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一块大头菜



        
 作者 --- 原东风农场五分场上海知青 余 杰 
 

 

  云南东风农场五分场三队上海知青在三十六年后(2006年)首次聚会,我没有见到刘谓文。听说是出了工伤。后来,第二次聚会(2007年)时我见到了他,特意向他敬了一杯酒。为什么?记得71年的时候,一天晚上十点多了,我看完书肚子饿的两眼冒金星。那时年青,白天干活劳动强度大,饭菜又没有油水,一到临睡前就饥饿难忍。于是我就到各个宿舍去找吃的,没想到兄弟们的处境与我一样,都在找吃的。这时,刘谓文对我说,我这里有一块咬过的大头菜,你要吗?我一听连忙说,要的,要的!
  一块大头菜加一杯凉开水下肚,饥饿的胃又有了动力,人也缓过神来了。就是一块大头菜,而且是咬过的大头菜啊,这件事使我一辈子不能忘怀。在那个艰苦的岁月里,无任是物资上还是精神上都是极度贫困的,好在有人间的真情还在!
  这里有一张照片,是十五分场八队,背景的草房就是当年我们住的“房子”,左边一位叫钱永新,(他现在还在农场)另一位叫熊国辉。他们在家门口就地挖一个坑,架个铁锅,就是“厨房”了。这就是当年我们的生活。



  当今天我们再回头看看当年的生活,更多的是感慨--千万不要忘记啊!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