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 小林 (原系上海知青曾插队于江西) 上传日期 2008-05-03
  

 

  如果最近世界上围绕奥运火炬所出现的fan华围堵能唤醒国内外华人民众的爱国觉悟,并能促使那些崇洋媚外的中国人对西方不切实际幻想的破灭,那么也不枉中国为举办奥运所付出的心血和努力了。

  最近中国遭遇的麻烦的确不少。先是在差不多的几天中,中国在世界很多地区的使、领馆不约而同地遭到臧独分子和暴徒的袭击。接着是3月中旬西藏发生的打砸抢烧事件。再接下来是奥运火炬传递在欧美三大城市遭到令人难以忍受的干扰破坏。这些赤裸裸、穷凶极恶的fan华活动终于激起了海外广大华人的愤怒。他们摆脱了个人的恩怨,搁置了自己不同的观点,团结到了五星红旗下面,同境外臧独分子和fan华暴徒作了坚决的斗争。海外华人的爱国举动受到了国内广大民众的呼应。国内很多城市出现了民众自发举行的罢买家乐福商品的活动。海内外华人很少有过如此高度的凝聚和团结一致。这说明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符合海内外华人的心愿。西方政府和媒体借中国举办奥运之机进行破坏捣乱只能使广大华人民众认清他们的伪善和险恶用心,抛弃对西方的幻想,使广大华人空前团结在一起。这个结果恐怕是他们所始料不及的。

  在上述三件事情发生后,一些西方政府和政要人士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容忍。而西方媒体更是颠倒黑白,胡言乱语。对那些破坏火炬传递的穷凶极恶非法活动,他们的解释是他们是民主国家,不能压制人民表达自己意愿的自由。所幸的是奥运火炬传递在澳洲首都堪培拉取得了空前的成功,而澳洲也是一个西方民主国家。这给了那些国家一个响亮的耳光,也暴露了那些国家企图借中国举办奥运之机惹事生非,唯恐中国不乱的险恶用心。

  其实我对境外fan华势力的举动并不觉得奇怪。我对西方政府、一些政要人士以及西方媒体的丑恶嘴脸也不觉得奇怪,因为他们亡中华之心从来没有死过。然而令我百思不得其解,因而极感沮丧的是国内的一些人士。他们在享受中国经济改革所带来的安定富足生活的同时,竟然和国外fan华势力同声同气,鹦鹉学舌,对海内外华人的爱国热情冷嘲热讽,百般指责,或者干脆站到了敌对的一方。这里面有北京某高校的所谓知识精英;有上海那个靠东拼西抄的所谓作品,专门哄骗小男孩小女孩的所谓青年作家;更有那个在美国急于获得绿卡以便减轻生活负担的青岛女留学生。

  我曾任职于西方某国移民部门。看够了一些人为了说服国外移民部门给他们绿卡而说的fan华言论。我觉得那个青岛女留学生在美国的所作所为一点都不奇怪。我可以大胆预测接下来她会做什么:她会告诉美国政府她回不去了,一旦回中国她会受到中国政府的迫害,她会被人们骂死打死,所以她必须永远留在美国。她还会告诉美国政府她国内父母的人身安全受到了严重威胁,早晚也会受到中国政府的迫害,被中国人骂死打死,所以他们应该尽快地获准到美国来和她一起定居。只不过我觉得这个人选择在中国欣欣向荣,国情空前改善的今天,用这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方法获取美国绿卡,实在不值,也实在太令人匪夷所思。

  至于上海的那个所谓的青年作家,本来我对他并不知晓。只是几年前听一批国内来的女留学生在谈到他时,对他的评论非常不妙。总的意思是他这个人很喜欢在年轻姑娘面前装腔作势,扮酷扮秀气,以便吸引她们的注意。那是我第一次听说这个人。最近他评论说国内民众自发抵制jia乐福挺没出息的,把人们的爱国情怀说成是没有脑子的凑热闹和赶集。我发现这个人不但喜欢装腔作势,扮酷扮秀气,还喜欢装深沉。彻底暴露出了他没有受过基础教育的无知。

  什么叫有出息呢?忍气吞声地挨打受欺负就是有出息吗?韩国人不也在他们国内抵制日货吗?人家的出息也不见得因此而少了。三年前澳洲有个毒贩在新加坡被捕。在被判处死刑后,澳洲朝野和不少底层民众全都替他向新加坡政府求情,要求免除他的死刑。新加坡政府在强大的压力下没有屈服,照样按时处死了这个毒贩。结果为数众多的澳洲人放弃使用新加坡在澳洲的电话公司,以此作为抗议。那个公司在澳洲雇佣的员工百分之百是澳洲人。澳洲的经济并没有因为很多澳洲民众拒绝使用这家新加坡电话公司的服务而垮掉,澳洲人的出息也没有因此而减少。而当时他们为之求情和抗议的仅仅是为了一个贩毒分子!

  今天中国民众为了自己神圣的奥运事业在巴黎受阻受破坏而用抵制jia乐福来表达愤怒和抗议,何错之有?只要不违法,不打砸抢烧,就是好事,就值得为之叫好。这是民众发自内心的呼声,这是爱国主义的空前展现。这怎么就没出息了呢?难道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制裁和围堵还少吗?对中国的破坏手段还不够卑劣吗?从1840年到1945年的一百零五年间,中国人的这种所谓出息还少了吗?管用了吗?象上海的这位所谓的青年作家这种人根本就不懂世界,也不懂历史。只会故作深沉,鹦鹉学舌,操弄一些无知无识的陈腔滥调,他本身就是没出息的典型。他只知道坐享国内改革开放后的宽松制度和自由,东拼西凑弄些所谓的作品,哄骗小男孩小女孩。还张口闭口、不厌其烦地告诉人们他在学赛车,唯恐人家不知道他有一辆车。国内腾讯QQ有人撰文说是要象他一样爱国,这实在是对爱国的贬低和扭曲。他的那些陈腔滥调是奴才的逻辑,除了鼓励外国人更加变本加厉地欺负中国之外,别无他用。

  这些中国人真的应该痛改自己崇洋媚外的奴性。当中国被外国欺负,受到不公对待时,这些人想到的不是如何昂首挺胸向西方发出严正的警告,而是一个劲儿地哀号什么要有出息,要理性爱国。叫人看了心生无奈与悲哀。殊不知西方白人宁可尊重有自尊心的敌人,也不会青睐顺从的奴才。国内民众的自发抵制外货是爱国的表现,是好事。虽然抵制的结果自己会受一定的损失,但对对方的打击绝对大于自己的损失。西方人士都是经济动物,除了经济制裁,没有任何其它东西可以触痛他们。对野兽的方法只有打击,要打得它痛,认它觉得划不来,让它知难而退。虽然打的时候,自己也会手痛,但比束手待毙被它吃掉要好。该强硬的时候就该强硬。此所谓做人的骨气和自尊。如果赚钱做生意的代价是丧失自尊,那么这个钱宁可不赚,因为一味地寻求所谓的出息和理性爱国只会招来得寸进尺的欺负和侮辱。

  这是一声耒至澳州华人的怒吼。

  

  苏其华:
  作者原系上海知青曾插队于江西,现定居悉尼。给我的耒信中表现出一种极高的爱国激情,这次将其在海外的文章发来。我看了非常兴奋,极力想推送给我们知青。让我们同全世界的华人一起为祖国加油,为奥运加油。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