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撰稿:孙向荣/摄影:潘沪生

 

  2007年10月27日晚知青作家刘晓航、谢春池一行八人,在参加了首届上海知青文化艺术节的“知青论坛”活动后因《勐龙记忆》、《勐龙在线》编委周公正等人的邀请专程来到静安寺的“上海人家”与原云南东风农场的部分上海知青进行了座谈。周公正、任卫国、赵凤巧、刘葆青、张解国、潘沪生等参加了座谈会。知名作家叶辛也在百忙之中应邀出席了座谈会。

  1969年3月到贵州省修文县插队的上海知青叶辛是大家熟知的知名作家。他曾是第六、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优秀文艺工作者、全国首届“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现任中国作协和上海市作协副主席、上海市文联副主席、上海市人大常委、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等职。自1977年以来他创作了四十多部文学著作。随着其代表作《磋跎岁月》、《孽债》和由此改编的电视剧在全国的传播,他的名字早已家喻户晓。一说起我们曾是云南西双版纳的上海知青,有人就会开玩笑地说:“你是否有孽债?”;《一支难忘的歌》、《美丽的西双版纳》等影视插曲至今仍在我们中间传唱。今天能与叶辛当面促膝畅谈并在同一张圆桌上共进晚餐,对大部分到场的知青来说还是第一次。尽管他已是社会的知名人士,仍以普通知青的身份同我们欢聚一堂。当我们问他《孽债》的续集什么时候出来,他微笑地答道“快了”。随即,他拿出一张白纸当场出了二道考题要在座的各位知青回答。其一,你作为知青身份,如何认识知青;其二,怎样认识你(知青)的下一代,每题各用一句话表述。虽然用简短的二句话来概括二代人的命运有一定难度,但为了给叶辛提供写作素材,我们还是认真地向他提交了表达二代人心声的答卷。叶辛在功成名就的今天仍致力于知青题材的文学创作,割不断和知情的情结,就象他在《一代人的青春》这篇文章中说的:“正因为自己当了十年半的知青,故而对于那段生活,对于同时代知青的所思所想所虑,我都有交为深切的体验。即使时间过的更久远,我也仍记得,自己曾是一莫名的知识青年。我也想忘却,但我不会忘。”愿他作为知名作家的同时做个永远的知青和我们的知友。

  现任武汉科技大学中南分校教授、旅游系主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读者》杂志签约作家的刘晓航是我们知青中的老大哥。他祖籍安徽芜湖,1947年8月生于杭州,是芜湖三中的六五届高三毕业生,曾在安徽南陵农村插队长达七年。恢复高考后的1978年他考进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1973年起开始发表文学作品,近十年来发表文学作品数百篇,约400多万字,是位在国内颇有影响的知青作家。

  我们与刘晓航相识并结为好友是在五年前的冬天。那时他接受了中国工人出版社计划出版“中国知青民间备忘文本”系列从书的任务。其中一部真实反映云南知青大返城经历,题为《我们要回家》的长篇记实文学由刘晓航撰写。2001年元月他专程来沪采访了原云南东风农场的上海知青周正公、王强、叶铁淳、徐长保、孙向荣等人,赴北京采访了原农林部副部长、国家农垦总局局长赵凡,东风农场北京知青陈尧、丁品等。为收集第一手资料他不辞辛苦赴重庆、成都、昆明等地采访。2002年夏,正值火炉武汉的高温季节,他含泪一口气写完了这部长达40余万字的纪实文学——《我们要回家》。脱稿后,他来电说:当写完这部长篇时,我筋疲力尽地瘫倒在靠背椅上,欲泣无泪,欲哭无声!今天与老朋友重逢他格外高兴,从包中拿出他的新作认真地签名后赠送给大家。这是一本2007年8月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散文集,名为《山山水水总关情》。当我们问起《我们要回家》何时面世,他说估计会在近二、三年内解冻出版。他感谢大家对此书的关注,并借此机会向原云南东风农场的上海知青问好,向为撰写此书提供写作素材的知青战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1951年出生的知青作家谢春池是厦门大同中学的六七届初中毕业生。他1969年6月赴闽西上杭县湖洋公社插队,务农十年。自幼酷爱文学、书画的他从1966年起至2003年发表和出版文学作品850多万字,其中文学专著23部;主编了大型图书10多部;2004年及2006年分别出版了书画集《五十不知天命》和《谢春池无标题彩墨画集》,举办了多次个人书画展。读者和观众说他是“融书、画、文为一体的鬼才”,是“厦门知青之光”。

  现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厦门文学》副主编、厦门知青文化报主编的谢春池是厦门知青文化活动组委会的总负责人。该组委会下辖厦门知青艺术团、知青书画沙龙,知青文化沙龙、“老三届”登山队。这些知青文化艺术团体已出版了《告诉后代》等14部知青图书、举办大型艺术展6场,大型文艺演出10多场。2001年及2004年分别举办了在全国有影响的知青文化周和知青文化年。他所领导的厦门知青文化艺术活动组委会已成为国内最有成果,最有影响,最具活力的知青文化艺术团体。

  我们同谢春池的交往始于2004年底。那时刘晓航来信告之,《厦门文学》要出一期“老三届”知青专刊,向我们征稿;并称此刊的主编谢春池是位“老三届”知青,是厦门知青的灵魂。于是一篇由孙向荣撰写,反映一名上海女知青在西双版纳失踪的记实文学便刊登在《厦门文学》2005年第二期的期刊上。此后我们和谢春池有了较频繁的书信来往,互赠有关知青文化艺术方面的图书和资料。尽管交往多年未曾见面,但共同的话题和知青身份使我们灵犀相通。这次他率厦门市“老三届”知青一行六人前来参加首届知青文化艺术节的“知青论坛”活动。抵沪当天他就提出要见大型回忆录《勐龙记忆》编委的周公正、孙向荣,要和云南东风农场的上海知青交流。这位思维敏捷,思想活跃,精力充沛、多才多艺的知青作家虽与我们初次相见却一见如故。在介绍了厦门的知青文化艺术活动情况后,欣然为云南东风农场上海知青《勐龙在线》网站题词“云南风景的上海,上海知青的风景”。他希望今后多加强上海与厦门两地知青文化艺术的交流。有人问他为什么要宣扬知青文化?他说:“我们不能仅仅回忆往事,更重要的是给社会留下一份我们的财富。我们这代人是桥,连接历史与今天,昨天和明天,前辈与后辈。我们的经验是一笔精神遗产,值得珍视”。


  知青作家是知青群体中的杰出思想者,是先进文化的创造者,我们所相识的叶辛、刘晓航、谢春池就是三位富有社会责任感的知青作家。他们在用文学艺术作品繁荣和传承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同时在用心为知青一代人代言。正如今天在受到我们尊重和赞扬时所说的:“知青的事,我们不做谁做!知青的话,我们不说谁说!”我们热切地希望三位知青作家有更多更好的新作问世。




 




                   二○○七年十一月八日于上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