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陈与    上传日期 2009-11-15
 
 
 

  打开电脑,一张陈锋肖像构成阴暗的弧线,成为众多光线的细微内敛,使2009年11月14日上午9点,坐在办公室的我,推开热情洋溢的普洱茶杯,推开预约文章里的蝴蝶、花朵、云彩、翅膀的主谓词组和动宾结构,让两行清泪沿着陈锋肖像下面的一盆白花,悄悄撬开紧抿的嘴唇。我不相信眼前的事实报道,让拨打余远瑾手机号码的拇指也露出僵硬的表情,总是把手机号码拨成120的急救车辆,这是我无所适从的深渊绝境。

  电话那边,余远瑾连续的几个想不到,一扫她说话果断、灵牙利齿的极好印象,她传来的声音涂上了厚厚的伤心颜色,模糊的音质是说不下去的谜团,震惊的语气里充满了无限悲痛。是的,陈锋战友走得太突然了,在离开我们时把所有的苦难自己一人扛起,就像她生前所说,大家都忙,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即使她病重住院,即使天国招她为媳,天堂认她为母、黄泉为她让路的重叠时光,在生命回光返照的那一天,她回到了重庆,而她回来的时间没有人知道,只有亲人在她越行越远的呼吸里,成为她的泪水,成为她的一部份。

  我认识陈锋,是去年参加云南东风农场五十年大庆,西双版纳州傣族医院波波龙英在景洪傣族园举行招待宴,在宴会期间,陈锋从西双版纳大勐龙镇来送余远瑾乘飞机返渝,偶然与我相识。余远瑾介绍陈锋是留在东风农场的重庆知青,她原在五分场工作,后来认识了十三分场机务队的刘忠,在返城风暴席卷西双版纳丛林时,为了爱情,为了责任,陈锋选择了留在东风农场的惊人之举。

  经过多年打拼,陈锋有了经济基础,一家人过得幸福美满。听完介绍,我握了一下陈锋的手,在灯光照耀下,我发现皮肤黝黑的陈锋是夜晚的图案,乡音未改的她邀请我到她家做客,率真的性格还是重庆的正宗火锅,在她浅浅灰白的头发上呈现出历经坎坷的生活磨难,透亮的双眸里是岁月烙印的坚强意志。她告诉我,她经营大勐龙的加油站,准备在勐宋山投资再建一个加油站,从她自然的口气里传达出第二故乡的未来发展。我听出来了,第二故乡的东风农场是她的世界,是她一生的春天和下一代的血脉河流。

  听她说要在勐宋山建一个加油站,我兴趣陡涨,因为时间仓促,想去勐宋山哈尼族村寨的计划泡汤,但那里的山水是我孤单背影的往事回声。30几年前,我耗费超大规模的身体透支,翻山越岭行走10几个小时,到哈尼族村寨购买原生态的黑木耳、花几块钱吃一顿哈尼族人民烹饪的山鹿肉。如今,我就在勐宋山下而只能眼望,陈锋听我说想去勐宋山,拉住我说,走,回大勐龙我送你去,一副古道热肠的真诚样子,让一个男人像一个女子那样,优柔寡断。

  返渝后,我从余远瑾拍摄众多勐宋山照片里得知,她去哈尼族村寨就是陈锋和刘忠陪同,引得我嫉妒了一个月,这一个月就是余远瑾上传到网上的勐宋山风光绝色,让勐宋山下的一棵橡胶树天天爬在网上看勐宋山的文明进化、勐宋山骨架的村寨、勐宋山的花朵青草,摸摸自己的身体还有没有勐宋山黑木耳的营养。



  再后来,陈锋与余远瑾还有联系,我私自盘算着到勐宋山走一趟的时间,倘若去勐宋山免不了麻烦陈锋的想法,在脑子里是抹不掉的痕迹。算来算去,我动身到勐宋山的日子如同一枚钉子,钉在哈尼族村寨的房梁上。那天,河南、河北、内蒙古下了特大暴雪,山西省3万人阻截在各个交通要道口,而重庆却出现少有的太阳,重庆朝天门码头更是冬日暖意,这时,冲动魔鬼的B型血液澎湃起来,我想,应该给陈锋打一个电话了。

  电话没打,陈锋走了,54岁的她还没有来得及品尝自己的果实,就驾鹤远游天境去了,留下一片苍白和陷入困境的重庆,阴霾之下的冷风,从早晨就结为一层白霜,挂在树枝上,那是我祭典陈锋的白绸,是我哭泣的泪痕。我双手合十,向天国的父老乡亲祈祷,向天堂的兄弟姐妹拜托,好好照顾陈锋,她初次乍到,请给她一碗热粥、一杯热开水,她在人间太苦了,当她的事业有了一定的曙光,就到你们这里来报道了。天国很冷,请给她多添一床棉被,她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嘘,请大家屏气凝神,陈锋来了。

  陈锋,你别担心,勐宋山的加油站还是要建,你家的东风牌汽车又拉了一车山货,到昆明去了。你在天堂里,向政府打报告批一块红土地,修建东风农场的别墅高档小区,到时候我来了,请你帮忙选址看房,买一套与你家最近的住房,我们在一起,听我讲重庆老故事新故事,让笑声飞到月光中的一枝青荷的蕊上。陈锋,我告诉你,从明天开始,重庆又要连续降温一周,这几天的重庆天空掩面哽咽,都是为了想你。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