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文/云南东风农场三分场(原八分场)宣传干事曾令德  上传 09-12-31
 
 
 

  2009年 12月6日,星期天,我正在办公室加班,突然听见有敲门的声音,当听到第二声敲门声,我还没来得及询问是谁时,一个陌生人就出现在我眼前.我问:你找谁?他便自我介绍:“我是上海知青,叫张明,现在上海市铁路局工作。我是下乡到东风农场的第一批上海知青,先在八营工程连伐木排工作,原来你们八营营部办公室都是我们建的。我后在原八分场二队(八营二连)工作,现在已经离场36年多了,这次回来看看。我问:你找农场哪些人?他说:时间太久了,记不得了。他怕我不相信,还把身份证递给我看。我理解他的心情,我想,我不值班,虽然不关我什么事,但是知青应是农场永久的朋友,作为一名机关干部,有责任帮帮他。我便电话请示值班领导,领导说:“他去哪,你就带他去那。” 没有车,领导也没有讲车的事,我毫不犹豫的开自己的车载着他走了。

  到了原伐木排(现在的三分场五队),没有找到熟人,我又带他去一队找队领导,一队支部书记苏贵荣、技术员杨忠华热情的接待了他,我们又一道去原二队(现在的一队第二居民点),去大勐龙,回来又去一队安排他住下……。

  知青回访农场这个第二故乡,是一件平常而有意义的事。一般他们到场后都会寻访原来认识的人,甚至是当年的好友,叙叙旧;到当年生活过的地方走一走,看看农场的变化。对来访知青的生活和住宿分场不需要管,对于我这个陌生人更是不屑一顾。这次我主动接待了毫不相识的知青张明,为他提供了一些方便,就算是一次缘分吧。我这个与知青原来不相识的后来人,却与知青结了不少缘分。在宣传和接待知青的过程中,我先是交上了来场参加场庆筹备工作长达十个月之久的志愿者孙向荣这样的好朋友。场庆后,我经常会收到从北京、上海、昆明等地打来的电话,收到由电子邮箱发来的各种资料……。这个缘分给我的人生带来了很大的乐趣。我想,这既是我的幸运,是我的福,也是农场的每一个东风人和知青有着一种永远也割不断的情结。

                 2009-12-11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