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撰稿:周公正  摄影:潘沪生

  嘉兴,这片中国共产党的宝地。86年前,中共“一大”由于受到法国巡捕的查询,负责“一大”会务的王会悟女士在家乡的嘉兴南湖租了一条游船,“一大”得以继续进行,就此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

  风尘日月,光华千秋。嘉兴又以杭州、上海的后花园进入人们的视野。这次,赵凤巧、潘沪生、刘葆青我们一行四人来到嘉兴,拜访东风知青老友胡巧根,早就听说他企业办得不錯,“老板”很大。我们《勐龙在线》网站的一个宗旨:就是要把这样“事业有成”的知青朋友介绍给大家,长长我们知青的志气。

  秋日的嘉兴,清谧凉爽。走出火车站,巧根友已在出口处,一眼望去,你真难相信这就是已可论“身价”的巧根友,一身极其平常的生活着装,以往岁月留下的苍桑感还有着我们知青简朴、实在和谦和的风貌,但来接我们的那辆驾车倒有点“亮眼”——别克车。

  车进市中心厂区,一看就知道是国有老企业的架子,但没有国有老厂人来人往、喧喧嚷嚷的嘈杂景象。空旷厂房里的拉丝机“滋、滋”地吐着钢丝,一圈圈烏光鋥亮的钢丝还散发着热气,工人也不多,但工作机台都满荷負运转着;场地上、仓库里的线材原料、待发的钢丝产品满满当当。我们也不管懂不懂、问这问那,巧根热情介绍着。拉丝机看似简陋,但一圈圈线材通过冒着热气的大櫃池,却拉出了一圈圈各种规格、型号的钢丝。摸上去光滑、园顺,手感柔硬有度,当然奥秘都在这个大池櫃里。巧根说:别看这些拉丝设备简单,可都是有科技含量的。当年企业要化六百万人民币从意大利引进专利技术。我们通过二十来年的实践、摸索、改进,这些拉丝设备、现在连外国人都说“ok”。胡巧根就是抓住这个拳头产品打了企业的翻身仗,才有了今天这样的规模和效益。

  说到胡巧根的创业史,倒是可以写一本书的。1979年初,云南知青大返城,胡巧根原本也可回上海。他说想到父母支内到嘉兴工作,本人回上海到街道厂工作,不如到嘉兴、既能照顾双亲、又能在嘉兴干出点事来。于是,一个心愿决定了他的创业之路。

  中午,南湖畔的“上海人家”酒楼,典雅而又古色古香,一杯祝词红酒、不似当年版纳苞谷酒的烈性。但说起胡巧根在嘉兴土地上的艰辛奋斗,不似当年、胜似当年。

   79年,胡巧根进了嘉兴水泥造船厂,人生地不熟,凭着在农场锻炼养成的踏实、能干,走上了企业领导岗位。但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计划经济体制下的老企业要死不活的,胡巧根带着工人造船、也搞过电表,最后定位当时市场上的紧缺产品钢丝弹簧。利用自己原本上海人的人脉关系,同上钢二厂建立了联营,自主搞出了沙发弹簧,并随市场需求、拓展了各种门类规格的钢丝产品。由此站稳了在嘉兴土地上的第一个台阶。

  能者多劳,鞕打快牛。是我国的一大特色,胡巧根还未过上几天舒心日子,就要他一家钢丝厂托管4家亏损企业。你想,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怎能干,但我国国有企业体制下、你不想干也得干,于是就有了现在的淅江钢神钢制品有限公司。5家厂合併的公司,一千多号人的吃、喝、拉、撒都要管,国有资产更是明流暗扒、吃光用光。面对这付摊子,胡巧根不愧是胡巧根,想到与其大家一块死,不如背水一战,实行“转制”,闯一条活路。苍天不负有心人,胡巧根大开大合大手笔,沉着应对,用3千多万元的代价,以高于当时嘉兴企业转制水平的优惠待遇分流了大部分工人,并在企业最困难的时候照样给工人加工资,留住了人才,凝聚了人心。挣得了企业改革的主动权。又抓住其后市场钢材涨价的机遇,做大了产品,盘活了资金,拓展了市场。我们也是从企业走过来的人,深知市场机遇的稍纵即逝、企业改革的艰难、掌控世态人情的胸怀等等。才能摆得平这么一大个摊子。胡巧根从一个知青走到今天,其中的甜、酸、苦、辣,也不是局外人能讲清楚的,你想对外要打开市埸,拓展业务;跑银行贷款,税务、工商的应酬;对内技术引进、设备改造;厂区扩建,人员管理。林林总总,360项,一个都不能“掏浆糊”。胡巧根聊起二十多年来的风风雨雨、深有体会地说:搞了这么多年企业、要说经验有三,一、搞企业一定要过“长痛不如短痛”这道坎,快刀斩乱麻介决企业闲散人员、机构臃肿,取得经营企业的自主权、主动权。二、搞企业就要抓技术引进、设备改造。并同本企业的实际相结合,要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有新技术、好设备,就能出对路的产品,打开市场。三、受沃尔玛发家创业史的启发,认识到企业的竞争就是人才的竞争,通过增加工资留住人才、引进人才,不亏待有用的人。现企业中的工人月工资2—3千,中层干部的收入更是增长几倍,这在嘉兴也是屈指可数。

  现在,胡巧根的公司200多职工,17条生产作业线,年生产銷售的弹簧钢丝、轴承钢、丝、合金钢丝等3万余吨,销售产值1个多亿。产品质量可同日本、韩国、台湾的钢丝媲美,价廉物美,产品远销东南亚、中东、欧美、南非等70多个国家,是国内钢拉丝行业的龙头企业。我国入世以来,胡巧根更是抓住机遇,认定发展就是硬道理。做强产品、做大规模,谋求企业的更大发展。现已同加拿大的一个公司商谈联手合作准备“上市”,一个现代企业制的“上市公司”己在他的筹划之中。真的,我们从心底里为胡巧根叫好,他从当年的一个连队司务长到今天的企业老总,并不仅仅是一个身份的转变和自身价值的体现。更可贵的是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只要是一个有志向、肯吃苦耐劳、能动脑筋悟道理、讲诚信、有魄力的人,在祖国的热土上总会发出他的光和热,直至事业有成、造福一方。席间,我们同胡巧根夫人陆美华女士笑谈起胡巧根的艰辛创业,总结出:上海的故土养育了他,云南的疆土锤炼了他,嘉兴的热土造就了他。是啊,上海的时代风云际会养育了上海人的视野开阔、讲诚信的理念和头脑的聪明、精明。云南边疆的艰苦锻炼了人的坚韌意志、吃苦的精神和处置问题的决断。在新世纪的嘉兴热土上是该造就出胡巧根这样的“有作为者”。我们作为曾在西双版纳土地上风雨同沐的知青朋友,不仅为他的业绩高兴,更为我们“东风知青”中走出这样的一位企业家而自傲。说起当年在勐龙土地上为祖国橡胶事业的“战天斗地”。他本色不改,还是深情地怀念着当年的艰难岁月;怀念着知青朋友;怀念着还继续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老工人。每当有农场老同志来沪,胡巧根总尽一个老知青的地主之谊,高规格地招待他们,让他们开开眼界,温暖来自上海知青的一片心意。谈起农场、知青和老同志们,胡巧根和他夫人(她也是当年的嘉兴知青)向我们吐了一个心愿:我们知青都是过五奔六的人,风雨大半辈子,大多生活艰辛,是否可建一个“东风知青基金会”或“知青度假村”之类的公益事业。大家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有主意出主意。众人拾柴火焰高,把我们“知青的事情”薪火相传,温暖一方。我们极为赞赏、表示联系更多的知青朋友、来做一件好事。

  由于返沪要赶火车,胡巧根夫妇俩亲自驾车伴我们匆匆兜了一圈南湖和建设中的嘉兴新城区。南湖比我二十年前来此瞻仰、游览,是完全的旧貌换新颜。记忆中的南湖远望,水天相连,芦苇丛岸,碧荷蓬船,一片城郊的野趣。今天眼前的南湖可是一个花园式的城景休闲胜地,辽阔的湖面,烟霭朦胧;烟雨楼島隠隠约约,几只游船画舫飘荡其间,宁静、安谧、详和,好一幅诗情画意图。我们背影着“烟雨桥”,背影着南湖,潘沪生连连“咔嚓、咔嚓”地按着镜头,此时此地一定要留下纪念的。

  说到嘉兴新城区,叫我开了眼界,嘉兴市府前的新广场,上海人民广场相比之下“小气”些了,嘉兴人有大手笔。我想86年前,嘉兴无意中见证了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今天,她是应该造福于人民了,广场周边是大了点,只要建设好,给人们一个安详、和谐的人间天地,是老百姓的愿望,是人民的愿望——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再见,嘉兴。顺风好水热土,祝胡巧根事业蒸蒸日上、更上一层楼。













                   二00七年十二月十八日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