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 苏其华  上传日期 2012-03-11    
 


  人生犹如一片茶叶。一片生机昂然的茶树叶,经过采摘、干燥、搓揉、焙制成为人们的饮品。

  上海知青阮根胜。 1970 年 3 月 27 日 与数千同龄人一起。赶赴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二团,被划入当时的三营五连。终于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兵团战士。为建设边疆,保卫边疆,撸起了袖子。
  
  他个头廋小,生性聪明活泼,好胜性强。在连队,从不因个小体轻而贪不份,事事处处抢在前,争着干。深得大家的称赞。

  由于他工作认真负责,营部安排他当了粮仓管理员。这个粮仓是全营几千人口的唯一的粮食仓库,粮食进出都得由他经手。同时还负责一台碾米机的操作和管理。

  全营十几个单位、连队。每个单位一个月就要到仓库拉两次米。说是拉米,其实就是由各单位司务长带着几个身强力壮的知青来打米。(就是用仓库的稻谷现场碾米。)打米的活很累人,四、五十斤重的稻谷要抬到 1.5 米 高的碾米机料斗里。整个碾米室粉尘弥漫,虽然带着口罩,不用多久鼻腔里就灌满了粉尘,嗓子眼就会冒烟。轰鸣的机器声使人头脑发胀,一天工作下来累的倒在哪里都能睡着。饭也不想吃,澡也想不洗。而整个仓库就他一个光杆司令。虽然很多力气活是由各单位自己干。可是;过磅、记账,操作碾米机。只能亲自上手。傍晚了,碾好的米运回了各自单位。此时的阮根胜还得将仓库打扫干净,将账目做好。躺在谷上睡着的故事经常有。不是被老鼠咬醒,就是因为晚了被同宿舍知青唤起。

  他还积极参与营部搞的军民共建工作。利用晚上和星期天休息时间,为附近村寨的老百姓义务碾米。十里八乡的各民族百姓都认识他。由于他的工作出色,得到了全营的通报表扬。 71 年 5 月加入了共青团。年底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是连队培养对象。

  不久他调到云南省茶叶科学研究所工作。开始了茶人的生涯。云南省茶叶科学研究所是全国茶叶领域技术力量最雄厚的科研单位。自己从一名橡胶种植的农工,成了一名茶科所的学生。感到无比的激动,从心底里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努力学习报效祖国。

  在茶科所,他有幸与著名专家何玲仙、张木兰、梁风铭、许国钟及后来成为勐海茶厂副厂长,勐海县茶叶办公室副主任的茶叶专家蒋晓应一起工作。得到他们的悉心教导。加之他自身的聪颖好学,利用一切机会虚心 向 老师及技术人员学习,尤其得到了茶界泰斗吴善庭 . 钟萝的指点,使他的专业知识和技术能力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

  茶科所的几年,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经历,也是收获最丰的一段历程。由于文化水平低,更不谈有茶叶的所谓知识。便一头扎进书堆里。压缩了可能的所有业余时间,无时不刻地吸食着各种营养。有空就往茶园跑,捧着书本找标本,跟着老师、教授们一起爬山涉水,睡茶园,吃茶山。一点一滴地积累 -------- 不出二年学习成绩已经名列前茅了。他经常对我说,那时期就凭着一股子固有的好胜性,不复输。真不亚于农场学大寨的那股子劲。

  1975 年至 1977 年被派往凤庆,普洱,等云南省的各大茶厂进行新工艺新技术的普及推广工作,而且还到过四川,贵州,广西进行红茶的试验推广。为我国茶叶产业的发展起到了一颗排头兵的作用。

  由他参与开发研制的“云海白毫”普洱茶,也曾是他的骄傲。 “云海白毫”四个字,就是他在茶研过程中跋山涉水、走村窜寨,将西双版纳的美丽风光融入到了血液里的最好体现。在研发成果竞名会上 何玲仙 老师对阮根胜说:“你是这款茶的主要研发人员,就由你给他起个名字吧。”阮根胜略加思索“就叫‘云海白毫'吧”一经提出即被选用。并被评为全国驰名商标远销海内外。阮根胜也成长为名符其实的茶人了。

  在茶科所的八年里,阮根胜从一个没有知识的“知识青年”,成为一名能掌握从茶树改良、种植,茶叶采制全过程的技术专业人员。期间对《茶经》的研读,老师的教诲和科研生产过程的经历。悟出了茶的道理;为什么茶作为饮品历经几千年的承习不断,流传盛广。这不仅仅是茶叶本身具有优良的品质,重要的是渗透了五千年中华民族文化的精髓。数千年来道,儒,佛教对茶的深究沿袭。飮茶就有了陶冶情操,修身养性的内涵。《茶经》中提到的“精,行,俭,德”是茶道的宗旨。现代茶人又提出以“廉,美,和,敬”作为茶道的基本精神。茶的文化已经与人的思想、道德、情操有机地联系在一起。 “茶如人生”,“人生如茶”此谓之也。



  知青大返城的涟漪波及到了所有有知青的角落。 1980 年他随着大批返城知青回到了上海。开始了新的历程。

  “充电”。把失去的学习机会找回来。这是阮根胜进入上海后首先考虑的重大问题。在工作期间把握一切机会,从初中,高中,大专,用了整整七年的近乎所有业余时间,为自己的人生重新铺就了一条道路。同时学习了汽车修理的专业技术,取得了汽车修理技师和高级汽车驾驶员职称。期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实现了多年的愿望。就此开辟了一片新的天地。

  在各级领导的支持和关怀下,创立了求精汽车修理厂和求胜商场。在他担任法人厂长和总经理的二十多年期间,他没有忘记自己是个知青。周围还有很多生活得很艰难的知青。凡是一有机会总要首先想到那些尙有困难的,已经待岗在家的兄弟姐妹们。并且分别为他们选择好力所能及的岗位。 ------ 至今知青们相聚一起,还在感谢这位昔日的同学,战友。

  新世纪初年的茶市倔起。起因便是云南的“普洱茶”。云南是世界茶树之源,茶的产业是云南的传统特色产业。沉香千年的“普洱茶”终于在市场经济规律的大潮中被发掘。于是乎,原茶科所的同学、同事,也有老师、教授都纷纷“下海”。以各种形式参与其中。这时的阮根胜也无法避身其外。讨教的、拜师的。带着茶叶直接上门请求鉴定的。络绎不绝……。

  茶人茶友们不断地鼓励他重操旧业。独立门户,拾起不能丢弃的茶道。 2007 年,阮根胜终于操起了自己为之付出青春年华的“普洱茶”。开了一片专营“云南普洱茶”的茶行。虽然二十几年没有接触此道。一旦回身,仍感到不尽的愉悦。感觉又回到了茶园,茶山。那曾经的一幕幕又在眼前,茶叶的专业知识自然地回到了胸前。以前是技术至上,现在如上战场。阮根胜坚持秉承数千年的茶人之道,坚持“精、行、俭、德”的茶道的宗旨。茶之商也当然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五十四岁的他参加全国高级评茶员培训,获得了国家级高级评茶员资质。他待人热情真诚,他总是说,做事先做人,营商必有诚。他从不弄虚作假,坚持实事求是。同样的产品,他的价格总比别人低廉。因此他的店里总是顾客盈门。至今仍在上海国际茶城占有一席之地。

  “人的一生就像一片茶叶”。阮根胜跟我谈起他几十年的创业历程时,总是无不感慨地说;自己十几岁被大浪裹挟着从上海到云南。从种植橡胶又去专事茶叶,就好比将新采摘的嫩嫩绿绿的茶叶,投入到了纷乱繁杂的加工过程。但是无论在什么境遇状态下,格守“廉,美,和,敬”的为人之道,是一个茶人的基本要求。回到上海这几十年的经历,又仿佛是干毛茶被制成了成品茶。我不知道自己被制成了什么茶。但我最希望的是“普洱茶”,因为我这一生最好的时光都属于了它。也希望我这餠“普洱老茶”能再为我们知青做点啥。

  是的,他不仅在创业期间时时处处想着身边的知青战友。这几年频繁的知青活动中,也次次处处有他的身影。总是全心全意地提供各方面的帮助,资助和方便。他那两张车也几乎成了我们知青活动的专车了。

  他不仅是一位积极的知青活动召集人。同时是一位值得大家伙称道的热心人。哪位知青有困难,有什么能帮得上的,他绝对是第一个到达的。有位知青得了癌症,就是他牵头在这两年里,无数次地组织知青战友到家里、床前慰问。组织知青、同学一起热热闹闹地向他祝贺六十大寿。使他在与病魔作斗争的时候能感受到来自知青团体的力量。

  不管他在哪里,那里就是知青活动聚集的必然场所。他爱人也是位热情周到的好客人。每次腾椅挪桌,倒茶送水,总有她的身影。

  在上海三十年的创业历程中,自始至终把“精、行、俭、德”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在日常工作中对人对事都能经常用“廉,美,和,敬”作为一面镜子来对照自己。虽然,阮根胜的这三十几年里,工作岗位发生了很大变化。社会地位也从国企的领导干部到“下海”经商的个体户。但是人生如茶的茶道之精髓,却始终未能从阮根胜的骨子里被替换掉。

   这就是他如茶的人生。

                        
                    2010 年 10 月 21 日 (起草)
                     2012 年 3 月 8 日 完稿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