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闻来源:新华网云南频道 2007-6-12
  

  

   5 月 27 日 下午, 20 岁的哈尼族少年批刚蹲在村里的水井边刷着他的白色棒球帽。他说,家里的自来水太脏了。

  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嘎洒镇南联山村委会巴其一村, 300 多村民如今吃水用水都到井里来挑,各家的自来水龙头已形同摆设,因为给橡胶树打农药把水库的水污染了。

  但是,巴其一村至少还有水井。批刚听说,由于地下水系混乱和自然泉涌的丧失,西双版纳的许多村寨已经出现了自来水断流、井水干涸的现象。去年,曼哈乡的一些农民实在无水可喝,只能成箱地买矿泉水回家。

  西双版纳州是全国热带雨林生态系统保存较为完整的地区。在这片不到国土面积 0.2% 的土地上生长着占全国 1 / 4 的野生动物和 1 / 5 的野生植物物种资源,因此向来被视为生物多样性保护和生态资源保护的重地。“以热带雨林著称的西双版纳居然开始缺水,与无节制开发橡胶林不无关系。”景洪扫盲专干杨德明说。

            胶价飞涨 农民纷纷毁林种胶  

  两个月前,批刚辞去了在景洪一家公司的网络维护工作,回到家里帮忙割胶。 30 多亩共 1000 多棵橡胶树收获的胶乳,以每公斤 17 元多的价格,每个月可以卖 1 万多元。

  “这不算多,有的人家里地多,一天就可以割一两千块钱的胶。”批刚说,自从种橡胶以来,南联山这个哈尼族村很快脱贫致富,大部分人家建起了三四层楼的新房,家家用摩托车运胶,有的甚至买了小轿车。

  胶农梅康家也有 30 多亩橡胶林,一年收入 10 多万元。这 30 多亩都是上世纪 80 年代初分到的土地,从前用来种苞谷、稻谷和蔬菜。由于 90 年代中后期胶乳价格开始暴涨,梅康逐渐改种橡胶,直到现在,“我们都不种田,也不养猪养牛了。吃的米、菜、肉全部都到镇子里去买”。

  据了解, 1994 年每公斤胶乳是两元多,现在已经涨到了十七八元。高额利润刺激了一拥而上的橡胶种植热潮。景洪扫盲专干杨德明说,从 1990 年代中后期起,农民们不仅弃“田”改“胶”,还纷纷将自留林砍倒,全部种上橡胶树,“能种的地方全都种完了。”一些不适宜种橡胶的高海拔地区也满山都是橡胶树苗。

  不仅如此, 2004 年以来,橡胶投资不断升温,橡胶地、橡胶园的转让、购买火爆异常,一些农民为了短期利益,以极低的价钱把土地转让给橡胶老板,土地被炒作一空。少数不法分子开始侵占、蚕食国有林和集体林,还出现了集体性毁林等恶性案件。

  杨德明说,被毁的树木倒下来横在地上,人要手脚并用才爬得过去,这些数十年的大树成片地倒下,让人十分心疼。

  据不完全统计,自 2000 年以来,西双版纳州的新造橡胶林地达到了 300 万亩,其中农民自行开发有林轮歇地 285 万亩,侵占国有林和集体林种植橡胶 15 万亩。全州植胶总面积从 1988 年的 116 万亩增加到了 2006 年的 615 万亩。

环境破坏 负面生态效应显现

  在将农民带上脱贫致富快车道的同时,橡胶给西双版纳带来的负面生态效应开始一步步显现出来。

  昆明理工大学环境科学系主任侯明明介绍说,胶乳 70% 以上的成分是水,橡胶林不但没有蓄水的功能,反而需要大量吸水,“一棵橡胶树就是一台小型抽水机”。大规模毁林种胶的行为严重破坏了天然林涵养水源、防风固沙、净化空气、调节气候的功能,也破坏了生物物种的遗传、更新和生态平衡。

  最开始是溪流枯竭,井水干涸。景洪市农业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常年下乡,他眼见着澜沧江北一条名叫曼阁箐的小溪是怎样消失的:上世纪 90 年代中期,农民砍了曼阁箐周边的天然竹林和一些杂木,代之以橡胶,从此曼阁箐日渐萎缩干涸。“原来深的地方有二三十厘米,现在只剩下裸露的河床。”

  为了开发新的水源,一些村庄住得越来越分散。南联山村委会在上个世纪 80 年代只有 8 个自然村,由于水源萎缩如今已经增至 25 个。

  据中科院勐仑植物园的研究,每亩天然林每年可蓄水 25 立方米,保土 4 吨,而每亩产前期橡胶林平均每年造成土壤流失 1.5 吨,开割的橡胶林每年每亩吸取地下水量 9.1 立方米。按每立方米地下水 1 元、每吨流失土壤 10 元计算,全州橡胶林每年生态效益损失和生态效益替代价值将近 1.5 亿元。

  天然林可以恢复,生物多样性的丧失却不可挽回。橡胶林里没有灌木,林间几乎寸草不生,即便长出一些野草,为了防止争肥,农民也洒上除草剂除掉了。批刚记得,小时候山上都是密密匝匝的参天林木,据父辈说有虎、豹、马鹿,胆小一点的孩子都不敢进得太深。但是如今,村里四处是整齐的橡胶林,林木疏朗,没有蝉鸣,也没有鸟叫。

  中科院勐仑植物园研究表明,天然林每减少 1 万亩,就使一个物种消失,并对另一个物种的生存环境构成威胁。与天然林相比,人工橡胶纯林的鸟类减少了 70% 以上,哺乳类动物减少 80% 以上,这种损失无法进行经济估算。而且,单一经济林发生大面积森林病虫害的隐患难以防范,橡胶白粉病、蚧壳虫病频繁发生。

  与此同时,州气象局的长年监测表明:在过去 50 年间,四季温差加大,相对湿度下降,州政府所在地景洪市 1954 年雾日为 184 天,但到了 2005 年仅有 22 天。对此,州林业局在一份文件中指出:“虽不能说完全是植胶引起的,但应该说有着直接的联系。”

           州政府拟建立橡胶生态补偿机制                           

  西双版纳州林业局副局长李忠清说,州政府已经看到了橡胶种植的巨大经济效益一定程度上是靠牺牲人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生态环境资源为代价换来的,并开始着手改变这种“短视”的经济增长方式,遏制无序开发橡胶林的热潮。

  但是最大的难题在于,除了个别农民铤而走险,对自然保护区和国有林进行盗伐以外,大部分农民都是在自己的土地上开发橡胶,“种什么,是他们的合法权益,政府部门不能横加干涉。”

  李忠清说,“我们想了很多办法来引导他们不要盲目开发。”

  去年 7 月,西双版纳州政府紧急发布通告,暂时停止了州内对集体林地和有林轮歇地开发流转,有效打击了土地炒作。

  李忠清说,西双版纳州还打算拨出一定资金从农民手中赎买应该保护的轮歇地和一部分还没有开发的天然林,由国家把这些林地保护起来。初步估计为 50 万亩以上,计划定价 500 元一亩,这比橡胶老板开的价钱低得多,但目前资金缺口还非常大。

  目前,西双版纳州政府已经开始着手建立橡胶生态补偿机制,通过经济手段来调控橡胶产业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的矛盾。按照实施意见,州政府将向州内从事橡胶加工生产的企业开征生态补偿费用,收费标准为橡胶加工企业销售收入的 9% 。由于担心加工企业因此大肆降低胶乳收购价格,从而将费用转嫁到胶农身上,在开征的前两年,将采取减半征收的方式,以后逐年提高至 9% 的固定费率。

  据了解,关于开征橡胶生态补偿费的详尽实施意见已经上报至云南省人大。“我们希望能借此引导农民在环境承载能力的范围内合理开发。”李忠清说。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