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原东风农场七分场八队北京知青YN   上传: 09-08-09       
 
 
  

  七月三十一日,国防部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招待会,热烈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二周年。国防部长梁光烈上将在祝酒辞中提到:首先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警察部队全体官兵、预备役人员和广大民兵,致以节日的祝贺!向为我军建设作出重要贡献的军队离退休老同志、转业退伍军人、革命伤残军人和烈军属,表示亲切的慰问!

  我从小就非常敬仰军人。幼年时爱听杨家将的故事,爱看岳家军的传奇。读书后,对近、现代史中涌现出的那些军旅英雄的故事,更是一往情深。从辛亥革命到北伐战争,从南昌起义到万里长征,从八年抗战到三大战役,为着驱除外虏,为着捍我河山,为着崇高理想,为着民族生存,无数中华儿女的英勇将士,捐躯报国血洒疆场,彪炳春秋可歌可泣!我就是看着这些书、听着这些故事、接受着这种革命的英雄主义教育长大的。军人那勇敢无畏的英雄气概,军人那舍己忘我的牺牲精神,军人那坚如磐石的军风军纪,军人那一往无前的雷霆军威,常常令童年的我崇尚无比。

  由于种种原因我与从军入伍失之交臂,1969年5月,我来到了西双版纳东风农场。东风农场最初是由中国人民解放军13军37师、39师转业军人及其家属,思茅地专和云南省厅局机关下放干部以及昆明步兵学校学员组建而成,后又有湖南等内地支边青壮年及来自北京、上海、重庆、昆明的知识青年来到这里,在七十年代全场达两万多人(见东风农场发展史)。所以,东风农场的底子是转业军人为主打起来的,这使得农场在以后的管理、编制、作风、习惯等方方面面还留有不少军队的印记。我刚到时分配在农场“五七干校”(后改为七分场),那时候我还不满十七岁。很快“五七干校”的老工人吸引了我,我发现他们那晒得黢黑的面庞,始终透着军人般的刚毅和乐观,他们虽身穿平民布衣却装束整齐毫不邋遢,裤腿和袖子永远是挽得规规矩矩,出工时斗笠和水壶总是背在应在的位置。劳动中他们似乎不知道劳累,干起来活来个个挥汗如雨。我越来越喜欢和他们接触,晚上收工后,我常到他们居住的工棚去玩儿。他们几十个人住在一个大工棚里,几十张床铺对称分列两旁,每个人的被子都叠得四四方方,床单和蚊帐都收拾得整整齐齐。洗完澡后,这些黑脸大汉中许多人还戴上了眼镜,读书看报言谈话语透着不俗文采。一聊天我才知道,原来他们都是来自农场各部的干部有些还是相当大的官呢。当时他们这些“当权派”大部分已被“解放”了,所以我们之间的聊天也就无甚约束了。慢慢地我得知他们许多人是军人出身,曾在部队里担任过干事、参谋甚或尊为首长,不少人打过仗负过伤,立过功授过奖。我爱听他们讲部队里的故事,他们中不少人都有过亲身的战斗经历,南下剿匪、赴朝作战,听他们讲起来会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精彩之处常常令我血脉贲张惊叹不已。他们中有些人还会写诗作画,我记得一个老头(其实并不老,现在回想起来也就四十来岁),用钢笔在笔记本上几下子就能画出大山、竹楼的轮廓,他画的少数民族人物也十分逼真,太了不起了!有时聊得投机,他们会拿出珍藏的照片给我看,真难以相信,照片上那一身戎装、英气勃勃、挂满胸章的威武军人就是我此时面对的人。他们为照片上的英姿自豪,他们更为自己军人的经历骄傲。这就是我刚到农场时遇到的东风人,这些不穿军装的转业军人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我感到他们个个能文能武,人人都是英雄好汉,他们真令十七岁的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后来“五七干校”解散,大家都被分配到不同的连队,听说他们大多数官复原职甚至高升了,他们又奔赴到东风农场的四面八方,继续为祖国的橡胶事业奉献着。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都已告老离退休了,有些已经作古,我和他们之间的联系也渐渐断掉了,但他们当年的身影却始终留在我记忆的深处……

  值此“八一建军节”之际,我不能不想起他们,这是一种复杂然而却是真诚的思念。在战争年代,他们为民族解放流血,在和平时期,他们为祖国建设流汗,他们是人民功臣,他们是我心目中永远的军人。我想,无论过去多少年,我都会想起他们,我不会忘记他们。
原东风农场七分场八队北京知青YN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