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上海知青 吴鹤翔   上传日期 2008-09-21



   从小学到大学,我曾有过许多老师,或启蒙、或教学、或诫示,他们对我心智的成长都起过有益的作用。其中有一位老师,虽然他只教了我一年,而且已是四十六年前的事了,但在我的心目中却留下特殊深刻的印象,他就是我在大同中学初一年级的班主任陈之敬老师。

   陈老师很年轻,当时尚未成家,除担任我们的班主任外,还负责教政治课。初一的政治课主要是道德品质教育,讲一些先进模范的好人好事,这是说教带灌输的课,学生常会感到枯燥乏味。陈老师显然为此动了不少脑筋,当时就采取了启发式、互动式的教学方法。如讲一位邮递员送盲信的事迹,有封信门牌号写错了,怎么办?陈老师不急于铺陈邮电员的事迹,而是先让同学们帮邮递员想办法。有的说找周围邻居打听,有的说找易引起笔误的相近门牌号试试,也有说到居委会或派出所去调查一下……。在同学们七嘴八舌说出多种办法时,陈老师会当即肯定这些办法的合理性和局限性,然后再逐渐展开邮递员寻找收信人的曲折故事,在邮递员不断遇到困难和解决困难的过程中,陈老师不时地让同学们提供解决的办法。就这样,他把一个原本大家并不十分感兴趣的好人好事,讲得有如侦破故事般的引人入深,同学们不仅专心听讲,而且还随着故事的展开,犹如身临其景一般,不断地开动脑子想办法,由此大家也真正地体会到了邮递员的不易。陈老师在讲时事形势时则会把相关国家的地理和历史知识融汇起来,使刚进初一、还知之不多的我们眼界顿时开阔不少。我就是在初一时开始养成了看报的习惯,每天午饭后,都愿化不少时间驻足在学校报栏前认真浏览一番,关心国内外发生的重大事件,有时还为一些涉及到的地点人名或历史地理知识而认真地去查阅地图和相关书籍。

  政治老师在哪个年代给人的印象是比较严肃的,然而陈老师给我的印象是既不威严十足、居高临下,也不闪烁其词、深奥莫测,而是和同学们遂性相处。班级搞文娱活动,陈老师会精心设计出充满趣味和活力的游戏,如到郊外园林搞红、绿两队对垒的“军事游戏”,设计了许多游戏规则,使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紧张热闹。一次班级新年联欢会,各小组准备节目,他独自安排我和一位同学,在活动进行得很热闹时悄悄离开,让我反穿上一件羊毛大衣,眉毛上粘些棉花,扮成了一个圣诞老人,在同学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以相声对话的形式,介绍新年形势和班级好人好事。论内容也许并不吸引人,但由于事前保密工作好,突然出现的“圣诞老人”还是让同学们着实惊喜了一阵,把新春联欢会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也许,以上这些不少教师也都会具备,还不足以构成“难以忘却”,那么真正给我留下“特殊印象”的,是初一学年结束时的一次谈话。谈话中,陈老师他坦诚地告诉我,在我考进中学时,陈老师曾到我小学了解新生情况,给陈老师留下的印象是我很调皮捣蛋,所以在新生安排座位时,特别把我安排在教室最前一排,座位的左边是大队委员,后边是小队长,而且两位都是女生,显然是要对我进行“重点防范”。当时我听了感到吃惊和意外:自己在小学是个班长,自认是个品学兼优的学生,没想到刚进中学就背了一学年的坏名还浑然不知。陈老师接着说,经过一学年观察,觉得我不是“捣蛋鬼”,而是积极要求上进的学生,他郑重表示:他不会“怀有成见”地去看待任何一个学生,重要的是“真实表现”。他鼓励我写入团申请,争取加入共青团组织。接着,他拿出为我写的品德评语说,这只是老师的看法,想听听我的意见后再定稿。陈老师的做法再一次使我感到意外,因为这是我从没想到的,即便是在以后经历的所有学校生活中,我再也没有遇到过老师写的学生品德评语,在定稿前先听取学生本人意见的情况。我立时感受到一种温暖和力量。美国著名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曾说:人性至深的本质,在渴望获得尊重。陈老师不仅给予了我充分的信任和鼓励,特别是给予了我尊重和自信。因此陈老师那次开诚布公的谈话,不仅没让我背上包袱,还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每个人的历史最终都是用自己的言行书写的,不要因为外界(有时包括组织或领导)对你有一时的误解,便灰心沮丧而失去前进的动力和努力的方向。此后,自己由于家庭的海外关系,在那个年代遭受了可以想见的种种难堪和挫折,屡次领受来自外界特别是“组织”的错误解读,然而正是由于陈老师的那次谈话,逐渐培养了我不怨恨、不自弃,坚持自我的勇气和毅力,我从没失去过希望,始终相信:只要坚守自我,认真地走自己认定的路,正直为人,真诚待人,最终总会被大家认知和理解的。




   按:约在九月初,新民晚报刊用了一篇我为教师节写的文章,以怀念我初一的班主任老师。因为被删了部分内容,我感到有些欠缺,所以再把原文放上勐龙在线,使愿看的场友能看到一篇更完整的文章。同时也借此再一次表达对那位陈老师的怀念和感谢之情。一位老师的一个或许并不经意的举动,可以在一个学生的整个人生旅途中留下深深的印痕而难以忘却,这是其他职业很难企望的。在此,我也愿向在教育战线上辛勤耕耘的农场场友表达我对他们的敬意和祝愿,今年的教师节已过,但这份敬意和祝愿会长久地揣在怀里!  

                         吴鹤翔   

                        2008年9月19日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