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作者:荷塘博客 2008-06-04

 

  本是一次并不想去的聚会,只是在接到电话的那一刻,没有找到更好说服他们不去的理由,所以去了.之所以不想去,是因为和你们并不是很熟。

  的确,和你不熟,我们不是一个连队也不是一个地区的人,虽然15营并不大,对没有关系的任何人,我从来不会留意的.不善交际,生性使然。

  当第一眼看到你时我不感到陌生,从你的眼神我看到你对我的审视,当7连的战友把我介绍给你时,从你紧握的手中,我感受到了你的热情,席间你几次欲言被他们止制,我看在眼里不明就里.在我疑惑眼神的注视下,你从席间走出把我拉到了里间,在那间关不住外面喧嚣的屋子里,你倒出了三十多年来纠结在你心中对邱亚德的"愧疚".把我和你拉近的仰或就是你再也见不到亚德伤感的泪,和你再也不能求得他当面"谅解"的痛心.不是吗?世间有多少无可奈何的安排,有多少令人心碎的遇合啊.这么多战友中怎么就是偏偏你要找的他不在了呢?哭吧哭吧,如果眼泪能释放你心中的纠结,我何不陪着你慢慢放下。

  事后我才知道,你一到重庆就在打听亚德的消息,我不知道当你听说亚德不在世的消息是何心情,但是从你迫不及待的"忏悔"中,我看到了你无处可以放置的心,其实你大可不必这样,年轻时候的我们,总是紧紧的跟随着周遭的人群急着向前走,急着想成就一切,急着想要得到我们认为可以得到的东西.你和他都没有错,我们在年少时原来都有着单纯与亲切的人性,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在成长的过程中,让它逐渐变得锐利与复杂了呢?三十多年了,他也许早以忘了,或许早就原谅你了,仰或在当时他就理解并释然了,不然在那以后三十几年的岁月里,就怎么从没听他再提起过呢?

  在那以后的一整天里,我脑海总是浮现出当年在连队操场的批判会上,他那颗不肯屈就倔强着的头.和他那双我无论走在哪里都紧紧盯着我的眼睛,那眼里有包容,有谅解,有一种热切的感动和督促,让我不敢怠慢你,我想,如果亚德还在,他的时间表是不会为你压缩的,他是不可能置一个远方的朋友因忙碌,而不稍作停留的.我宁愿相信亚德有这么一个心愿,他会用十分的热情熔化你的"愧疚".虽然他不在了,但是我能感知他心里和你一样起伏的波涛,所以这样的接待我是一定要帮他完成的.为了亚德,为了我对你心中这份"愧疚"的感动,还有对你那敢担当不回避男人本色的敬佩.这样的路我是一定要走完的,也因为你对我的信任,我是不会因为周遭的人群不以为然的注视,就迟疑,停步然后转身离去的,那样,我的心里就永远会留着一个遗憾。

  对于这样的相遇,我们只有微笑地互相接纳,我能理解你那确知的心情,和你一样既是找到了适当的字句,也无法驾御它来转达我们的心情,所有的话语都是不必要和多余的。

  只是能让你砌底的忘却是我的责任。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