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 汪应平  上传: 09-06-25      
 
 


  近两年,总有知青朋友或是疾病缠身病入膏肓、或是身患绝症不治而亡、或是因心血管疾病突然猝死的消息断断续续传入耳中。前不久,我参加了一个知青老朋友的女儿婚礼,然而这个知青老朋友却在四年前因脑溢血落下了偏瘫和语言障碍的病根,看到那么多的老知青前来参加他女儿的婚礼,激动之余却不能言表,竟然当众嚎啕大哭。此时此景,我禁不住心头一阵紧颤感到喘不过气来,揪心疼。

  幸运的是,我的这位知青老朋友那年因抢救及时捡回了生命,真乃是不幸之大幸也。然而,我也知道因病猝不及防而死的知青朋友并不在少数。对已去逝的知青朋友,不管是相识的还是不相识的,我们曾经都是一根藤上的苦瓜,同命运、共呼吸走过了难以忘怀的十年人生。现在,他们先离我们而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但愿他们能在天国永远安憩!

  之所以我会提起这个似乎太沉重的话题,是因为我们广大知青朋友自返城后,面临了太多的工作和生活压力,若不作心理调整或疏导,就不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晚年。据不完全统计,90%以上的知青返城后,工作和生活都不尽如人意。以赴云南的上海知青为例,1979年前后回到上海,首先碰到的是住房困难问题。本身穷得一贫如洗,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可都到谈婚论嫁生儿育女的年龄段,还与父母兄弟姐妹蜗居在一、二十平米的斗室里,这怎么会有一个好心情?于是,搭阁楼、砌“岗楼”大搞违章建筑,成了知青们一个很无奈的选择。那时,谁家有一个“三层阁”、“亭子间”或“过街楼”作婚房,会引来多少人羡慕的眼光啊。

  其次是工作问题。由于当年社会劳动用工机制尚未进行改革,大多数知青被分配进了街道工厂、生产组、小菜场、饮食店等之类集体所有制单位。工资少,福利待遇差,难免让人很郁闷。比较幸运一点的人顶替父母进入了钢铁、纺织印染等全民所有制企业,奖金高,待遇好,那可真是“草窝飞出了金凤凰”。然而,随着国家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发展,沉浮于社会草根阶层的知青们越来越感到生存的压力。首先是低学历,引用余杰先生的话“都是小学本科毕业”;其次是没有一技之长,握锄头、挥砍刀的英雄无用武之地;再次是缺乏上层官场的人脉关系,朝廷无人难出头。为此,大多数知青朋友只能从事一些技能要求不高、体力劳动强度大的工作。当然,劳动报酬最多只可满足于家人糊口。

  然而,仅处于温饱状态的生活也好景不长。上世纪九十年代,党中央国务院决定深化经济改革的文件出台后,上海立即掀起了一场大规模的产业结构调整。伴随着“抓大放小”、“关停并转”,一批高污染、高能耗、低附加值的产品撤出了上海的市场。企业关门了,大批返城知青又一次面临了下岗、待业、进入协保,知青这个群体再一次被社会边缘化。

  但是,受尽命运捉弄和磨砺的大多数知青是不愿自甘沉沦的。于是,有经济头脑的人毅然买断工龄辞职经商;有文化底蕴的人上夜校努力自学成才;有官场背景的人通过亲朋好友介绍,在合资(外资)企业里混了一官半职。事实上,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大浪淘沙,熠熠发光的“金子”毕竟为数不多。一小部分知青凭着从农场带回的仅有的政治资本(党员身份),加上自身拼搏走上了单位的领导岗位;更有少数人时来运转官运亨通,成了国家公务员乃至成为省部级政府官员。与此同时,有一些胆大撑死胆小的人购买“股票认购证”,挖掘了第一桶金;也有一些人在城市危房改造、市政建设动拆迁中,得到政府的经济补偿大大地改善了居住条件。步入新世纪后,改革开放三十年,广大知青朋友不同程度地分享到了改革开放取得的成果。环境改变,职位晋升,现实生活与很大一部分知青境遇心态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不可否认的是,现在不少人有房有车,过着吃穿不愁的富裕生活;但也有人至今仍住破棚简屋吃着低保,挣扎在社会最低层。

  这就是社会现状。在这个充斥着物质诱惑的社会里,我认为既然自己没有能力改变社会环境,那么不妨试着去适应这个社会环境。因为,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一条自然法则。所以,在后知青时代,我们要及时调整心理,尽可能地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

  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首先不要怨天尤人,要尽力克服“仇富”心理。我们要看到,被个别人称之谓的“知青贵族”,也不是一夜暴富的,只不过他们在瞬息万变的社会变革中抓住了机遇,付出了鲜为人知的艰辛劳动,创造了财富,才有了如今的成就。既然我们错失了许多人生机会,那为何不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寻觅机会呢?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值得一提的是,所谓的“知青贵族”也并没有因为发家致富了,而忘却了同命运共患难的知青情结呀。每一次知青联谊活动,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基本上都是有请必到,甚至慷慨解囊。你以为他们是在炫耀财富?错了。他们回到知青的队伍里,从来没有领导与被领导之分、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唯有的是在同一屋檐下战天斗地的知青情谊。请冷静地想一想,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知青纯情啊。

  当年天真烂漫花季少年的知青,如今都已过五奔六了,有的已经退休了。劳累了一辈子的知青朋友,已不必再为原单位的人际关系和利益争夺而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也不必再为儿女们的家务事再多操心了。儿女自有儿女辈的福,还是多多善待自己,做一些自己非常喜欢非常乐意的事。手头有点积蓄的,可以邀请三五知青朋友短途旅游放飞心情;家庭经济负担较重的,也可以在小区、公园绿地里舒展拳脚活络筋骨;有闲情逸致的不妨上网冲浪、开博;趣味相投的也可喝点小酒、斗地主、搓麻将;即使拜佛、信耶稣,你也尽可行善积德净化灵魂,不过在此忠告一句:千万不要迷上法轮功之类邪教组织。总而言之,找一点乐事,保持良好心态和健康身体是最重要的。

  最近一段时间,我一有空就浏览“勐龙在线”的知青网友博客。如:《周公正博客》、《前镜明的博客》、《邵国良博客》、《老水牛博客》、《橡胶树》《大勐龙知青寨》、《楠竹zho的博客》等。许多博主的农场记事和滇西南游记,甚是感人。其中《山那边来》姜培惠女士谈到在农场时被校长挨整时的愤恨和返沪后的“一笑而过”,让人顿感敬佩和醒悟;《南定河知青博客》李根生老兄叙述的“强生的哥”更是品尝了百态人生;还有《滴水湖畔》余杰的小说“最后的知青”,描述的人和事恍如自己亲临其境;令人发噱的是《游牧者的博客》写的“小客人诺尔”,活灵活现地向我们展示了一个充满童趣的第三代。我与许多知青博主从未谋过面,但我感到他们的博文强烈表达了一种讯息,即:反思历史,自强不息,乐观豁达,关爱朋友。也许,这体现的就是一种我们所要提倡的后知青时代精神。

  按我的理解,后知青时代即是“胜利大逃亡”后的三十年乃至今后更长一段时间。我们这一代人所经历的坎坷人生,是特殊历史时期的产物。既然我们经历了这一历史时期,那么就应该坦然地面对并正视它。我以为,随着岁月流逝,我们都将慢慢变老,最终成为一掬黄土。不管是对知青上山下乡的“丰功伟绩”,还是对“胜利大逃亡”的历史原因,最好还是留给后人去评判,让史学家们去研究。任何自怨自艾或愤世嫉俗在后知青时代,真的已没有任何现实意义。尤其是当年在农场时知青之间留下的一些心结,难道事过三十年还化解不了?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让我们多学会一点沟通,多一点宽容,好好地善待朋友,使我们后知青时代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姿,更加绚丽多彩。

  (笔者按:本文纯属想到就写,一家之言,若有用辞不当或观点有失偏颇,乃是本人水平有限,亦请各位大师多包涵)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