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曹迪林  上传 09-10-08
 
 

  打开“勐龙在线”,看到孙向荣大哥的“版纳的中秋”,图文并茂,我似乎又回到了阔别数十年之久的西双版纳。这是一种宁静的美,不加修饰的原始的美,是一种震撼心灵的美;我分明已经闻到了旷野远处的牛粪与烟火气味,一刹那间,百感交集,我的双眼开始模糊,泪珠一下子滚落,虽然我早已经不是一个感情脆弱的人;这一刻,我才省悟,西双版纳,大勐龙,也许已经溶入到我的血液里了吧?

  今天是2009年的“中秋节”,夜里,妻子去送来家聚会的亲戚朋友了,我即刻坐于电脑台前,努力清理头绪,准备写博客。

  在我唯一清晰的版纳中秋节记忆中,是某年在小街正好碰到月饼到货,记得是二毛钱.一两粮票一个,我一下子买了十个,老班长孙良民他们几个上海知青也买了不少。当场吃掉两个,是苏式的小月饼,奇怪得是月饼中间放了一块很大很硬的冰糖。如果在今天,上海还卖这样的月饼,我敢打赌次日一定会有人向“消协”投诉,肯定有人会不小心磕坏了宝贵的牙齿,会要求巨额索赔;但那时只觉得很过瘾,就象余杰先生评论我的某篇博文一样,在铁锤砸打一般的“嗝崩”声中,两个月饼早已下肚。

  事后我觉得肚子饥饿固然使人很难受,但老惦着家中还有好吃的食物就更加难以自持,老是如磁石一般吸引着自己的思路,顽固不化。我吃掉8个月饼以后,努力克制食欲,留着两个藏于木箱,度日如年般地.在煎熬中等待“中秋节”的到来。

  大约十来天后的“中秋节”,放工后一吃完晚饭,孙良民等几个知青由东到西地满屋子乱转,公然吆喝着每个月饼加价一毛钱,比伟人邓小平的价格放开政策早了很多年,但明显不如邓小平的经济市场化政策有效果,转了半天没见有一个知青响应,包括平时很会“藏粮于民”的女知青。我当然是若无其事一般,深知一旦露出蛛丝马迹,恐怕连半块月饼都难以自保。

  那天的月亮真个是又白又亮,记得连队还是在停电,我从木箱里拿出最后的2个冰糖月饼(现今已经升级为冰淇淋月饼了),放到铅桶里,上面盖了脏衣服,地下党一般地走到连队东面的一个鱼塘边,一边赏月,一边从容吃完贮藏已久的月饼,这才满足地开始搓洗衣服。

  中秋节过了,月饼也吃完了,但那份好心情还很是保留了一段时间。回到上海多年后,与现在的妻子在约会时,还曾聊起过此事,原想博女友一笑,不料妻子只是皱紧眉头,小声说:“你那个辰光真格老苦嗬!”

  今年的国庆.中秋双节,经常的知青聚会轮到我作东,订好饭店包间后,通过联络员高正伟邀请老班长孙良民,他回话说要加班,不能来了。也许当年的版纳中秋节,他曾千辛万苦寻觅冰糖月饼的往事,怕也早已忘记了吧?





                 写于2009年10月3日中秋夜

 

 
  附:孙向荣原图文
 
版纳的中秋
 

《勐龙在线》的读者,各位朋友:  

  您好!在国庆60周年和中秋佳节来临之际,祝您和家人节日快乐,吉祥安康,幸福美满!

  送您照片一幅,这是去年中秋之夜,我在西双版纳东风农场协助建场50周年庆典工作期间拍摄的。那天晚上八时许我独自一人来到距农场部东南面3公里处的曼康湾傣族村寨 ,在寨子边的稻田里架起了三角架。四周空无一人,一片寂静,偶尔传来几声蛙鸣。远处中缅边境群山起伏,山脚下的村寨依稀可见,飘浮着淡淡的炊烟,一轮圆月在浅蓝色的夜幕中冉冉升起 。这儿没有都市之夜热闹的喧嚣和浮躁,而是恬静素雅,从容安详的田园风光。西双版纳和上海时差二小时,晚上八点相当于上海的下午六时,此时的夜空为淡蓝色,一小时后将转为深蓝色,一切将笼罩在神秘的夜色之中,画面会呈现另一种的意境。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