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记旅美画家徐纯中

撰稿:上海知青周公正

 

  

  秋阳高照、金风送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一台台大戏,将申城的秋日渲染得姹紫嫣红。徐纯中先生的画展也于八日在大宁喜来登酒店艺术画廊隆重展出,给2007年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增添了一个亮点。徐纯中从一个“知青”走上世界画坛,事业有成、业绩卓著。在美国、特别是华人社会声誉鹊起。这次,他寄来请柬,我当然欣然前往,早早来到大宁休闲广场。特为搭建的开幕式场台,简洁、庄重,“旅美画家徐纯中画展”几个金色大字在大红幕布映衬中分外熠熠生辉,一行“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标识平添了几分画展的文化气息。广场上人头攒动、笑语朗朗、老友新朋、欢聚一堂,分外秋意融融。

  开幕式上,原市老领导刘振先、上海文化艺术界的陈燮君、叶辛、崔明华先生等亲临会场,各界人士众多,当然、少不了我们“知青”来为老朋友捧场。说起徐纯中先生的“画路”,五岁随父学画、曾受到宋庆龄副主席赞誉、亲笔题写“小画家徐纯中”。 68年到崇明前进农场,五年知青生活,笔耕不撰、以速写练笔、矢志不渝。70年同陈逸飞先生合作创作了水粉画《革命青年的好榜样金训华》,第一次把我们“知青形象”推上了历史舞台,同时,也开始了他绘画道路上的艰辛跋涉。

  1981年,他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首届研究生班,期间、先后师从关山月、卢沉、周思聪、方增先、杨之光等名师前辈指导,使他极大吸收了中国绘画精髓的营养。以后,任教上海科技大学、留学日本及施教于复旦大学,1996年作为复旦大学派遣的中美学者交流,任教美国加卅大学、教授东方艺术和东方文物鉴定,现为加卅大学终身教授、宝乐博物馆顾向。边教学边钻研油画技艺,曾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并获多项国际大奖、作品被多家博物馆收藏,被剑桥大学评为“世界五千艺术家”。

  9.11事件”,当美国人民遭到灾难,作为一个炎黄子孙,他以博大的胸怀、废寝忘食八天绘制了三幅反映美国消防队员舍身救人英勇精神的巨制油画捐赠,印成宣传画和明信片出售,义卖所得全部资助遇难者家属,受到美国媒体和社会各界的高度评价。由此被美众议院和红十字会授予“美国英雄”称号。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华裔“美国英雄”,在华人社会引起了很大反响,当2005年“卡特利安娜”飓风摧毁新奥尔良时,又义举捐画,充分反映了中华民族的忠恕之道、侧隠之心和宽厚之情。

  在美国十年,徐纯中先生辛勤耕耘、桃李满园,而且走进了美国的主流社会。先后为施瓦辛格、史泰龙、威尔·史密斯、布鲁斯·威利斯、汤姆·汉克斯、凯瑟琳·琼斯和格林斯潘等好莱坞明星、社会名流画像,成为他们的座上客。美国著名艺术评论人阿姬.泰勒曾如此说过:现在的徐纯中像唐·吉珂德般地独自在干……因为徐拥有丰富的历史知识和一流的表现技法,去展现如同德拉克罗瓦(法国浪谩主义绘画运动代表)式的尝试。这次,再度囬国举办画展,又一次表示了一个海外游子的慻恋之心。

  当我凝视着这一幅幅漾溢中美文化风情的油画,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无论是《拉琴的小女孩》、《英皇夫妇》像,还是西藏风情的《牧民的孩子》、《轮回》,那鮮明的画面、和谐的色调、迴异的神情和壮阔的场面都显示了徐纯中先生深厚的艺术造诣;中西文化艺术融合扬弃的把握和对于中国历史文化追寻的一片苦心。特别是从我曾是一个“知青”的眼光,他的作品“神韵”更有一种知青悲壮精神的蕴涵,那种对“美”的不息追求和“美”在命运轮回前的碎裂。如《霸王别姫》、《火烧圆明园》油画是那么强烈地展示了“美”与“玉碎”的悲壮;《满江红》、《文天祥》油画更以深沉的笔触揭示了“精神之美”和“命运之厄”的悲壮;《慈禧政变》、《十九路军淞沪保卫战》两种命运搏击的悲壮。无不在我心中引起激荡,能把“美”与“厄”、“悲”与“壮”如此融汇一体,以油画展现在人们面前的、大约也就是纯中友这样有使命感的、从“知青”走过来的世界画家。

  喜来登酒店艺术画廊明敞、洁雅,观摩人群徜徉长廊、荧光闪闪,有注目凝思、有切磋交流、有现场採访,大家都为徐纯中先生画作中所湧动的热力和生气而啧啧称赞,特别是听着徐先生对作品的构思、分析,更加深了对其作品的理解和赞赏。正如陈燮君先生说的:当一个好画家的确非常难,是靠一笔一笔画出来,靠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徐纯中先生成名很早、也走过曲折探索的路,可喜的是每隔几年、都可见到他大量新作。业精于勤、不为名利,踏踏实实画出中国历史画系列,让世界更多了解华夏民族命运的变迁,这是非常有意义和值得贊扬的。

  是啊,这次画展的100余幅作品,给我们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些反映中华历史进程的系列作品,从孔夫子请教农夫的《三人行必有我师》、《霸王别姫》、《玄奘取经过火焰山》、《满江红》、《文天祥》、《徐光启和利玛窦》、《火烧圆明园》到近代的《孙中山在中山舰》、《十九路军淞沪保卫战》、《宋氏三姐妹》、《日本在密苏里号上投降》等。他怀着一颗对祖国、对中华文化的热诚之心、潜心研究历史,历时七年创作了反映中国历史进程重大题材的油画近50幅,艺术地再现了中国上下五千年的恢弘历史。

  爱中国、爱中华民族,对于闯荡过日本、美国社会的徐纯中先生来说,是实实在在的感受,所以对中国历史题材满怀热忱。他说:我的父亲给我取名“纯中”,就是想要我做一个纯粹的中国人。但在洛杉矶华人遍地的土地上,我却发现许多华裔不懂得自己的祖国,也不知道自己的根在那里。像我这样的人,在年轻的时候吃过许多苦,知道幸福来之不易,看到现在年轻人不重视国家和民族很难受。所以,我觉得应该为后人留下些什么……。诤诤心言、句句在理,他用自己的心、足迹和笔触,留下了一幅幅连接中西方文化结晶的作品。留下了一个从“知青”走过来的画家孜孜不倦地对“美”的追求、对自己使命感的追求。正如他在开幕答谢词中说:感谢大家的厚爱,我一定在教好书的同时、在绘画这条道路上走下去。一个炎黄子孙的拳拳之心溢于言表。我相信他一定会走下去的、一定会走得更坚实。

  中国社会走到今天,可喜可贺的是中国人民总算走出了愚于为奴,甘于受穷的卑微,但那种数典忘祖,沉醉奢靡和急功近利的“致富”是民族振兴、国家发展的大忌。徐纯中先生现以手中的笔给我们带来了清醒的画面,那才是真正的可喜、可贺、可敬。

  2007年,徐纯中先生牵头成立了“上海炎黄画院”并任院长和“炎黄艺术家”杂志总编。凭这一点也该向徐纯中先生致敬!

 

                          2007年11月11日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