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 云南东风二分场九连上海知青 老水牛  上传日期:2008-12-06
 
 
    近日看了上海电视台三集“大返城”,同时细读了余杰的“勐龙河告诉我 们 ”,二者真是相得益彰、相映成辉。笔者亦是云南东风农场的知青,自然和 众知青一样--思绪万千、感慨万千。草就一小诗以舒情怀。
 
 
勐 龙 情
 
告 别

忘不了啊,
那个初冬的早晨。
不喑世事的青年,
自喻鹍鹏飞万里。
干叮万嘱的爹啊,

儿行万里图报国。
泪雨倾盆的娘啊,
养育大恩永不忘。

忘不了啊,
那个破旧的车站。
高音喇叭的歌声,
亲人告别的眼泪。
亲朋好友来相送,
酸涩苦辣不知味。
绝情汽笛一声鸣,
哭声冲天震环宇。

今日一别千山隔,
不知何日重相逢。
抽泣泪水尚未绝,
车中忽闻圣旨至。
上山下乡很必要,
有志青年志四方。
自恃手握红宝书,
千难万险是通途。

 

 
垦 荒

 

刀斧砍向千年林,
百年老树伏地哭。
灰飞烟灭一把火,
青山顿作秃岭丒。
烧死野生何足奇,
只为橡胶志不移。
血泡老茧掌中生,
毒日暴晒肌肤黑。

 
 
植 胶

面朝红土背朝天,
汗洒南疆育胶林。
锄头挖断数十回,
梯田层层绕山岭。
骄阳淫雨大突击,
指标日涨催人急。
育苗芽接移大田,
七年才把胶乳献。

 
 
生 活

 

林间小道留歌声,
小溪潺潺我亲吻。
茅屋怎禁连夜雨,
油灯懂得思娘心。
玻璃汤前泪盈盈,
何必野菜忆苦饭。
数年不知肉滋味,
精神会歺自多慰。

 
 
思 想

 

早请示,晚汇报,
忠字舞,学毛著。
大会批来小会斗,
斗私批修为何故。
“划线站队”斗争残,
搅得天地鬼神惨。
红书难解眼前惑,
主义不释世故迷。

 
 
回 家

 

十年炼狱末成“精”,
三十不立徒伤悲。
爹娘鬓白盼儿归,
儿女尽孝理当回。
苍天知晓知青情,
厚土难留思归心。
泪雨跪诉感“青天”,
孑然一身老大回。

 
 
收 获

 

汗水浇灌橡胶树,
青春换来万亩林。
胶林如海鼓东风,
胶乳似雪遍农场。
边疆旧貌换新颜,
蛮荒土地耸新城,
不忘知青树丰碑,
志存高远东风人。

 
 
                      
思 念

 

几回回梦中投抱你,
多少次聚会牵挂你。
青春岁月奉献你,
莫怪绝情离开你。
胶林啊,红土地,
慕然回首还是你。
版纳呀,农场啊,
魂牵梦绕就是你。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