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G.S.G   上传: 09-08-09       
 
 
  

  我曾经有过一段非常忧郁的日子,用现在人的眼光来看好像是一种初恋时的困惑,实际上大概是我自己的单恋或者是暗恋。我暗恋的女同学她使得我曾经十分的惶惑与忧郁。

  在毕业分配的那段日子里,我记得她当时好象曾经问起过我要到什么地方去,由于母亲的反对,我一直没有自己的想法。那时也许她仍然认为我可以永久地留在上海了。

  这年四月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一封来自江西的书信,信中那十分痛苦的词句深深地刺痛了我年青的心灵。我无法去面对,词语字行里的泪痕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我,我仿佛看到了忧郁的眼睛。

  又由于种种的原因我丢失了那段真挚的友情,同时也丢失了自我。

  随后我离开了故乡,到了风景如画的云之南、到了穷乡僻壤的山寨中。在一个僻静的雨夜里,我重新想拾回了自己,苦苦地在心灵的深处寻找她。

  几年的寻找,让我又见到了她。她仍然是那么的清纯,但是我的心里却是十分的内疚。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却不知躲避在哪个角落。明明她星期六离开,我却记错了日子,让她空等和失望。现在想想当初我是怎样想的,是怎样的念头?我更不知道她那时思念我的又会是什么?

  四年后的某一天,我告诉过她,我过几天要回云南了,在临走的几个小时前,她通过她的妹妹送来了钢笔与笔记本,我清楚地知道她已经记住我离沪时的车次和时间,也应该知晓我是十分希望她能来送送我,因为这次一别又要多少年了。十分钟、五分钟、三分钟、二分钟……我知道她不会来了,火车起动了,我清楚地记得我忘了与亲人的道别,只是呆呆地望着二条明亮的轨道。

  又过了二年,她接受我的邀请与邻居的女孩一起来学校闲聊。在送她回去的路上,我也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多么想对她表白我的情谊和我的“真诚”,但是那时我真的怕误伤了她的心,因为我怕她会笑话我,把同学之间的友情错当爱情,那将是多么尴尬的事啊!

  于是就发生了许许多多的错位的事情,整整错位了几十年,并且将错位整整的一生。记得重逢时见面的那一天,她默默地又十分忧郁的看着我,那种眼神使我心悸、使我惭愧、更使我内疚。

  我知道我得了这种“忧郁症”以后,也许这一辈子将无法痊愈了,因为这是一种无法根治的心病。我也从不后悔与埋怨。在后来的十几年里我也一直快乐不起来,为此也无意中伤害了我的孩子、爱人。尽管他们也了解我们那个年代的人生的经历和心路历程,并且逐渐也理解我心灵深处的荒凉。

  不知怎的,有时一想起那个年代时才有了瞬时的快感和慌乱,我也会嘲笑自己的不得体。然而直到今天,每当我一闭上眼睛,我仍然就会清楚地记起那双曾经使我心悸的、忧郁的眼睛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