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 余杰   上传: 09-08-16
 
 
 

  这是刁光明大哥8月1日在我的博客上的留言:

  “你回城彼此从无谋面、素不相识,是博客为我们牵上手,好不亲密;见面后一见如故如久别重逢,……无奈才来又要走,是情里之中,但你一坐上分手的车时,可我再也忍耐不住的落了泪……问君∶还能来么?!”

  寥寥数语把我们之间的这份情谊全部包含了。

  2009年7月25日,就是这样一个十分普通的日子,我终于见到了我在网上的好友、我们农场的老领导刁光明大哥。相处只有短短的10个小时,我亲身感受了这位受到知青们崇敬的人的魅力。

  
   在我开博客后,通过我们的《勐龙在线》的链接,看到了刁光明的博客《华腾梦歌》。一个极富有创意和想象力的博客名字吸引了我。加上博客里多彩的图文,为我展现了美丽的西双版纳神奇土地的一幕幕。尤其使我惊讶的是,作者是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了。两年来,我们通过网络世界进行着交流,似乎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这次有机会到农场去走一趟,我在第一时间通过网络告诉了这位年长的好友。刁大哥几次留言,让我到农场后一定要住到他那里去。他还几次三番地来电,要来接我。我被他的热情和真诚感动了。

  在网上,我看见了50年场庆时,四地知青的网友都去他的家里做客,向这位可敬的朋友表达谢意。是什么东西吸引着我们这么多的知青呢?在我临出发的前夕,他在博客(《华腾梦歌》)还专门发了一篇《永永远远的挂念》,我们上海的不少知青看了以后都很感动。特别是这位曾经担任过农场领导职务(原东风农场工会主席)的老同志,还把自己的家里电话、手机以及来东风农场的有关路线图公布在博客上,为所有回农场的知青朋友提供方便。在有2万名东风农场的干部员工中,唯有他这样做了,感动了无数知青!

  对于刁光明的了解,我是在上海知青邵国良的博客《勐龙情深》里看见的。在这里我再次引用邵国良文章里的介绍:

  “刁大哥年轻时就多才多艺,文革期间到处搞‘红海洋’,他画大幅毛主席像的技艺被部队看中,1968年被借调到部队,1970年以31岁高龄已婚的条件被特招入伍,专司画毛主席像,1974年复员后,曾任农场六分场二连指导员,后调任九分场宣传干事。知青大返城后的1980年,调至农场场部工作。老刁长期以来潜心书画艺术,孜孜不倦,如今仍经常以丹青为伴,满头华发,极具艺术家气质。他的博客名《华腾梦歌》,博客网页制作精良,图文并茂,质量高,内容丰富,充满西双版纳亚热带气息,兼有农场的近况,是原东风知青们了解农场,怀念农场的一方良土,深受东风知青喜爱。刁光明平时和大家在网上就有交流,知道知青网友们要来参加场庆活动,刁光明在每位知青网友的博客上都发出了邀请:到农场来,一定要去找他,要见一面。”


   我在云南东风农场将近10年,以自己的经历回忆,在农场干部当中能够像具备刁光明这样才华的人很少。以前我不了解,至少在今天能够开起自己的博客与知青和农场以外精彩的世界进行交流的很少,他做到了;能够在退休以后潜心研究书法,篆刻,木刻等作品,在艺术的海洋里遨游的人很少,他做到了。正是有了这样的深情,刁光明在西双版纳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如鱼得水,展示着自己独具魅力的才华,博得无数朋友的喝彩和共鸣。

(这是我和昆明知青李琼华与刁大哥的合影。当天,李琼华知道我到农场,特意在刁光明的家里等我,可见这里已经是“知青之家”了)

  我感到这就是一种知识的力量,是一种文化的力量。铸就了一个人高尚的人生情操、人格魅力,值得我们久久地仰慕!


   这次在刁大哥的家里,我看见了的是一个艺术之家。楼上楼下挂满了书法,篆刻,木刻作品。参观他的工作室里和作品陈列室,简直是一种艺术的享受。看见那一幅用小楷行书抄录的《共产党宣言》,字体隽秀飘逸,这是作者的一种情怀,一种艺术。看见那来自澜沧江边的鹅卵石,他仔细进行清洗,打磨,写上篆体字,描上印章,然后罩上清漆,是一件件不可多得的艺术品。谁能够想象在这个遥远的边疆农场里,蕴藏着这么一位艺术家?


   刁大哥与我在农场不相识,是网络的世界把我们联系起来了。对于我的到来,我感受到他的好客、热情。我在农场只有一天的时间,他全程陪同了一天。一路上,我们交流对于农场的过去、现在以及将来的看法。我亲眼目睹了他见到留场知青的那份真挚的情感、亲切的问候;我亲耳聆听了他对于时政精辟分析和见解;我在亲身感受着一位对于知青有着深厚情感的老人的那份爱。

  愿这份爱永久地留在每个与刁大哥相处过的知青的心坎上。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