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樊英杰   上传日期 2012-01-08    
 
 

  我的好友王总元是一个在重庆工作 30 年的北京知青,是一个热爱生活、珍爱友情的乐天派。无论是身处 10 年艰苦的知青岁月,还是返城后为了爱情到重庆谋发展的折难经历,一路走来他经受了许多变故,在坎坷面前他没有一丝退却,直面曲折,昂然前行。在他身上既有北方人的宽广粗放,更有南方人的耿直豪爽。 30 多年的渝水滋养,使他深深融入火辣辣的巴风情怀,脱变成一个满口巴渝方言的地道重庆崽儿。

   王总元虽是京城人确不是出身拼爹家庭,也无皇亲国戚血统,只是皇城根下贫民胡同的一介草民,在馄饨、杂耍、蝈蝈撕咬的吆喝声中度过幼年少年,文革兴起时他正值男女混校北京 78 中的初二学生,当年,北京的男校女校可是好学校,男女混校就一般了。可,无论是单性学校还是混性学校中学生的革命动机同样纯洁,革命热情同样火烈,追求全人类解放的崇高理想同样血脉喷张,当伟大领袖一声号令他也同京城八千子弟红尘滚滚远征版纳密林,激情满怀地投身到埋葬帝修反的战场。(请各位理解,这里用了刻画那个年代的响亮词语)

   说是战场却没有两军对垒,自己同自己战斗。

   为了迎接大规模重庆知青的到来,从二营四连、五连、十连抽调人员组建成一个以北京知青为主的开路先遣班创建十四营一连。 1971 年 3 月他随着这个临时建制班从二营四连开进莽莽龙秋山,在遮天蔽日的原始热带雨林里没日没夜抢时间伐树砍草挖沟平地建草房,拼力拼汗刀斧狂飙成为新建十四营一连的奠基人,点燃第一把开荒砍坝的烧山火,仓促间,在没有路的原始驻地迎来了 15 、 6 岁的重庆弟妹。眼前的重庆小弟豪爽耿直,川妹子粉嫩玲秀,令热情大气的北京知青眼前一亮,很快与重庆知青打成一片,以北京人的热情大度和睿智聪慧感染引导着谙不省事的重庆弟妹。

   不知是哪颗福星引照,建营初始王总元干得一件美差,整天骑着单车飞翔在营部连队间的崎岖山路上,当上令人羡慕的通信员,成为最受连队知青欢迎的鸿雁使者。往往是他还没下车就被翘盼家信的知青们蜂拥上前团团围住,那种被热烈簇拥着的涨份感使他飘飘然,一扫往日在同乡中的猥琐状,早早就体验到实现自身人格价值的幸福骄傲。很快,全营知青少有不知道他的大名。遗憾的是,大名却不是正名,随着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全身都响的飞鸽牌单车 “ 毛三 ” 的昵称响彻全营,无人不晓。其实,这只占一半原因。真正让 “ 毛三 ” 响起来的归结于他特别能侃,那一口滴溜溜的老北京市井土话带着浑厚儿音,初听还不能完全明晓,(后来才明白,北京话不等同于普通话。)那哑沉卷舌的京片子还是唬倒满口椒盐味的重庆知青,十分欣赏正宗京片子的精彩语境,很是着迷了好一阵子,那段日子是他很傲然,很拉风的快乐时光。

   风光无限好只是在险峰。

   正是傲然、拉风的得意劲使他忘形,口无遮拦的肆意调侃严重不合极左风向,于是,兵团左气浩然的严肃纲纪容不得他的快乐拉风,很快他就失去飞鸽坐骑的待遇贬回连队拿起锄头砍刀重回与天斗与地斗的开荒战场。

   飞鸽坐骑可以失去,乐观调侃的天性却不能剥夺。极富语言天分的他掌握了云南话、湖南话、上海话、重庆话的特质,兴致高起时总能随口编出一连串令人捧腹的地方话。在劳动艰苦,物质匮乏,心绪纠结,最蹉跎最难熬的日子里,他的贫,他的侃,他的正说胡说瞎编乱语不知给多少苦涩中的知青带来久违的欢乐,他的瞎侃远强于极左说教。他走到哪就把生气带到哪,那里就热闹,给苦闷抑郁的知青添上几分快乐的心景,他贫得海阔天空无边无际,他侃得妙语飞扬引人入胜。如果现在的周立波看见想必也得拜师学艺了。

   他是燕赵子弟却没有金戈铁马的彪悍身姿,他是天子脚下的旗民却没有皇天后土的高傲,他是初二的肄业生却有纵横驰骋,旁征博引的侃大山本事。明知不巴谱还是喜欢听。经历八年十年艰苦岁月的知青们都认识他,记得他。

   他天生的语言模仿才能一直延续保持直至今日。

   记得在白公馆渣滓洞参观,一时兴起,他前后两次站在梯台上院坝中表演电影《重庆谈判》里毛泽东、周恩来、蒋介石三人对话。毛泽东的湖南韶山话,周恩来的绍兴口音,蒋介石的宁波腔,那语气语调、神色姿势模仿的惟妙惟肖,那精彩逼真的脱口秀引来众多游客围观,还以为是专职演员在表演,赢得阵阵掌声。在十四营重庆知青纪念赴滇 40 周年大会上他杜撰自演的《周总理看望版纳知青》的脱口秀受到热烈欢迎。他学作周恩来右手微拳轻端腰间身体前倾的特有姿势,用绍兴口音说道: “ 西双版纳的知青朋友们,小将们,你们辛苦了!我代表毛主席党中央来看望你们来啦! ” 把想象中周总理亲切关怀版纳知青的温暖情景栩栩如生地展示出来,仿佛就像真的发生过,令百余参会知青不尽感动、唏嘘、叫好。

   生活不是白开水,人生是丰富多彩的,对生活品质他有他的兴趣和追求。

   他不谙棋牌不会坝坝舞,他的天赋还表现在对音乐的欣赏对管乐、钢琴的无师自通,完全达到自娱自乐的演奏水平。尤其紧跟时代,熟练操作电脑,在键盘上打字,十指飞舞发出紧凑均匀的按键声,快速飞出连串准确的字符,盲打无误。

   他走完紧张劳作的职场生涯从重庆机场退休后生活的激情再度高扬,他用地道的重庆话说到: “ 问天再借 60 年,老子要从奶娃儿驾墨,重新活一盘。 ” 于是端起相机走四方,从东海之滨到雪域高原,海浪拥抱冰川;挟南国骄阳灼照北疆大漠黄土高坡,宝岛阿里山寄深情。祖国壮丽山河留下他爽朗的笑声和深浅的脚印。第二春的美好时光把他在襁褓时的婴儿眼帘重新打开,重新新奇地打量这个世界,把老天真的眼睛化着镜头扫描生活的美好,刻录舒心的情志。凭着对生活的热爱,对美的欣赏,对光影的感悟,从不会摄影的他竟然也拍出上佳图片。足以见得,他是生活的强者,是有生活品位的老知青 —— 北京知青。

    请看他的摄影习作

雪域藏风 (点击画面放大)


(点击画面放大)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