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 余杰   2009-04-11上传       
 
 
 
 

 

  “66”是什么?就是我们这一批人在上个世纪的1966年,刚刚小学毕业,赶上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学校停课了,我们成为出不了小学的门又进不了中学的门的一批人。一直到1967年底,总算按照就近的原则,分配到了中学。那时,中学里还在进行运动。留在中学里的66、67、68届的毕业生也无法继续上高中或者考大学。大家都窝在一起,无所事事。过了一年,毛泽东发出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这些老三届的中学生纷纷开始走向了农村。一直到了1970年,我们69届的中学毕业生也开始了上山下乡。这样的一个过程使我们这一批人基本上没有学习过中学的文化知识。于是我们自己戏称是“小学本科毕业生”。从我们的文化程度来说,是“中学的牌子,小学的水平”。

  “77”又是什么?就是我们这一批人从上个世纪的70年代起来到了农村,在广阔天地里战天斗地。号称“滚一身泥巴,连一颗红心”。在这样的生存环境下,我们年复一年地流血流汗,几乎与书本断绝了关系。渐渐的连小学的知识也忘得一干二净了,与对我们进行再教育的老师----贫下中农打成了一片。一直到了1977 年,在邓小平的推动下,国家开始恢复了高考制度,这是为我们的未来出路开辟了一条重要通道。但是能够考上大学的知识知青队伍里的极少部分。从66年到77年,整整11年啊。我们从一个青年开始向中年迈进了。11年造成了多少人知识的荒废。一旦有了这样的机会,只能是望洋兴叹。

  1977年开始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我们确实兴奋了一阵。对于我们这样一批人来说,眼看着周围的知青通过个种不同的办法纷纷回城,我们则还在广阔天地里战天斗地,心里既不甘也很无奈。当高考的消息传来,更多的是哀叹。我们凭什么去参加高考?我们只有“小学本科”的水平。不管怎样,机会来了总要去试试。鼓足了勇气,我报名参加了1977年的高考。那时,我是作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右派分子的孩子),看到这次高考居然没有家庭出身这一条的限制,着实高兴了几天。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好政策。在农场的8、9年里,我们这样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只有老老实实干活的份,那里还有想上大学的念头。难道这个世界真的要发生变化了!

  那时在农场,我报名以后,连请假复习功课的勇气也没有。主要是心里没有底,一个小学文化程度的人居然要一步登天考大学,连自己也不敢相信。还是老老实实地上班干活,利用晚上的时间复习复习功课。在我们知青里,报名考大学的人很少。我所在的连队,40个知青,只有2个人报考。不少的知青朋友都说,我们啥也不懂,考什么呢?好在我到农场以后,自己带了不少的书,再东拼西凑地到处找复习的材料,埋头复习,也不知道是否对路。我们毕竟是“小学本科毕业生”啊。

  记得进入考场的时候,心里既高兴又紧张。11年了,没有坐在课桌前考试过。尽管我们的考场是在农场的中学里,我还是不敢相信自己还能够坐在这里参加高考。我还可以再到课堂里,简直是在做梦。在考场里,我意外地发现了一位我曾经教过的学生也在参加高考。他是农场老工人的孩子。在73年的时候我曾经当过他的语文老师。这奇特的一幕实在是令人难以忘怀。“师生”同考,只有在这样特殊的年代特殊的时候才会出现。整整一代人啊,都被耽误了。

  考试的结果在自己的预料之中,数学是“0”分。记得走出考场的时候,我听见一位知青朋友在说,我们一点也不懂的。什么有理数无理数,从来没有学过。另一位知青说,你就是胆小。我就写上去。什么是有理数?无产阶级镇压敌人有理!什么是无理数?地主剥削农民无理!在一片哄堂大笑声中,我无奈地摇摇头。我们就是这样的水平啊,还如此理直气壮!

  我后来继续复习,又参加了1978年的第二次高考。记得还有英语考试。但是不记总分。也就是说,你可以不考。许多同去的知青都不去考了。我突发奇想,既然来了,我就去看看总可以的。于是我就进了考场。咱英语不懂,英文翻译中文不做。中文译成英文,我就在上面写上汉语拼音。至少没有交白卷。居然我的英文成绩为5分。好不容易在数学上混到了几分,总算被云南的一所大学录取了。这时,云南知青大返城开始了,我就放弃了读书的机会回到了上海。以后在上海工作时,考上了上海电视大学中文专业。这一辈子总算读了大学。

  在我们这一带人来说,通过各种渠道上大学的只是少数。不是不要读书,而是我们这一代人错过了应该读书的时机。该读书的时候,全国在搞“文化大革命”;该工作的时候,全部被赶到农村去接受再教育;该有机会考大学的时候,连“有理数、无理数”也不懂;该回城工作的时候,很快就遇上了下岗待业,为改革作出牺牲。现在,大多数的知青朋友有的到龄退休,有的下岗在家,只有少数人还在工作岗位上。我看根子还在于从66年开始到77年的“瞎折腾”。这样一折腾,把我们一代人折腾得成为今天社会的“弱势群体”。就凭这一点,我们还会为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叫好吗?还会为所谓的上山下乡歌功颂德吗?能不为邓小平的1977年恢复高考的正确决定叫好吗、能不为今天的中国走向新的振兴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吗!

  今天,高考1977不仅仅是一个回忆。

  失去了对于知识的崇敬,无知便会横行,人才就会被耽误!

  教育是民族的生命,选择知识就是选择了民族的崛起!

  恢复高考是恢复对知识的尊重、对于个人选择的尊重!

  高考是很重要的,但是它只是人生旅途中无数考试中的一场!

  朋友们,“不放弃,不抛弃”,继续努力!

  看了电影《高考·1977年》以后,留下这些感言。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