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记“国际支左部队”的知青
 
 文/原东风农场七营三连上海知青曹迪林   上传: 09-05-10       
 
 
 
 

 

  在西双版纳农场的时候,听说之前有不少农场知青参加缅甸人民军即“国际支左部队”的故事,当时只叹自己生不逢时,报国无门,以后因为没有很直接的消息,渐渐地也就淡忘了。有一次坐拖拉 机到四分场近中缅边境地区去拉石灰,见半山腰有一个篮球场和营房,老工人说这是边防部队设的缅甸人民军后勤补给基地。说话间,一队穿绿军装打赤脚的身材矮小的缅人民军女队员,头顶烈日,额头攀着背带,背上背着竹篓,装的好象是绿军装绿胶鞋,沿着山路蜿蜒而行,很慢地向着缅甸方向走去。

  最近,我在“云南知青联谊会”的网页看到“缅甸人民军战士”昆明女知青游承娥的遗像,便试着用百度搜索“知青参加缅甸人民军”,终于将时断时续的片断串联起来。

  当年的奈温政府公开反华排华之后,缅甸共产党得以获得中国政府的“国际主义支援”而不断壮大。加之受格瓦拉的影响,一批云南.北京.四川等地的知青,蜂拥而入越境参加缅共人民军,直接与缅甸政府军作战,缅共自然大喜过望,他们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让知青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游泳中学习游泳”,听凭知青自生自灭,再提拔骁勇善战.足智多谋的幸存之人作为骨干,这还不算,国内发生“9.13”林彪事件之后,缅共随之发动清洗,将不顺眼的知青军人随便开斩。

  失去国籍的知青毫无退路可言,幸好缅甸方面天生有花钱买雇佣军的传统,叮人不严,随着国内环境的逐步改善,借机跑掉一批知青,剩下的“格瓦拉”们仍在缅共旗下苦战。奇怪的是毛主席语录天天读,“毛主席万岁”天天喊,这缅共的复制能力十分了得。后来奈温访问北京,飞机向人民军管辖区撒传单,用的也是中文,可见政府军最怕的也是知青营。

  奈温与北京是政府之间的事,缅共与中共是党内兄弟的事,哪个关系重要不明摆着吗?

  一直哄到1976年,中国政坛发生变化。随之国策也发生改变,邓小平撤回中国军事顾问团,中断援助,开始埋头搞国内经济建设。

  这时缅共开始恐慌起来,内部争斗不断,“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缅共主席德钦巴登顶也被赶出缅甸。看来德老在中国会做人,在本土却不咋地。

  断了柴米油盐的缅甸人民军灵光闪现,不管不顾地利用天时地利,搞起罂粟种植,毒品买卖,不学“南泥湾精神”了。转眼从穷极潦倒,变得珠光宝气起来。

  德钦巴登顶闻讯赶回缅甸,要重掌大权,顺便收点税款。先计划搞个“鸿门宴”,召集各路人马开会,来个一网打尽,再来个权力再分配。不料他的景颇族卫队长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将消息捅给某知青首长。幸好这知青哥们勇猛无比不说,做人也厚道,一个反包围,这人民军兄弟也只认知青首长,不认长年不见踪影的德钦主席,七手八脚地将爪牙一个个捆将起来。可惜当年网络业不发达,眼前的德钦巴登顶,象一个上海弄堂口老实巴交的磨剪刀老头,任他抖抖索索开溜了。后来德老跑回上北京,再也不挪窝直到百年之后。我记得当时报纸登了一条短讯,仍未刊登德老的照片。
再后来,国内对“支左”知青结论为“自由主义行动,但有国际主义思想”,没有优惠政策,比我辈之知青的待遇差了许多。听说“支左”知青回国,有些人适应不了环境,象小布什一样,“除了打仗,什么都不会”,又跑回缅甸做了山大王去了。

  现在,众所周知,这“金三角”问题令联合国备感头痛,更是各国“缉毒中心”重点关注对象。我曾在电视上看到气愤的国际组织用直升飞机喷撒药水杀灭“金三角”的罂粟花,以逼迫当地农民改种粮食。但以我在西双版纳的经验来看,其收效甚微。

  哪天,这难题给解掉,这曾经的“国际支左”历史,这历史中的“支左”知青,注定会给遗忘了吧。

  今天,随着国家的强盛,政治的安定,西双版纳农场也开始雇缅甸农民种植橡胶了。与当年的“国际支左运动”相比,与当年的“解放全人类”的口号相比,哪样更受邻国政府和百姓欢迎,是不言而喻的。诚如邓小平先辈所说:“发展是硬道理”。


                     2009-4-18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