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G.S.G     上传日期 2009-10-03
 
 
 

儿时的中秋——

  一块月饼、一粒粽子糖、一片八宝鸭,儿时我家过中秋的这些食品确实是比较丰盛的,所以,在我的心中仍然有甜蜜的回忆。尽管父母的工资在当时属于高薪了,但简朴的生活习惯,中秋的月饼还是买苏式的,少有的广式月饼一定是招待客人与长辈的。偶尔母亲会偷偷的分给我一块尝尝,至今一想起广式月饼的馅料,心中会时常燃起那种食物的美妙。


那年的中秋——

  有一天,我从学校赶回家过中秋节,母亲给了我一只广式月饼,记得好像是‘百果’品种的。望着整只广式月饼,看着母亲、父亲我有些茫然,那是一只厚厚的、上面涂着一层油光光的散发着诱人香味的广式月饼,我不敢接,儿时的梦想、心中的念想此刻已充满了心扉,我不解的望着他们。我真的不会知道,那年父母亲为什么会破例的给了我整只月饼,也许,是对我的奖励?我没有作出过特别好的事情啊!记得起,那是母亲给我的最后一只月饼,也是此生与母亲过的最后一个中秋节。


心悸的中秋——

  1970年的中秋节后到如今,我没有喝过一滴酒,39年来能做到滴酒不沾真的不容易。也许,我不说没有人会知道个中的缘由。

  70年的中秋,是我们离开上海故乡在云南过的第一个中秋节,那次没有月饼、没有亲人的瞩咐,只有满山的风声。我们几十个男女知青,散懒的坐在草地上喝着当地所谓的米酒‘包谷酒’,吃着食堂为我们准备的简单的菜肴,数着星星,望着明月,遥看着东方的故乡,喝着、哼着,哼着、喝着,泪眼朦胧,朦胧的泪眼。泪水和着呛人的包谷酒,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倒下……。

  第二天中午,放牛的老乡突然大声的叫喊我们,有人掉到山坡下了。我们睁开惺忪的眼睛,迈着晃动的、有些颤抖的双腿,朝山崖下走去,他静静的躺在那里,满头是血。后来据他说那天不知怎的,抱着他的手提箱毫不犹豫的走了下去。他至今还领着伤残费。从此我与酒断了缘,因为一端起酒杯,我仿佛看到了似血的液体。


永远的中秋——

  中秋前的一天,我爱人陪我去了父母亲的坟前。我们点了三柱香默默的站在那里,通过烟云我在告诉他们,中秋节要到了我想念他们,十分的想念。我还想告诉他们,如今的中秋月饼已经成了纪念的食品,它不再是我们儿时心中的‘奢侈’品,它更像我们的传统,是我们的思念,象征着美满、美好和美妙。我更要告诉他们的是,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质量,成了永远的中秋。

 

                       G.S.G
                     2009中秋节前夜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