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 徐秀明  上传日期 2012-04-14    
 

  这是两个上海知青和昆明知青妈妈之间的事,虽然不是“动地”的大事,但却深深铭刻在当年两个上海女知青的心里。这次我和杜惠莉在云南旅游期间,在昆明知青李天放、侯建华的陪同下,专程去了翠湖路看望了 38 年前帮助过我们的张瑞云老妈妈。


 

  张瑞云老妈妈现已 80 多岁,是昆明知青李天放的母亲,由于动迁,她已不住在当年翠湖路的老房子了,而是与女儿同住在翠湖路上的动迁房里,我们的到来令老人激动不已,她紧紧地握住我俩的手,连声说“谢谢!谢谢!”,我俩忙说:“应该谢的是我们,当年我们两位上海女知青在昆明遇到困难时,得到了您的热情帮助,直到现在我们还记忆犹新”,但张妈妈说她已“记不得”这件事了。我们不知,是因为 “知青年代”张妈妈帮助知青的人太多所以记不清,还是她认为是应尽义务的小事而忘却。

  我们告诉她:那事发生在 1974 年 3 月的一个晚上,我和杜惠莉结束了探亲,从上海返回农场,经过多天的火车颠簸到达了昆明。那时候,从上海到云南版纳的东风农场的交通极为不便。先要像我们那样坐四天三夜的火车从上海到昆明,接下来还要从昆明坐整整四天的汽车才能到达景洪。

  在我俩抵达昆明的那一天偏不凑巧,我们能找到的旅馆全部客满,天又无情地下起了小雨,倍受挫折的我们傻坐在翠湖路“昆明图书馆”花园里的台阶上感到万分无助,两个小姑娘无奈相望不由得失声痛哭,不知今晚如何是好…… “是否可以找昆明同事帮帮忙”在这万般无奈之机杜惠莉的话提醒了我。至前,机务队的昆明知青李天放曾对我说过“如果在昆明遇上困难可以找我父母帮忙”我俩怀着试试的心情找到了李天放翠湖路上的家。

  我俩还隐隐记得当年李天放的家,是翠湖路上一间老式居民楼的底层,家中除了双亲和妹妹外还住着一位老人。当我俩来到他家时,张妈妈把我们迎进了屋,热情的接待了我们,当得知我俩找不到住宿的情况后,就像母亲照顾自己的子女一样为我们准备晚餐和洗刷用水,还不停的安慰我们“到了这里,就象到了自己的家,有什么困难尽管对她讲,她一定会尽力帮我们解决的”此刻的我们激动万分、热泪盈眶,从陌生地“万般无奈”到母亲般“无微不至”我俩内心的变化和感受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那天晚上两位老人还腾出了自己睡的房间和大床,为我俩换上了新的棉被和床单,而两位老人自己却在外间打地铺睡觉,第二天一早两位老人又为我俩准备早餐,帮我们送到车站。

  经我俩这么一说,张妈妈似乎想起什么,她说:“帮助知青解决困难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有‘两男一女'三个孩子,两个男孩也在农场,我们和其他知青家长一样深切地感受到当年知青远离父母在外的不易,当时我家‘老二'天放在农场开车,有很多便利,我们就教育他要“积德行善”,多为知青做好事。所以在那个年代,各地知青来我家的很多,他们碰到的困难,我们只要能办的就一定会千方百计地帮忙解决,为你俩所做的也是我们知青家长应尽的责任“。

  我俩听了很感动,这是老人多么朴实和感人的语言,把为别人做的好事看成是自己应尽的责任,并从记忆中忘却,我们从张妈妈的身上看到了春城老人的慈祥、温馨和高尚。

  眨眼间时间已过了 38 年,当年 20 多岁的我们,现在也是 60 岁的老太了,但张瑞云老妈妈那种胸怀宽广,“忘却自己为别人做的好事,把它看成是自己的责任”的精神却永远激励着我们,我们一定要“牢记别人为自己做的好事,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社会需要这样的精神,和谐需要这样的精神。



  在这里,我们感谢张瑞云老妈妈、感谢李天放、感谢昆明的知青朋友们。

  最后奉上郑智化“找路的人”作为结束语:

  黑夜里点一盏希望的灯,像天边的北斗指引找路的人,在心里面开一片接纳的窗,象母亲的怀抱温暖找路的人,也许你曾经迷失自己但不要害怕,就当这个地方是你暂时的家,也许明天你要再度浪迹天涯,就让我一双祝福的眼眸陪着你出发。


                        2012-03-28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