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一个知青的故事
   文/余杰   上传:2011-02-03  
 
 

  到了 1970 年的时候,我们这些 69 届的中学毕业生都面临着毕业的分配了。老三届还有一些工矿名额,我们上一届开始“一片红”,统统上山下乡。我们这一届也是难逃厄运了。那时同学们见面就是在谈论这件事情,都在为无法预计的命运担忧。往年,元旦一过,我们就盼望春节快一些来到。因为那时只有在春节的时候家里才会有些好吃的东西,可以穿新的衣服了。春节是我们儿时最向往的节日。

  我的哥哥上山下乡去了黑龙江,接下来要轮到我了。爸爸妈妈整天愁眉苦脸的,计划着给远在黑龙江的哥哥寄点吃的东西。那时过年前,里弄居委会都会来通知大家去领一些票证。我还记得一张纸上有一格格方格子,上面印着 1 、 2 、 3 、 4 等数字,盖有公章。这就是买年货的时候票证。有人民币没有这张票证你是不可能买到年货的。有哪些呢?记得有鸡蛋、花生、瓜子、红枣、黑枣、芝麻、食糖等等。还要分什么大户、小户。大户大概要 5 人以上。这些紧俏东西都有号码的,去买的时候营业员会剪下号码的。

  家里就这些东西,寄给了哥哥,我们就少吃了。我们几个弟弟妹妹都很懂事,叫爸爸妈妈多寄一些给哥哥。因为大家都很想念哥哥,从小哥哥就像一个大人呵护着我们这些弟弟妹妹。

  到了吃年夜饭的时候,妹妹想大哥了,先哭了起来。大家都垂头丧气地吃着饭。爸爸说,等吃过这顿年夜饭,你们二哥也要上山下乡了。那天,爸爸破例为我倒上一碗加饭酒。当我端起酒杯的时候,我看见爸爸的眼里含着泪花。我说,爸爸妈妈,你们放心,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就是弟弟妹妹还小,你们要多费心了。

  那时在“文革”期间,也没有像今天这样放鞭炮呀、烟火啊。整个家里和外面都是一片死气沉沉的。吃完年夜饭,弟弟妹妹都睡觉去了。爸爸抽着烟对我说,反正没事,说说准备去哪里?他建议我去黑龙江,因为大哥在那里混的不错的,已经当上军垦兵团里的排长了。我说,我不想去。因为自己与几位要好的同学商量好了,去云南。那里也是军垦,再说还有 28 元的工资。爸爸说,也好的,靠自己的努力,有志气。就是你们几个同学之间要互相帮助,团结。出门在外靠朋友了!

  我的上山下乡就是在那年的春节决定下来的。

    那个春节时我上山下乡前在上海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到云南上山下乡后,我再也没有机会到上海过春节。一直到大返城回到上海以后,全家才团圆在一起(大哥也回来了)过上一个欢乐的春节。当然,再也没有我说的什么大户小户凭票买年货了。这些往事我们都不会忘记的,但愿今后我们的后代再也不会遇到这样的日子。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