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原东风农场十分场重庆知青陈与   上传:2009-08-12
 
 
 

  当我踏进胶林,站在一棵橡胶树下,没有说话,沉默是一条遥远的起伏线,与疯狂扑向橡胶林照相、留影、洒泪的同伴相比,我显得平静。这不能说明我没有冲动的热血,真实的热血沸腾和情感的翻江倒海,如同12级台风,台风外围是波澜壮阔的排山之势,但台风中心,是一片波浪不惊的瑰丽景观。

  一个人表达情感的最高形式,就是抚摸橡胶树,不要说话,沉默是金,如同胶叶的苍岭风水是我柔软的时光。当我的老手触及橡胶树时,掌心的花纹贴上橡胶树吻合的年轮。五指的每个关节,在胶树上轻轻滑动,就像抚爱自己的孩子,没有声音、没有喧嚷、我望着胶树,胶树望着我,心与心的交流,从来都是沉默寡言。我不知道胶树发颤了没有?即使发颤,也不会当着我的面,流露出想我、念我、叨唠的情绪。我发现三角形胶叶,故作稳定。在光线里,俯身欲言。

  胶叶的露珠从胶树上坠落下来,那是胶树的眼泪抑或是撒下的离别娇情,责怪我多年不来看它?还是原谅我的迟到,但我必竟来了,心灵的愧疚要用日光缝合。我捡起一片胶叶,上面的密纹是红土密码还是我远逝的青春之歌?我端详着,胶叶的茎干是通向勐宋山的羊肠小道、是梯田大会战梯田的山间、还是傍晚的勐龙河水?我发现,胶叶有一半枯黄了,是提醒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那场罕见的林地大火吗?那是一个黄昏,烧荒烈焰在东南风的驱使下的狮子甩头,窜入胶林,让年幼的胶苗遭受空前的绝杀,这时的嘉陵江,以血肉之躯筑起坚强的防火带和隔离带,黄埔江的波浪,以锄头砍刀挥起保卫胶林的神圣使命,没有人退缩,没有人怯懦,大义凛然地迎着火魔吞噬肉体、血脉、骨头的可能。

  狂飙火魔败下了阵,在撤退中,带走了嘉陵江右腿肌肉,不负气地捎走黄埔江左臂皮肉,退回自己的老巢。就是嘉陵江的右腿肌肉和黄埔江的左臂皮肉,成为阻止狂飙火魔的血肉之躯。因为一条右腿在第一时间赶到火案现场,左臂皮肉第一时间冲向狂飙火魔。我不知道,狂飙火魔掳掠嘉陵江的右腿肌肉、捎走黄埔江左臂皮肉,是咬牙切齿的下肚呢还是带回去做研究工作。值得庆幸的是,年轻的橡胶林,亲身体验到一群热血青年与狂飙火魔的意志决战,见证了这是怎样一场的生死大搏斗。逃过大劫的橡胶林,就在胶叶上,像傣家的贝叶经,以亲眼所见的实况录相,记下了30年前的那场烈焰?

  我走进胶林,胶乳流淌,那是胶树贡献的生命年华,是胶树一生的渴望,也是一代人为之努力创造的凯歌。为了一滴滴洁白的胶乳,为了汽车轮子飞速驶康庄大道,我以16岁的名义加入到橡胶树一起生长的壮观队伍。我是嘉陵江纤夫的儿子、嘉陵江的粗犷号子就是嘉陵江畔的原生态山峦,当嘉陵江流到红土高原,山景入水,水景映山,一起流入橡胶树林,这是嫁接的青春吗?

  我摸着开割20年的这棵胶树,被割成螺旋形状的胶树,真实深刻地记下胶树的骄人成绩。如果说,胶乳是胶树的血液,那么,树皮就是胶树的皮肤。为了祖国,胶树在每天晚上12点钟以后,就会让胶刀,一点点地割开身体皮肤,流出胶乳。







  我没有割胶,也担当不了割胶工作。当胶刀一分一寸地割开胶树,我想,胶树痛吗?胶树受得了吗?怎么听不见胶树疼痛的声音?在任何时候,任何时间,只要季节允许,胶树就会做出无言牺牲。红土地上,胶树郁郁葱葱,在热带丛林里,大气磅礴。站在高处俯瞰,橡胶林是凝固的绿色海洋,随着山势的逶迤长绵,走向更深的天地。

  不知道胶树记不记得我种植的时间,记不记得我离开红土地的那天下午,还有最后的那一眼。30几年前,我离开橡胶树时,不忍心话别,因为我来云南边疆,就是为了它们。那天,我躲在茅草房里,透过竹笆墙缝看看山上的胶树,那是12月份,长长的雾罩迷茫围住胶树,清新的空气让胶树抒臂伸枝,昂首等我。树影之下,绿色胶树衬映红土高原,尤其高挺。

  汽车的喇叭响了,这是催我上车信号,也是我情感陷落的时刻。站在胶树下,顺眼一望,橡胶树一排排、一行行、一层层、一叠叠,臂靠臂、手挽手、沿山而攀顺沟而援,气吞山河。当我转身下山,突然的一个想法,让我抓住胶树的枝叶,橡胶树,它们想不想家呢?想不想自己的故土呢?

  我知道,橡胶树的老家在马来西亚,那是一个岛屿的海洋国家,有绵长的海岸线和金色沙滩。那里有山、 河、海、岛、礁、滩,随处可见的橡胶树、参天秀美,各色蝴蝶,在胶叶间飞来飞去,色彩夺目。

  自从上世纪五十年代,马来西亚的橡胶籽,来到云南边疆的红土地,再也没有回故乡了。在红土高原,生活和生长,把自己的骨血、记忆、岁月都融入西双版纳丛林。橡胶籽是不是这样认为,既然西双版纳养育了它们,它们就应该感恩、回报红土高原,并付出全部。只有停割的冬天,胶林安静下来,胶叶从树上飘落,那是橡胶树想起故乡,掉落的头发。这时,沉默不语的胶树,在黄昏中,会哼起一种听不懂的歌声。那是马来西来语吗?这是硬汉的眼泪?还是硬汉的侠骨柔情?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