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上海知青 白 丁 上传日期 2008-08-24


  在<<知青. 上海>>第二期上,读到了叶辛的“论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落幕”。读着、读着,就又回到了那个年代,读着、读着,是乎理顺了三十年前回城的那一幕。

  我是一九七八年底回到上海的。当時知道全国知青工作会议要开,但已经憋不住了。不管怎样先回去再说,有关病退的事一定要自己去跑了,父母亲年岁己大,力不从心,老父亲近七十的人了还不断地往街道跑,区里、市里的也去过多次都无明确的答复,实在于心不忍也安心不下。再说就是知青会议结束,也不外乎“坚持、扎根、干革命”之类,有一些调整也是有限的。现在有办法的己经走的走,调的调,嫁的嫁了,没有办法的只有跑了。更何况女朋友早己病退在上海了。好在学了点木工手艺,听老人说“天灾饿不着手艺人”,不管算不算手艺,手上还有点力气。请了个事假谎称父母有病需探望,就提了一大包工具独自回到了上海。

  当时社会上关于知青政策的说法很多,待了几天没准信,就开始走访、写信反映情况,要求尽快将我的病退批来。又根椐家中情况向市乡办、解放日报社反映情况,了解政策。(相关的回函保存至今)得到的也都是模棱两可。

  就在如热锅上蚂蚁一般,同学给我来信称可以办理退职手续,连同户口一起迁回。那时根本不懂什么叫离职退职的,只听说户口可以迁回来,就立马发电报托其全权办理。很快,就拿到了写着本人姓名的迁回原籍-上海的“户口迁移证”。

  在那个年代人到那里,户口到那里,人可以是草,户口就是根,只有落地生根才有生存的可能,是“性命效关的事体”。虽然,现在还没有报上,可我己经不是云南人了,可以不要再回去了。身边所有的人都这样安慰我。现在叫实话实说当时心里总是“答答动”。

  不去管它,反正病退的手续还在办理,到时再说。于是纠集了两个同学(是同一个连队的)一起凑成了“三脚毛”木匠,开始给人打家俱。

  前后一共打了三套(成套连四把椅子共九件),那時全靠手工,而且木料奇缺,都得精打细算为“东家”省一点。他们很照顾我画线规料等轻活我干得多一点,没几天,又一个回云南办顶替去了,到最后就剩我一人顶着干完。记得当時打一套家俱工钱才壹佰出头,连油柒也不过贰佰,吃“东家”饭。他们知道我们是知青,又是从云南跑回来的,显得很照应基本上烟、酒、茶水不断。现在想起来也不觉得苦,就是累一点,好在经常能和相爱的見面,可以天天回到父母身边,爬到阁楼上呼噜呼噜睡一觉,明天再干。

  没多久,一次在幼儿师范礼堂开会,街道的相关同志找到我,递过来一份病退的通知,关照要快点办,马上就可以回来了,又是上海人了。他们也十分为我高兴,邻座几位也都过来道喜祝贺。我自然高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可是他们那里知道,我的心却突然不安份起来,怎么办,户口就在我口袋里,能马上就去报吗?报不进怎么办?一时沒了入主意。什么时侯散会的,我怎么到家的也都糊里糊涂。这時的我,是热锅上的蚂蚁掉进油锅里,那几天想来是够熬的,有人说,人到困苦的时侯“愈觉得日脚象跛了似的,走得特别慢。”(钱钟书的‘论快乐’)不知怎么搞的,我却越害怕日出月落,短短的二个星期很快就会到,户口报不进怎么办,再到云南去,我死也不干的。

  有困难找领导,谁让他们也经常来找我帮忙呢(当时户口没回来,里委里招集知青读报学习,涂涂写写的他们时常抓我的差)尽管如此,我还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找了当時的书记和管知青的两位领导,一五一十地向她们抖露了实情。沒想到,她们都非常同情我们这些看着长大的孩子、异口同声地对我说:“你放心,这事现在应该没问题,不是前些天啦,你先去报,如果有问题也不用与他们争吵(那时那还有这胆量)拿回来我们帮你去报,不要急。有时间我会去跟你妈妈说说让她放心,不要紧的。”

  太好了!当時可能非常激动,一定语无论次,也不知道说了多少声谢谢。

  第八天,我就去派出所报户口了。有了支部书记的一席话,心里有了底,快步走入派出所大门直奔主题而去。不过,当我把相关材料递上去的时侯才发现,我的手在抖,我的心在慌,我的血在周身的管子里加快了速度。

  民警接过我手中的材料,下意识地朝我看了一下,我屏住呼吸。“云南的,这么快就办好了”他继续看材料,“哪能是退职户口啦”民警又一次向我投来目光,我无以对答。坐在对面的另一位民警接过一看,也投来相同的目光,此刻的我只觉得脸上有点烫,好象正靠在火坑旁。这位民警见我没回应,也好象看出了点什么,就对刚才那位说:“算了,把迁移证上改一下,反正现在是知青回来的户口都能报,他们己经很不容易了”

  “他们己经很不容易了”、“- - -- -- -- --- --- -- ”我只听见他的这半句话,仿佛不断地重复着,声音越来越响,完全淹盖了那位民警的提醒,“好了”。

  “噢,谢谢”我习惯地道了声谢谢才从大梦中惊醒。

  “好了”什么概念。我的户口报上了,是的,户口薄的上页上的迁出,到这页的迁入时隔整整九年。我回来了,我真的回来了!当时的心情至今也不能找到合适的词来形容。

  就这样,我的户籍又落进了上海

                             2008-6-24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