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 白丁    上传日期 2013-04-19    
 
 
 

  原云南西双版纳东风农场三分场的上海知青孙淳若回农场买了房,原本打算退休后在那疗病养老的,如今却成了一所门庭若市的“知青驿站”了。

  
西双版纳是个世人皆知的风景如画、气候宜人的好地方,这对一个有心血管疾病,并伴有中风后遗症的退休老人来说,在那疗病养老确实是个好地方,况且,孙淳若还是在那片“广阔天地”里奋斗过的知青。2011年下半年,他来到那里,立马决定购房(106平方/三3室2厅)定居。这个消息在知青中一经传开,就成了热门话题,很快他的新居也热闹起来,原本就是知青热心人的他,从此没有再闲不下来过,到今天为至,已经接待的原东风农场的各地知青及知青家属朋友不下十批、数百人。

   孙淳若给知青们带来了方便和快乐,他以认真负责的态度,极高的热情,像对待自家的兄妹一样迎来送往。对有要求住宿的知青主动让出房间,自已睡在客厅的沙发上。早上四点多钟起来为大家熬粥、蒸包子。有要在这吃饭的,他便早早的准备上,用当地的风味特产来招待来至远方的战友。别看他右半身不能自如,左手单臂颠勺可是拿手绝活,一桌美味的“傣风佳肴”也费不了他一个时辰。

  就在今年1月底,一位上海知青农场下连队走访老职工,夜间行走时不慎摔倒,造成手臂骨断裂、脊椎骨压缩性骨折,入住景洪市中医医院(原东风农场医院)。在这位上海知青住院期间,孙淳若不顾自己是腿脚不便的残疾人,坚持每天送饭递水,常伴病榻,把温暖时刻送到病痛人的心上。这位知青出院后,又接其到自己家中,体贴倍至照顾养伤,使这位知青战友在边远的山区、,在远离家人的情况下平安顺利地渡过一劫,深深地感受到知青间的友情高于一切。

  孙淳若现在俨然是个“当地人”了,吃住在他那,出行他也能帮着联络。无论你们要去几队探亲,还是到哪去玩玩,都可以联系上车子接送(现在国际天然胶价飞涨,农场职工的收入也不错,家里有车已不算希罕。当然是一般的小四轮,作为林地运胶的工具。没了我们当年那种手提肩挑的现象了),并且倍同往返。现在他那里来多少人要住下都不会有问题了。仗着是当年的知青,孙淳若跟老职工的子女已经很熟。住他隔别的正是当年分场理发员的儿子,娶的是分场胶片厂厂长的女儿,他们视这位上海来定居的知青老人为长辈,十分敬重他,关心他的起居,平时就让他跟着一起过。所以只要有知青来他们都会主动过来帮忙,住不下了,他们就回父母家去住,把方便让给这些当年的叔叔、阿姨。他们说,来的都是他们的长辈,小时候这些知青们还都真的抱过他们呢。

  孙淳若是上海69届的初中生,70年6月走上了“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来到种植橡胶的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二团三营七连(地处中缅边境的大勐龙坝区)。十年的农场生活与这块红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无论现在怎样来评说“上山下乡”的功过是非,三千六百五十个日日夜夜,那风风雨雨,坡坡坎坎;那里的水、那里的草,以及人生中无数个第一次 -- 粗野的斗殴、甜美的初恋……怎么可能忘记。有人说这是个解不开的“结”,没错!

  回城后,孙淳若同大多数知青一样,经历过上岗下岗,最终以“买断工龄”(以经济手段解除劳动关系)的形式脱离了赖以生存的岗位。十年前,他又遭遇中风,右半边半身不遂,通过积极的锻炼,他生活总算可以自理,但仍留下了严重的后遗症。面临退休时,为疗病养老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回农场”便是他不二的选择。

  在QQ聊天中,我向孙淳若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就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和经济能力(每个月的养老金不足二仟)可以支持多久,长此以往能行吗?

  他的回答令我非常感动:
是大家给了我这样快乐的退休生活。看上去我在奔忙,在辛苦。但是,收获的要比付出的多得多。从心底里感觉快乐、充实,这就够了。现在是我一生中最愉快的阶段,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坚持。事实上我已经做不了什么大事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没少得到大家的帮助和照顾,今天的这个机会也可以让我为大家做点什么。大家不是也都提出来要跟我结算吗,我没同意。他们就看着家里缺什么、短那些地给我作了很多补充,这让我已经不太好意思了。有知道我情况的还给我带些药来也都分文不收,上次就有人从我上海父母那里带来了够我服用一年的药,令我感激不尽。

  你们在上海一年相聚不了几次,我这里反而时常与大家相聚,而且和老职工以及他们的子女们一起。那种情景,不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而是发至内心的迫不及待地湧出来的热情。这种感情是朴素的,是炽热的,是难以割舍的。在这里不必讲究什么名点大菜,原汁原味地来上几大碗,把杯子举起来“干、干、干……”,“岁、岁、岁岁岁……”地吼上几噪子就全在其中了。我每每身临其境都会禁不住泪水……。

  “这就够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知青,一个似乎多难的残疾的病患花甲,用极朴素的言语道出了祟高的境界。在回到了曾经抛下青春的农村,并且以自己的住所,为往来的知青无偿地提供各方面的服务,形成了一处真正意义上的“知青驿站”。这在如今的大环境里是格格不入的另类。竭尽微薄的经济,支立起残疾的躯干义无反顾地进行着自以为高兴的事,这就是幸福。这样的幸福只有在经历了痛苦后的我们这些人才能理解,才能感受得到。

  从最近回来的知青们那里得知,这个“知青驿站”在大家的参合下已经有点像样了,各个分场的各地知青现在都在传递着这个“知青驿站”的消息。准备要回场的知青也正积极地联系,有的还想通过他联系附近的旅游景点呢。我个人的想法,在得到孙淳若提供的方便和帮助的同时,我们也要考虑他是个需要帮助的病残老人,如何能为他做点什么……。














                           2013年4月15日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