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撰稿:陈泽民

 

  应谢文静之邀,金秋十月我们二团七营部分知青又聚在一起,这次主要是欢迎原八连指导员唐君标先生来上海旅游。我在版纳时兵团还未改农场,记得唐指导员扛着锄头,带着很浓的云南话,招呼着大家,走在队伍最前面,带领全连育苗、造林。他人很健壮,现快七十了,但年轻时风风火火的身影尤在。他给我们介绍,现在农场满山层层迭迭、郁郁葱葱的胶林,生胶产量高,是农场的经济命脉。他说:“这是你们知青的功劳,是你们用青春和热血换来得啊!”是啊,我们用青春、热血和汗水灌溉了这片胶林,看着唐指导员的身影我不禁想起了工程连石连长。

  石连长来自湖南鳢陵农村,是第一批支援边疆建设农场的垦荒队员,他从不修边幅,瘦瘦的脸 、中等个子。石连长的手非常的巧,能干木工、泥工、瓦工,营部第一幢砖瓦结构的大礼堂就是在他指挥下建成的。没有一张设计图纸,尺寸都在他脑子里;没学过数学,但大梁放样丝毫不差;没有机械设备,人的双手就是最好的设备……石连长用好多土办法硬是把大楼盖起来了,就象古埃及造金子塔一样神秘。晨曦中他用那略带沙哑湖南普通话喊出工,晚上顶着月亮全连在四合院操场上进行政治学习和一天的工作总结。没有什么理论,只是简单的吼声,但是却能震住在场的每个人。石连长对我非常看重,李指导员调走后,调来一位新指导员,非常憨厚不善言辞,连里就把政治学习任务交给我负责,我也就是找些报刊杂志有关文章开会时念念,写些连队报道文章送营部,出出黑白报之类的事。但是石连长一直鼓励我好好干。石连长在连里还施行承包制,每个人定一天的工作量,可以自由组合,完成任务就可休息,一度还实行多劳多得制,在当时确是难能可贵。在他领导下,工程连经常受到营部领导的表扬。离开兵团后,石连长的形象一直在我脑海里,后来兵团改农场,通信地址变了一直联系不上,04年在陈金良先生的帮助下找到了正确地址,我赶紧发信过去,信是这样写的:

石连长:您好!

  
离开西双版纳已经整整30年了,每当回忆起当年的情景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您还能记得我吗?一个文弱的上海知青,我们把青春和热血献给了西双版纳这片红土地,您是第一批垦荒队友,您给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特别是您对我的教育和帮助,使我永生难忘,您的教导和形象一直在我脑海。您还好吗?全家都好吧?!我一直想重回西双版纳看看您,而一直忙于公务没能如愿。听说您已退休了,我恳切地希望您到上海来玩,向您汇报我的进步和变化。您来看看东方大都市-上海,。在这里,我把我的力量和智慧献给了她。请您带好您的妻子一起来,费用由我来承担,如您同意的话打电话告诉我,我把机票费用寄来,好吗?我的电话是021-220*****;021-529*****
   
此致
敬礼!
                         陈泽民
                       2004年11月23日
  
等待了一个多月时间不见反馈消息。一次出差回家,夫人告诉我石连长给我回电了,说前些日子到湖南老家探亲没及时给我回信,对我提出的建议,说待休息一段时间后可以考虑。我听了非常高兴。但过了一段时间他爱人给我来电,告诉我一个非常震惊的噩耗,石连长得了晚期直肠癌不幸去世。听到此消息我心情非常非常沉重,一位帮我、带我,用他那朴实的作风影响了我。一位从不知苦、从不叫苦的硬汉倒下了。我非常惋惜。我深深感到;正因为有象石连长这样老同志的敬业精神才有农场的今天。
  
   我托他爱人帮我买些鲜花敬在他的墓前,在遥远的东海之滨,一位曾经在他领导下的知青向他致哀、向他致敬!石连长就是我心中的英雄,我永远怀念他!




                           2007.10.20写于上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