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 白丁  2008-08-08 上传
       
            

  陈源龙,就职于上汽集团某公司规划发展部。是云南东风农场三分场上海知青。在农场的几年里一直是位勤劳、任怨话语不多的老实人,1979年随返城大潮回沪,回城后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职工,技术精益求精,工作勤勤恳恳,是全厂出了名的“老黄牛”。

   回城十几年来,在自身的怒力下有了家庭孩子,生活是乎比效稳定。又想起了“云南”这块挥汗、撤泪、抛青春的红土地。在这块土地上尚有无数需要帮助的人,由其是那些因贫困而辍学的孩子。使他一时不能平静……。

   1996年8月,当时妻子己经下岗待业,儿子还在读书。一个靠工资维生的工人,算来也不会宽裕。但,每当想起、看到那些失学的孩子,那些仍在极度贫困下挣扎的人群,胸中总有一般热血在湧动。于是就同妻子商议并得到了极大的支持,也能培养孩子的爱心和促进他的学习,决定每年挤出一个月的收入作为对辍学儿童的资助,当然最好是云南地区的,作为“云南人”也能为故乡尽点力,虽微不足道,也希望贫困不再能挡佳学子的求知之路。

  1997年元月,接到了上海市希望工程办公室的“感谢信”和“结对救助卡”(1997-0001),受助的对象是云南保山市瓦马乡中心小学二年级的10岁白族小朋友左绘張,(得到这份救助前已失学近一个学期)救助期从97年3月至其初中毕业。

   陈源龙同志立即给小朋友及家长写了封,告訢他们:“我是一名普通工人,是27年前奔赴云南西双版纳的上海知青,云南是我的第二故乡,能帮助一个故乡的孩子是我的责任,也是我们全家的心愿,我尽我微簿之力,愿为孩子提供一个好的学习环境,請不要把我当外人。--------。随即寄去了学杂费、生活费和许多学习用品。开始了期待已久的爱心救助活动,日常生活中也多了一份思念和期待。

   虽然不是很大的支出,但对一个辍学在家渴望读书的孩子,犹如嗷嗷待哺的幼苗,得到了甘露般的滋润,不仅对一个孩子,同時点燃了一个家庭的希望。

   在整个救助期内一直坚持按时汇款,并每次寄去相适应的学习用品,和课外辅导教材复读机等。随着孩子逐渐成长,陈源龙的妻子还不断地为孩子增添衣物和生活用品。在他们一家的爱心关怀下,左绘张小朋反的学习成绩也一直跑在全校的前例。看到了孩子的健康成长陈源龙他们全家都感到由衷的高兴。

   2000年国庆长假,陈源龙同志带着全家的关怀,前往云南保山看望刚考入初中的受助对象。几年来,一直靠书信来往至今未能谋面,心里也想看看,这个在信上一声声“阿爸”的白族小姑娘,是否象她的声音一样乖巧。

   为了寻找方便,到保山就先去了当地的团市委希望工程办公室,那知,刚说明来意即招至如贵宾般的接待,市委、团市委领导都作了分别接见,表示了对上海人民的感谢,同时感谢陈源龙先生对贫困的救助,由其是不远千里来探望救助对象,在保山尚属首例,由于路途远,交通不便。在当地市委的关心下,二天后,在保山见到了这位由学校陪同,想象了数年的白族小姑娘。

   又一声“阿爸”,使陈源龙热泪不禁,使在场的所有人都感激不已。小绘张确实乖巧,长长的脸蛋上,两只明亮的大眼睛显得特别有灵性,挺直的鼻梁下二片薄薄的嘴唇抿合在一起,在一头披肩的乌黑长发的包裹中,初见生人的羞涩使面额显得更加红润。学校同时也代表家长对专程探望和无私的救助表示感谢,介绍了在校的情况。陈源龙也表示了互敬,并鼓励左绘张同学一定把学习抓紧希望能更上一层楼我会一直支持你的,----------。小绘张含泪依在他的身旁,不住地点头,不时地看看这位心里一直感激不尽的“上海人”,这样一位扑实善良的父辈,心里一阵敬意。

   在保山团市委给陈源龙的回信中这样写到:“保山对你可能陌生,但通过希望工程这座桥粱将你和保山的孩子连在一起,在众多希望工程实例中,你是唯一一位不远万里来探望山区贫困孩子的友人,我们深深地被你的精神所感动-------------。保山不能与上海比,但保山人那颗真诚的心,永远为你和你的家人敞开。”

   还有二年,左绘张小朋友初中毕业,对其的救助任务将告结束。此时陈源龙的母亲病重不起,其他几位弟妹兄长中,三人已有两个下岗在家,无意中增加不小的负担,怎么办,家里也有了动搖之心,弟妹也都相劝放弃。一个普通工人家庭能做到这一步也已经实属不易,何况确实遇到了实际困难,说放弃也无可厚非。

   但是,相见时的一声声“阿爸”,学校和当地所介绍的情况,都在他眼前一幕幕地闪过。那是山区,到目前还不如我们当初。小绘张正在努力学习,滿怀着憧憬,我们怎能如此失信。让一颗正茁壮成长的小树齐根拆断!对一个孩子的心灵,对一个充滿希望的家庭,都将是灭顶之灾。不!不能!陈源龙发起了犟牛的脾气。我们在上海,还沒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而对农村、大山里可是一断即毁的事情。一诺值千金。做人要讲诚信。在他说动下全家上下又一致同意将诺言承接下去,把希望留给左绘张小朋友。我们的困难由大家一起来分担。照看好老人的病痛,倾力于山区贫困人群。

   “人生而静,感物而动。”陈源龙同志,正由对第二故乡之贫困而动,而为情。在几年的交往中,与左绘张小朋友之间必然油升感情。眼看小绘张就要毕业,这段不易的情感将面临割舍,在妻子的倡导下,不顾一時的困难,又作出了一个决定;全资再助左绘张及其母亲来上海一次,让她也有一次走出大山的机会,相信能在她将成熟的心灵上,将形成的意识中,开拓一下眼界,多一点见识。也不外是另一种形式的资助吧。同时也将这次救助活动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2002年暑期在事先作了慎密的计划以后,在保山市团委、瓦马中学的帮助下,一对来至云南大山里的母女,見到了“上海资助人”的全家。

   为了省出钱来给他们以更多的资助,在严热的夏日“全家人”济济一堂,克服种种困难,但大家都无比的高兴。在家人的陪伴下,母女俩得到了各方面的关怀和帮助。游历了上海的主要景点乘地铁、看浦东、逛外滩、登上了东方明珠。在陈源龙同志的感召下,所在单位部门的同事都自发地来探望这位云南的白族小姑娘,看看像那朵金花的妹妹。给她们送来资助和各类物品,再加上己经准备上的,临行前还专为此办了几百公斤的托运。

   此刻母女俩的感激之情以言表,他们从未想到这位朴实善良的“上海人”,又不是什么大老板,能尽己所有的去帮助一个素不相识的大山里的穷孩子。这种仁爱之心是高尚的,这种精神是足以感人的。小绘张的母亲几次含泪对陈源龙的一妻子说:“我们这辈子算是遇上好人了,你们不仅帮助我女儿念完初中,也给了我们全家一条生路。……今后我们再苦再难也要向你们学习去帮助别人。你们的恩情我们永远不会忘记……”

  多么朴素的语言“要向你们学习”这就是爱,是爱的力量的传递。她超越了种族、地域、甚至国界,她跨越了万水千山,没有任何障碍阻止得了。

   上世纪九十年代,正是经济发展的膨胀期。各行各业突飞猛进,但,与此同时各种思潮也沉渣泛起。物质至上,金钱万能,一切向钱看。一时成为社会的潮流。

   然而,就在这个大环境中,也并不是“先富起来”的陈源龙,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是想到了云南大山里还有比我们困难得多的人,还有许多学子们因贫困而失学。克服自身的困难且坚持数年兑现承诺。满腔热忱地关心、爱护、支持大山里的孩子,不仅从经济上、物质上、而且从行为上、精神上,给贫困人群以温暖。

   他实际付出的绝对值并不大,一年的支付还不足以一桌饭局。但他尽了自己的所能。在上山下乡回城以后,能在微薄的实力中让出一份爱来关爱有需要的人。而不图回报。这样的精神应该在现实社会中多多提倡。他却说得那样的轻淡“人,作为社会的一个分子都会有这样的责任,就像在路边扶一下将摔倒的人一样”。

  上汽集团给他的评语是“倾力相助 帮困解难”。

 

                       2008-7-27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