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唐玲娣   上传: 09-04-25
 
 
 
  东风五十周年庆典活动结束后,我们一行三十多人参加了昆明康辉旅行社组织的腾冲、瑞丽游。

  到腾冲已是傍晚时分,我给在腾冲工作的原八分场上海知青陈栋打电话。陈栋是69届小上海,曾在连队开过荒,在学校代过课,在卫生所当过“赤脚医生”,后来去昆明上了大学。毕业后先留校,不久辞职下海,现在腾冲雷华融合大酒店任总经理。他的酒店离我们下榻的驼峰酒店仅十分钟路程,听说我们来了很高兴,很快就匆匆赶来。他的到来使我们的客房一下热闹起来,我们一行中有原八分场的7个上海知青,都与他相识,大家聚在一起说笑照相、畅叙往事。没想到愉快而随意的交谈中,竟解开了我四十多年前的一个谜团。那年我在农场不幸得病,整日高烧昏睡,据说得的是“外国感冒”。那时陈栋在卫生所工作,我所在的学校与卫生所相连,公路边一排“山”字形砖瓦房从中间隔开,一半卫生所,一半便是学校,我躺在家里与住院一样。那时陈栋为我打滴,不知为啥,打滴中我的食欲奇好,常感到饥饿。看护我的上海知青沈顺俐老师感到很奇怪,陈栋也显出一脸的疑惑。这事过去四十多年了,我早已遗忘,而陈栋这次才说了实情:原来他在给我打滴时,把应该分二次使用的维C,一次全用了。或许是加大了剂量的维C调动了我所有的消化细胞,难怪使我总感到饥饿。听了他的叙说我不由爆笑,四十多年的谜,今天才知道了谜底。

  第二天晚上,陈栋还热情地邀请我们去他的酒店唱卡拉OK,他以主人身份用啤酒、牛干巴等带有云南特色的食品热情招待我们。那天晚上大家唱得都很尽心,三十多年后能在滇西古城遇到当年一起在农场吃苦的知青老乡,真是十分感慨。同行的其他分场知青问我:“他也是东风的吗?”,我说“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承载了三十多年的风雨历程,沧桑之变,当初谁能料到!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行将启程赴瑞丽,难说何时才能重返腾冲。夜色中,大家挥手告别,心里都默默祝愿老乡陈栋在这里生活快活,事业发展。



 
摄影:潘沪生(点击放大)
 
左起:吴鹤翔 袁遵赢 唐玲娣 徐秀明 沈瑾瑾 陈栋 潘沪生 张解国


 
相关链接: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