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钱建民        上传: 09-08-19       
 
 
  

  那天我在拍摄东灶晚霞的景色时,横幅竖幅的拍摄了好多张夕阳西下的场景,在太阳隐入云层后再度呈现的时刻,下坠的太阳失去了光芒,并且角度更接近地平线。一直在关注此场景的我又立即凑近相机,在从镜头观察和构思中有一股蒙胧的心绪产生,便放长焦距以渔网作前景,只保留一艘木船,突出夕阳、余辉,同时把光线压暗,既突出上部云层的色彩变化,又营造了云层下部灰色调的谜茫感,试着在构图和色彩上尽可能简洁明了。

  我是用三脚架认真拍摄这幅照片的,回家观察这幅照片的时候,感觉同时在整理自己那一股蒙胧心绪,以便为作品寻找一个切合的标题,剪不断理还乱,想了许多词可始终言不达意,不是太直白就是太隐晦,无奈在发表时随意取了个特俗的“夕阳红”应付。

  尽管这样日落的场景已经被无数摄影人拍烂了,尽管那船的位置还不符合形式美的要求,尽管还有更多更好的表现技法,但我还是喜欢它,因为它不仅达到了我当时想要的画面效果,也表达了我个人当时的思想情感,我要为这幅作品找一个好标题!

  摄影教课书上说“一幅作品要有一个鲜明的主题”。我想主题靠作者对主体、对画面要素的经营来体现。可是要理解作者的思想感情文字最直接,借助文字标题更能扩展作品的思想内涵,标题其实是一幅作品不可分割的部分,这恰恰是我的弱项。

  不经意间,今天在网上我读到了一篇小诗《岁月的河床》(作者:西风烈)写得极好,我想这诗的每一行似乎都与我的心绪相吻,

  “生命的闪光倏然从心头划过,岁月的河流反射出层层光波”,不正就是这样的场景、引发我的那种心境和创作欲望吗?

  “情感的落叶拍打着干涸的河岸,心底的冷寂冰凉着静静的河水”,表达的不正是我在这个年龄阶段的感受吗?下午五、六点钟的太阳、退却的海潮、搁浅的舟船、过去的亮丽与明天的迷茫….

  “岁月的河把河床高高抬起”,看上去似乎有些悲情、然而这不是自然规律吗?可是,要说自然规律,潮落是、潮涨不也是吗?今天有夕阳,明天必有朝霞。

  你看,现时即便已近黄昏,黄昏的光景不也是壮美的吗?美不仅仅表现在画面上,只要我把它经营好,只要我微笑面对,只要我们“别再怠慢黄昏”,我们“总会抵达心中的天际”,大美在心中。我想我今天已经为它找到了标题,它应当就是《岁月的河床》。

  我把这首诗抄录如下,也把我的这幅作品重新发表,拟与我的同龄人共勉。

   《岁月的河床》

   作者:西风烈

  岁月的河把河床高高抬起
  看不到涌动的涟漪

  收拾起的破碎
  连缀成一叶小舟
  没有矫饰也没有刻意

  情感的落叶拍打着干涸的河岸
  心底的冷寂冰凉着静静的河水

  生命的闪光倏然从心头划过
  岁月的河流反射出层层光波

  丢失了清晨就别再怠慢黄昏
  沿着弯弯曲曲的河床泛舟
  总会抵达心中的天际——

 

  我的摄影作品:《岁月的河床》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