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钱华玲        上传: 09-08-18       
 
 
  

  逆境是一所完全自修自悟的大学,它可以使人变得聪明,尽管不一定能使人变得富有。

  1996年对我而言是个灰心之年,半个多世纪的老厂,享誉中外的“鹅牌”,在雷电交加的天空中,摇晃坠落,白鹅终于折断了翅膀,从此一蹶不振--------提前退休、下岗、协保、裁员、出卖厂房,最终五和针织厂被三枪集团并购。

  一纸下岗的表格,犹如凶猛的洪水一下子把我冲到社会和家庭。那年我才44岁,今后干什么?能干什么?路在何方?一直死死地困扰着我。

  说实话,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知识是改变命运的一条重要途径。而我们这代人是“文革”十年动乱的受害者,是我国科学文化的断裂层,年近半百,既无文化,又无技能,失落的心情把大家推进了深渊的谷底。

  但人总是要活下去的,上有老、下有小的家庭责任是逃脱不了的。有经济头脑的老金下广州经商赚大钱去了,身体强壮的老丁在街头吆喝着卖晚报,年轻活络的小夏开着摩的到处拉客、运货。工友们有的开出租车,有的当营业员、保安员------,还有的破罐子破摔沦落为麻将赌徒。

  上山下乡的十年磨练,培养了我不屈的精神和独立的个性: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开开心心地做自己想做的事,那怕是最低微的工作,最低微的报酬。

  经过反复思考,我决定帮别人带孩子。我坚信:只要努力了,幸福就会向我招手。

  说来你也许不信,我天生就喜欢孩子和会带孩子,曾经在我小学的作文里,我这样写道:“我的理想-------长大当一名幼儿教师”。“文革”时我才六年级,停课在家不读书,大姐是人民教师,学校没有托儿所,她上班时就把襁褓中的女儿交给我,喂奶、洗尿布、哄孩子、唱歌、讲故事、煮饭烧菜,样样做得井井有条,从不用大人操心,直到“复课闹革命”为止。

  托熟人帮忙,几天后我接到了电话,就走马上任了。主人是一对年轻的高级白领,礼貌,有教养。男孩4岁,非常聪明调皮,很讨人喜欢。他们对我说:因忙于工作,孩子原先放在外婆家里,老人过于宠爱,孩子很任性,零食当饭吃,久而久之孩子又瘦又小,体质很差,经常打针吃药,所以决定带回身边。

  我的具体工作是以带孩子为主;一是调整孩子的饮食习惯,增强体质;二是和孩子在玩耍中,教会一些学前知识;三是烧饭,但不买菜,不做其它杂事。

  五原路的家离威海路不远,从此我每天早出晚归,星期天休息。

  刚开始最头痛的是小志远吃饭不爽,别看他小却很机灵,宁可饿着抵抗,有时看他哭累睡着了,脸上还挂着泪花,小肚皮空空的,我也心疼过,犹豫过。

  凭借在云南农场当卫生员的经验,我认为小志远的厌食,单单靠禁止零食是不能达到治愈的效果。征得主人的同意,我决定带小志远去看医生,经医生诊断,小志远的确患了小儿疳积症。

  为了帮助小志远治疗,星期天休息在家,我就翻看小儿食谱食疗的手册。上班后就不断地为孩子换花样,增强他的食欲,因为预防与护理比治疗更重要。

  我经常带孩子去户外骑小自行车锻炼身体,沐浴大自然的阳光与绿色,以增强他的自身免疫力。

  为了让孩子喜欢和亲近我,我还制订了吃饭、玩耍、睡觉的作息时间表。我常常和孩子一起听音乐,一起玩跳棋和飞行棋,一起弹琴唱歌、画图、识字、做算术、拼模型,给孩子讲童话故事,讲《十万个为什么?》。

  在他家的门上,贴有一张正方形的表格,用来记录小志远每天吃饭、睡觉和做作业的表现,并挂了一张小猴爬大树的公分刻度表。门后还摆了一只磅秤,用来测量小志远的身高和体重。后来这三件宝贝成了我努力工作的动力,当然也赢得了不少赞誉和红包。

  一晃两年过去了,小志远要上学了,年轻的夫妇买了新房搬了家,但离别后我们之间的情谊从未间断过。今年得知志远被破格保送名牌高中,我特意为他送去了祝福!

  真没想到,从下岗、退休到现在的12年里,我带了志远和咪咪两个幼儿小朋友,还带了“童得梦”小学的广东女孩于菲4年,随后又去了大学做了4年的高复班班主任工作,协助教师管理学生,与更多的孩子结下了难忘的情缘,也圆了我儿时的“梦想”。

  现在,我仍然参加学校的一些教务工作,经常穿梭在校园的林荫道上,看见粗壮的梧桐树下、小河边的长椅上、绿茵茵的山坡草地上、宽敞明亮的阶梯教室里,莘莘学子们在孜孜不倦地学习,就会想起我们所经历的年代,就会引发心中的感慨……

  人生如同故事,不要羡慕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要叹息生活的苦痛,乐观向上,永保一颗平常心,相信自己,一定会在逆境的逼迫中,走出自己的路,找到自己的快乐!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