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东风二分场北京知青赴滇40周年纪念会上的发言
 
     文/钱建民   上传: 09-05-28       
 
 
 

各位二分场的知青:
各位东风的知青:
各位姐妹们、老少爷们:
大家下午好!

  今天5月16日,在纪念二分场北京知青赴滇40周年之际与大家在这里相聚、见到了这么多的老战友内心不免非常的激动与感慨。

  上个月广勤同志告诉我北京的场友有这么一个活动,我当即决定一定要来参加,来会会老朋友,因为以往多次来北京出差来去匆匆难得见到几位朋友,这次能够同时见到这么多朋友是一件令我激动的事。上周韩哥、李姐又特别给我打电话嘱咐,我和此次一起来京的老伴、老水牛、季老二、三妹妹,我们谢谢广勤、谢谢韩哥与李姐、谢谢各位知青盛情!

  说激动,因为是大多数的朋友是分别30年才重新见面的,见到各位让我想起了很多熟悉又佰生的面容、名字与有趣的绰号,想起了当年在二分场的许多许多故事,也想起了各位在农场时对我工作上宽容和生活上的帮助。包括当年在我生命的艰难岁月中给予的关切与温暖,这一切让我一生难忘。

  所以有人问我说生命中最值得感恩的除了家人还有谁?我的答复是:“感恩我生命各个阶段与我共事的所有人”。知青—我们同事了10年、生活了10年,当然是最值得感恩的人!

  说感慨,是因为40年后的今天我们已经不再年轻、当年在农场时的姑娘、小伙现在已都是奔六的主了呵,我们中的许多朋友也已经有了祖父母的辈份。

  感慨这种东西就是“有所感触而慨叹”所以有“感慨万端”之说,其中不免有“叹息”的成份。我想这也是非常自然的事,生命的路已经走过了大半,这一路作为知青的一份子谁都经历过或多或少的坎坷,谁都不容易。

  因为就上山下乡本身而言,它是六十年代那场浩劫的产物、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世纪移民,当年我们失去了惯常的生活与发展的机会、失去了本该求学的机会,也就此失去了青春年华,回过头来看一看、想一想,我们真的不容易、真的有理由叹息!

  可是过去的已经成为历史,人不能总是叹息吧,毕竟我们还是坐上了祖国改革开放的末班车,我们中的许多人得益于这个新时代有了难能可贵的发展;当然还有许多知青为这个社会改革承担了太多的无奈与牺牲….无论如何,几十年来我们知青还是以各种主动或被动的方式贡献了社会。

  对知青的评价不是几句话、几个人也不是当下时代可以说得清的,不说了。

  这里我想要说是大家所一致认可的“知青情节”,知青情节包含着许多的内容,北京知青和平先生前不久在上海的聚会上有一个演讲,说的很到位,当时就得到大家的认可,已经在《勐龙在线》上全文发表,值得有兴趣的朋友一读。

  我想补充的是在后知青年代,我们需要延续这个“知青情节”,我们要多联系、多走动,多关照,晚年生活可能会逐步的寂寞,这个年龄段此“三多”是十分必要的,在一个城市的知青“三多”是必须的,不在一个城市的知青“三多”也是必须的,谁叫我们曾经在大勐龙相遇相识呢。

  我们需要相互帮助与彼此关照,共同过好你、我的晚年生活,如果已经退休了那就要让退休生活丰富多彩,如果还没有退休则需要为退休生活开始热身起来,健康快乐的过好后知青年代。我说:我们的青春不能自主,我们的晚年应当自主,借一句流行语我提倡:“我的晚年我作主”!

  还有,中国上海世博会明年召开,时间长达半年,欢迎各位知青一定来上海走走看看,看看世博会、看看与你当年共同生活的知青朋友。

  最后,我想许多上海知青也常念叨北京的知青朋友,在此,我就代表上海的知青向大家问候:祝各位姐妹们、老少爷们晚年生活愉快,身体健康。

  2010年上海再见!

  我谢谢会议的组织者!谢谢大家!

  谢谢!

 

                2009年5月16日

 

纪念会在宣武区党校礼堂召开。原二分场工程连指导员玉山同志现任该校常务副校长,故而步入党校一行醒目的标语便映入眼帘。

我们在党校门口的合影

与原一连部分知青合影

原二连部分知青合影

原三连部分知青合影

原五连部分知青合影

原十连部分知青合影

原十一连部分知青合影

与原分场学校的部分知青合影(左起第4人是我)

与部分知青合影(左起第一人为玉山同志)

我和老伴与北京知青 伊莉的合影

我和老伴与北京知青 家谟的合影

广勤、倪老师、家谟

部分北京、上海知青的合影

后排从左至右:玉山、占杰、欣和、老水牛、猪蹄

前排从左至右:我、倪老师、国玲、燕倩、季老二

最后还要感谢为我们摄影的庆潭、广勤、倪老师等各位!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