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钱华玲    上传:2011-02-01  
 
 

  2011 新年伊始,一个温馨如春的冬日,坐落在宁静美丽郁郁葱葱的社区内的老人家园活动室里,正在举办一次别开生面的迎春联欢会,老年合唱团的团员们,一展歌喉尽情地欢唱:“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夕阳是晚开的花,夕阳是陈年的酒……”

  下一个节目《老师我想你》,钱华玲独唱。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下,我上台深情地唱了这首歌,献给为社区老年文化交流作出奉献的二位音乐老教师,以表答我对她们的敬意,同时也献给我心中思念、多年寻找的中学 班主任 老师。

  光阴似箭,四十多年过去了,如今我也步入了老年人的行列。老师您在那里?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第二天傍晚,我在地铁 2 号线里,突然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啊!原来是阔别多年的中学同学打来的,她告诉我明天中午 10 点在白玉兰大酒店师生相聚,我们的班主任找到了,还有 14 位上山下乡、天南地北的同班同学。我听了惊喜万分。

  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四十年前的师生往事,仿佛就在眼前……

  “文革”期间,教育改革从 69 届起,实行就近入学,打破了我原本想考重点中学的梦想。开学前一天,我拿着入学通知书,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找到了中学,在初一( 3 )班的办公室,见到了我的班主任。老师个不高,小平头,年轻健谈。他和气地问了我在小学里担任过什么职务,然后对我说:“班级的数学课代表就由你来当。”

  当时刚刚复课,课堂纪律相当乱,学生中有的逃学,有的旷课,还有的对老师恶作剧。我亲眼看见有人把芦花扫帚插在数学老师的头颈里。

  有一次,我悄悄地把教室大门上的一把扫帚拿下来,怕砸伤推门进来的上课老师,差点受到围攻。

  在那个年代,老师得不到尊重,学生又不能安心地读书,我们的主课老师都是很有才华的中青年教师,平易近人,思维敏捷。而我们却浪费了读书的大好时光,每想起这事就感到十分痛心。

  不过,我们也有快乐的时光。记得三秋劳动我们分在嘉定方泰公社方泰小队,全班同学 和 老师在农民家里同吃同住同劳动,打成一片,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终身难忘。

  1968 年 12 月,毛主席发表了最高指示,全国掀起了上山下乡的热潮。学校锣鼓喧天、红旗漫舞,开大会、总动员,工宣队大张旗鼓地宣传,声势浩大。那时,我们的班主任老师是语文教研组组长,他动员我们班上 13 名同学报名到祖国西南边疆——云南生产建设兵团。

  1970 年 4 月,我校近百名学生,来到了美丽的西双版纳,当我面对着贫瘠的土地、艰苦的劳动和枯燥的生活,怎么也想不通现状与在校时宣传的情况完全是两种版本。心里感到很苦恼。几天后,我坐在煤油灯下给敬爱的老师写了一封泪水班驳的信。我没有收到老师的回信,从此失去了联系。

  整整四十多年过去了,今天师生相聚,我的心情异常激动。

  早上 10 点,我准时到达白玉兰大酒店,老师和同学们相拥在豪华的大堂里。我刻意观察同学间相认的表情,三部曲:先一楞,后思量,再握手大拥抱。但我没想到年迈的老师记忆力惊人,他不但叫得出所有学生的姓名,还记得学生的家庭情况。

  老师对我说: “小华,那天我到老北站为你们送行,看见你在两节车厢的连接处,你的脸正贴在封闭的窗户玻璃上哭,老师也在下面哭。”我听了鼻子一酸,差点掉下眼泪。没错!那天火车窗口都被同学的头和身子挤满了,我只得站在车厢连接处的煤堆上,眼巴巴地看着下面为我送行的大姐跟着列车边哭边跑,直到她人影消失。 1 小时后列车员来铲煤,他对我说:“小姑娘眼睛都哭肿了,不能再哭了,火车早已出上海了。”这时我从煤堆上下来,才发现新鞋子里已灌满了煤渣。

  酒席间,师生们频频举杯,有许多话要说。老师还和当年一样,挨个和学生们足膝谈心,了解我们的工作和家庭近况,他的表情随着话题而变化,高兴、沉默、伤感……

  坐在我身边的女同学这次特地从北京赶来,当她知道我喜欢唱歌、建议大家静下,请我唱首歌,欢乐一下气氛。好吧!我大方地用低沉的女中音唱起了我最喜欢的歌曲《老师我想你》, “春天的花开了,老师我想你,你的恩泽如绵绵细雨滋润我心底。夏天的蝉叫了,老师我想你,你的教诲似凉爽的风轻拂我耳际。秋天的果熟了,老师我想你,我看到你那慈祥的脸上荡漾着笑意。冬天的雪飘了,老师我想你,一个青松般的身影耸立在大地。穿越人生的悲欢离合,老师我想你,走过循环往复的四季。老师,老师我想你,你是我最美好的记忆……”

  一曲终止,掌声响起,满头 白发的 老师突然站起身,手举酒杯,泪流满面,他深深地向在座的同学鞠了个躬,然后哽咽地对大家说:“同学们,小 华献给 老师的歌,老师今天很感动。感谢学生还记得老师,但老师对不起学生,是老师把你们送到了全国最艰苦的地方,让你们饱受了磨难和坎坷。今天得知有的学生工作还不尽如意,有的学生家庭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故,还有我的学生——赴云南七分场七队的领队人,已在 5 个月前因病离我们而去,老师心里很难过。”这时满桌鸦雀无声,在座的几个学生把多年积累封闭的痛苦泪水,毫无保留地在老师面前尽情地流淌释放。

  老师含泪说:“ 70 年 4 月当我收到小华的来信,这也是全班学生的第一封信,老师在家流泪了。后来在教下几届的学生时,老师因对上山下乡的动员保持了沉默,所以被工宣队指责有抵触情绪,一度处境艰难。”听到这里我才明白老师为什么不回信?因为老师无法面对学生。没想到我一封信,竟给老师带来了忘不了的伤痛。内疚的泪水再次盈满眼眶。“老师,我们不会怪您,也不能怪您!”大家眼含泪水动情地对老师说。

  散席之后,回家的路上,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这时,老师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同学们,忘掉苦难,展望未来,保重身体,珍惜夕阳。” 老师谢谢您,您是学生最美好的回忆。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