待着当年蹉跎岁月们的批评与雅正!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