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汪应平       上传: 09-09-19       
 
 
  

  据笔者观察,从云南农场返城的上海知青婚姻关系中一个有趣的现象是:配偶为原农场知青的约占80%以上,且多数是同龄人。其中存续婚姻关系的约占95%以上,5%以下劳燕分飞的大多发生在返城后的前三年之内。这一现象揭示了知青婚姻受传统影响很大,同甘共苦是知青的婚姻支柱,风雨同舟的人生经历是知青婚姻关系稳定性的最好诠释。

  这种稳定的婚姻关系主要缘由,一是从小生活在同一城市、同一街坊、同一弄堂、同一新村、同一小区、甚至同一班级,同出一个校门。有的父母之间还是单位同事,彼此之间家长里短的知根知底。由于太多的相同,不论是人生心态还是文化理念都十分接近,同命相连也就成为知青男女恋爱的原始根基。二是农场知青这个群体,朝夕相处的农场生活为增进男女感情创造了独特的条件。为了应对倍受煎熬的“再教育”日子,每天上山开荒和枯燥乏味的劳动中,哪怕递上一壶水或替心爱的对象用草帽扇几下,都会激起彼此埋藏在心底的爱情火花。更不用说,在艰苦繁重的劳动环境下男生帮女生挖穴、植树,女生为男生洗衣煮食,两颗互相爱慕的心渐靠渐近,离“夫妻双双把家回”的目标也就不远了。三是选择对象的局限性令双方的爱情久经考验。十年知青生涯既磨炼了人的意志,也给恋人全面了解对方人品提供了充足时间。十年时间,大多数来自大城市的女孩,在日晒雨淋的劳作摧残下,早已是青春渐逝,“嫩豆腐变成了厚百叶”。但当她们一旦决定将一生交付给一个男人时,她们是自信十足的。因为,她们认定身边的这个男人胸怀是宽广的,肩膀是可以依靠的,在骨子里浸透了父母辈从一而终的择偶观,使她们毫不犹豫地决定了事关自己一辈子的事儿。

  在此需要向社会公众澄清的一个事实是,云南农场知青绝非耸人听闻人人“孽债”。尽管知青恋爱中曾经冲动过,也男欢女爱地疯狂过,但这都发生在知青热恋之中,是年青人两相情愿的恋爱行为。笔者所要披露的是,当年青年男女由于春心萌动偷吃“禁果”,曾经遭受了文化大革命极左思潮的迫害,发生了好几起令人嘘唏不已、令人扼腕长叹的自杀事件。在那个极左思潮泛滥的年代,知青谈恋爱始终被视为小资产阶级情调,是要受到严厉批判的。因此,知青刚开始谈恋爱时,大多是偷偷摸摸搞“地下工作”似的。一旦“恋情败露”,男青年受到的是捆绑吊打刑讯伺候;贼眉鼠眼的审讯人员心怀鬼胎地反复追问过程和细节,受到羞辱的女青年无地自容最终投河或上吊自尽。许多悲惨凄婉的知青爱情故事,在此,就不再一一例举了。

  笔者要强调指出的是:知青的恋情和婚姻原本就是十分纯洁的,即使知青在农场有了非婚子女,但也从未有过“胜利大逃亡”时留下“孽债”的案例。叶辛笔下的电视剧《孽债》虚构了一个故事,却误导了好几代人。据笔者观察判断,知青的爱情婚姻大多是久经考验的,虽然他们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情史,但同甘共苦的生活经历,决定了他们的婚姻无需天长地久的一纸承诺。四十多年的事实证明,他们的婚姻关系中很少掺杂着与情感所不相干的因素。比如:知青返城以后,女方进入了全民所有制企业,而男方却进入小集体单位,这也丝毫不会影响他们的关系发展。面临住房困难,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他们利用节假日借来黄鱼车,邀上几个知青朋友一起买沙石运木料,在城市的一角飞燕衔泥似地筑起了简陋而温馨的爱巢。

  虽然知青的婚礼大多节俭而简朴,但得到知青朋友的祝福是最真诚的。在那个年代,他们对物质追求没更多的奢望,而怎样不让自己的下一代不再吃“二茬苦”却是知青夫妇共同的愿望。与大多数平民百姓一样,在平平淡淡居家过日子的生活里,知青家庭里发生一点嗑嗑碰碰的事也是在所难免的,但很少听到“离婚”二字。因为知青们深知,即使这样平淡的日子也是来之不易的,不离不弃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相对于95%以上具有稳定婚姻关系的知青家庭来说,仍有约5%的人好分好散了。其中原因不便细究,有可能是性格不合的问题;也有可能是两地(与其他城市知青)婚姻中文化差异的问题。总之,绝大多数知青的婚姻关系是相对稳定的,他们以勤劳的双手努力创造财富,努力改善家庭的经济状况,努力以自己的人生价值观教育培养子女。在经历并分享了改革开放三十年所带来的成果时,知青家庭的物质生活有了明显的改善,但他们始终坚守着自己的信念:贫穷不贱,富贵不淫。

  知青家庭稳定的婚姻及和睦的生活,在最大程度上确保了子女的身心健康。据了解,知青子女大多传承了父母辈的优良传统,学习刻苦,为人谦卑,孝敬父母,做人厚道。在父母的培养教育下,现在有不少知青子女的学历已达到了大学专科、本科、硕士,更有出类拔萃者已是博士毕业或供职于世界500强的大公司。每每谈及自己子女的成长,这些知青父母是那么的欣慰,神态又是那么的淡定。知青子女所取得的成就,不仅体现了其自身的价值,也实现了知青这个群体一代人的梦想。

  如今,知青夫妇大多已是两鬓霜白,或在等待退休或正安享晚年。对他们而言,多数已过了“银婚”之年,亦有已到了“珠婚”年头。携手相伴共同走过的日子,本身就是一种财富,面对物欲横流“闪婚”“闪离”频仍的社会现状,知青家庭相濡以沫的婚姻关系显得尤为珍贵。对于曾经在农场苦中作乐的生活伴侣,在后知青时代,回忆有时也是一种幸福。愿天下知青朋友在未来漫长的人生道路上,继续幸福快乐每一天。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