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原云南东风农场九分场六队知青  2009-02-07上传
 

 

  曾担任六连指导员的上海知青陈文英是六连的创建者,为六连的连区开辟和胶林垦植付出了青春年华和身心健康。08年12月初,陈文英被确诊为不治之症,她重回西双版纳的心愿将无法再实现。原九分场党委副书记、上海知青代表朱建明特地到六队进行详细的访录,并在回上海后尽快将视频送到了陈文英的病床前。看着六队熟悉的院落,特别是亲手开拓、至今魂牵梦绕的八十亩胶林,陈文英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她指着屏幕向陪伴在身边的儿子介绍当年的点点滴滴。几天之后,陈文英就陷入昏迷之中……


 
 
文英,一路走好
 
悼念原九分场六队指导员、上海知青陈文英
 
 


  离开农场三十年,六连的知青今天又与你在一起。只是再没有了你朗朗的读报声,没有了你被马灯时明时暗的光拉长的身影,没有了你拖长了音喊出工了在山谷回音,没有了你走在前面总有些急促的步子……那一个雨季,大雨如注,你在操场喊:都出来盖住土坯啊。雷鸣电闪中,你扬起的塑料布,如飞天的长袖般美丽,那里有我们不住草房的梦想;旱季霜降,围着林带,我们备好柴草,在凛冽漆黑的夜里跺着脚,听你点火的哨音……六连在山坳里,唯一通向场部的一条路必得翻过一道山脊。山脊的外边,是二连是场部是外面的世界;山脊里边的那道向阳的斜坡,是六连最早最好的林地。你曾是那片林地的第一位管理者,六连的人至今管那片林地叫:陈文英林地。外出,走出陈文英林地,就是走出了六连,归来,看见陈文英林地,就等于回到了六连。


  我们六连的人曾相约,有机会一起从陈文英林地走回连队。真的没有想到没想到,离你56岁的生日还有两天,我们的相聚却是为你送行。去年12月,听说你身体不适,见到的却是你坦然安然,于是相信事情一定会有转机。后来才知道,你对不幸不讳早有准备。你自己打通红十字会的电话,要求无偿捐献遗体捐献角膜,到了医院,病情逆转,几度昏迷,短暂的清醒你只反复要求你爱人替你完成遗体捐献的程序……文英,生命的山高水低我们难以掌控,你深知这一点,于是,你将生之依恋化为对生命的彻悟对科学的奉献,你将最后的坚强化为生之仁爱……


  亲爱的朋友,今天我们为你送行,我们却骄傲地相信,你不会离我们远行!陈文英林地的每一棵胶树记得你,每一个六连的知青记得你。一位重庆的知青在版纳知青网上这样写:“文英,当有一天你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我会为你祈祷并一直想念你直到我也结束生命的那一天。”


  文英,你不喜欢哭泣。我们不哭!我们今天为你送行——文英,一路走好!


               原云南东风农场九分场六队知青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