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李勉(原二分场工程连上海知青)  上传日期 2010-04-27
 
 


  网上惊悉,广受昔日知青爱戴和尊敬的革命老人“赵凡”去世,顿时胸潮涌动,激情难抑。老人与我素昧平生,无交无往,可他在公元一九七九年元月二十七日凌晨五时,在与中央通了十几个小时长途电话后,面对上千名因绝食而奄奄一息的知青们发出的声音:“中央领导同志明确表态,你们的合理要求是应该得到满足的”,如洪钟大吕,石破天惊。为云南十万知青,全国千万知青带来了命运的转机和新生命。当时的我们犹如没顶的溺者抓住了救命绳索,身陷魔窟的犹太人逃出了“奥斯维辛”,那一份感激,那一份庆幸,若干年后回想,依旧历历在目,依旧难抑激动。我们不知当时电话另一头的中央领导是谁,但我们记住了身边这位拯救斯民于水火之中的恩人:赵凡!一个“不凡”的老人,一个甘冒风险,敢于为民请命的老人,一个身居高位却心系百姓的老人,一个在万马齐喑环境中勇于负责仗义直言的老人,一个为无数知青.知青家庭带来福音的幸运老人。如今他去了,象一个平凡人一样,但他是不平凡的,不平凡之处在于身居高位,仍保持着一颗平常人的心。面对绝食知青,他会流泪,会道出心声:“将心比心,哪一个青年没有父母,哪一个父母不疼爱子女,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在那人妖颠倒,政治利益高于一切的年代,斗胆说出此话的官员能有几人。难以想象,假如当时中央派来的调查组官员不是赵凡,是他人,是那位在北京接见知青请愿团用手杖跺地板,大声训斥知青代表的“老革命”,事情的结果将会怎样,云南和全国千万知青的命运将会怎样,就当时高层决策者“政治利益高于一切”的政治思维定势来说,区区十万云南知青的命运实在微不足道,君不见,共和国历史上,三年“大跃进”,饿死平民3755万,经济损失两千亿,事后中央召开的七千人大会上,那位决策者竟然说:“责任人人有份,即使要负责,也不过千分之一,万分之一”,惊天大祸,一语轻轻带过。十年文革,登峰造极,一亿人遭迫害,两千万人非正常死亡,经济损失一万三千亿。与之相比,十万云南知青的境遇 不过九牛一毛,无足轻重。所以就当时形势而论,任何不虞和“可能” 都会发生,惟独“屈从民意,屈从知青抗争”的“可能”最不会发生。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历史的发展就是这样的诡谲,在赵凡老人的作用下,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斗转星移,风云变幻,三十年后,早已回到城市,回到父母身边,遂却生平之愿的我们,回首这段往事,有什麽理由不感到万幸,有什麽理由不感激这位体恤民情的好干部,感激这位危难关头,挽狂澜于既倒的救援者,感激这位情同父母,恩重如山的侠义老人呢!

  中国古代有个寓言,说一位老人临终前叫来三个儿子,一人给了一把斧子谋生。老大用这把斧子挣下一座金山,老二用这把斧子挣下一座银山,惟独老三用这把斧子在世人心中刻下一个名字。在千百万知青心中,赵凡老人就是这位老三。如今他离我们而去,我们不知他人生最后的足迹在哪里,不知安葬他的坟茔在何处,不知对他身后的评价会如何,可对尚生活着的千千万万知青和他们的家庭来说,“赵凡”这个名字,将永远铭记在心。中国有个大人物曾说过:“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但现实证明,这是悖论,现实的结论是“一个人做点坏事并不难,难的是做一件好事,做一件有益于千百万人的好事,这才是最难最难的!”赵凡老人做了一件好事,一件有益于千百万知青的大好事。因而他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恩于千百万知青的人。他的名字将永垂中国知青奋斗的青史,永远镌刻在中国知青的历史丰碑之中。赵凡同志千古!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