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大勐龙       2009-03-31上传
 
 

 

 

打飞的到上海:为了红土深情
 
 

 

  2009年2月7日下午1点半钟,在上海西宝兴路殡仪馆,白花低垂、一幅幅悲痛的挽联牵着黑纱,一个个大写的“奠”字花圈,步入揪心撕肺的阵阵哀乐。原云南东风农场十分场五队上海知青董鸿才,因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不幸逝世,年仅56岁。前来参加追悼会的100多人,有董鸿才生前的上海知青、同事、朋友、亲属、亲戚、子女等,这天下午,上海的天空突然由晴转阴,为失去英年早逝董鸿才而沉入无限的悲苦之中。

  在众多悼念者中,来自重庆的彭连福格外令人瞩目,他臂佩白花、眼含泪痕,一次次在董鸿才遗像前默哀,向董鸿才妻子,与董鸿才一个连队的上海知青居德珍,紧紧握手,要她多多保重,节哀顺变。彭连福是重庆知青,2月6日从重庆打飞的到上海,专程参加董鸿才追悼会,追悼会开完,就打飞的回重庆,他的这一举动,让上海知青唏嘘不已,为重庆知青的红土情谊而奔走相告。

  在董鸿才的追悼会里,还有一个名叫王全生的重庆知青,他的女儿嫁到上海,他来上海欢度春节。当他听说董鸿才突发脑溢血,住进医院后,立即到医院看望了他,转达重庆知青的问候关心。

  2009年2月5日,当重庆还没有完全从春节狂欢的喜悦中,脱出身来。一个噩耗从黄埔江畔传到嘉陵江岸边,传到重庆九龙坡铁路车辆段、工务段、重庆发电厂、重庆电力学院、重庆油漆厂、重庆仪表设备工程公司、重庆新闻媒体,这些曾经与董鸿才一起,在云南热带雨林,以血肉之躯铸成祖国橡胶林的重庆知青,哽咽抽泣。在电话里通知董鸿才噩耗时,声带失声、语言发哑,喉咙发生了功能障碍。

  很多重庆知青自发地打长途电话,慰问居德珍,并让她带问董鸿才,一路走好,在天国里好好休息。据说,在天堂的红土高原,已经有西双版纳的知青先驱者,在那里修建了知青公寓,并种下的橡胶树。

  董鸿才是原云南东风农场十分场五队的才子,写得一手的漂亮楷体,二胡拉得如诉如泣,他不胖不瘦的脸上,有一双大大的智慧眼睛。他担任五队文书,司务长,排长,由于人脉关系好,从来听不到他的骂声,从来不见他发脾气,“好人董鸿才”的雅号,一直跟随他八年时光。有一次,当事务长的他,记得一个重庆知青没有交8元伙食费,他找到那人,要求补交。不料那人横眉毛吹胡子绿眼睛拍桌子,挽起手捶要开架。

  他见这阵势,既伤和气又破坏上海与重庆知青的团结,他和颜悦色地说:“对不起,是我工作没做好,你受委屈了。”他转身回到宿舍,自己掏腰包把8元钱的伙食费漏洞,悄悄补上。还有一回,连队苦战砍坝,每天要文书丈量砍坝进度的多少亩?多少米?有几个重庆知青因偷懒,出工不出力,出力磨洋工,吃饭打冲锋的角色。董鸿才量到他们砍坝的地方时,他们没有完成任务,就在登记本上如实填表。那知,那几个重庆知青急了,害怕晚上政治学习时被点名批评,非要董鸿才把昨天砍坝的地方,丈量到今天工作量里。董鸿才坚持原则,不肯让步,双方处于犄角对峙,大有火山爆发之势。

  说时迟那时快,董鸿才灵机一动,说:“今天写上你们完成了砍坝,明天你们多砍三分地,补齐任务,怎么样?”几个重庆知青被这一个折衷方法表示认可,大家同意了。一场即将爆发的“泸渝战争”,被董鸿才一个四两拨千斤的计谋,就生擒了巴蛮子将军后裔。

  董鸿才与重庆知青彭连福很好,他们住在一个草房,同吃一锅饭。重庆的固体酱油成了董鸿才拌饭下肚的美食,上海的大白兔奶糖成为彭连福张扬个性的资本。我发现,他们两人的衣服裤子都不分开,彭连福的劳动服是董鸿才扛锄头的肩膀,董鸿才的的确良衬衫变成了彭连福探家相亲的时装。彭连福的水果刀,被董鸿才拿来削菠萝,削成两人友谊的象征。董鸿才的金星钢笔,被彭连福用来书写情书,有时彭连想不出形容词了,董鸿才就用金星钢笔写上“绿叶配好花,好女要嫁英雄汉”,让彭连福抄好,邮寄给远在故乡的重庆姑娘。

  我不知道,是不是董鸿才的文笔,让彭连福俘虏了重庆姑娘的芳心。有几次,重庆姑娘给彭连福来信了,彭连福皱起的苦瓜脸,让董鸿才一看便知,于是把箱子当桌子,帮助彭连福回情信,当然里面的动词、定语、排比句、一连串的形容词让彭连福喜上眉梢,倒在竹床上睡不着觉。

  要不是发生了返城风暴,两人给自己的后代,来了一个指腹为婚。他们约定,如果董鸿才生的儿子,彭连福生了女儿,两人成为亲家。如果两人都是女儿或者是儿子,两人结为兄弟姐妹,还是亲家。

  回城20几年来,许多上海知青来到重庆,与重庆知青联欢、举行友谊话题。遗憾的是,董鸿才没有来一次重庆,他总是抽不出时间,成为他的终身憾事。但是,重庆知青没有忘记他,并多次邀请他来渝,打长途电话告诉董鸿才,在重庆,有一群重庆知青在等他。

  彭连福回渝后,把董鸿才追悼会的一大堆照片,拿来给我们看时,在场的每个重庆知青,眼圈发红,女知青们泪流满面,我们对着黄埔江方向,双手合十祈祷,董鸿才,我们的兄长,一路走好,我们保佑你!!!
 
 
 
第一张前排穿短袖海纹衫的是已故上海知青董鸿才。前排另一位就是闻讯乘飞机赶来参加董追悼会的重庆知青彭连富
 
 
 
 
 
相关链接:《董鸿才:天堂有你二胡声》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